我爱白白兔

【邪教•神奇女侠X毒药博士】不许人间见白头

#gal gadot##ELENA ANAYA##wonderpoison##wonder woman##wonderbel##毒药博士##神奇女侠#

正始之音:

第三章 第二章 第一章




第四章 苹果


 


天堂岛上的日子,悠长而缓慢。


虽然说是监禁,但伊莎贝尔·丸博士的手上并没有镣铐,她所身处的山洞要是认真探索起来,也许半天都不够。


但对她来说,她却宁可自己身处西班牙小城那个无比逼仄的监狱里。


因为天堂岛上,一切时间的流动似乎都凝滞了。


独处的时光对博士来说一点都陌生,可这里没有纸,没有笔,更不要说化学试剂和实验器具了。24小时的光阴,缓慢得像48小时甚至72小时……而更可怕的是,这里只有天明天暗。没有那只小小的手表滴滴答答,时间本身,仿佛都失去了含义。何时吃饭?何时休眠?重要吗?下一个日夜轮回,又与这一个有何区别呢?


然而,更致命的,是孤独所带来的副作用。


博士每天的生活必需品都由一个面沉如水的亚马逊女战士送到她手上,如果这一天的夜半时分,戴安娜不曾从天而降的话,博士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这张嘴,除了进食之外,还有其他用处。


长久的沉默,势必带来更长久的凝滞。


在这偌大的封闭空间里,唯一奔流的,似乎就只剩下博士的思绪,于是这思绪更加不服管教,如万马奔腾。她拿起手边的石块,轻轻在身后的岩石上划上一道竖线,提醒自己莫要遁入思维的空洞。从右手边到左手边,低处的岩石上,渐渐爬满了竖线,满满都是孤独那张牙舞爪的副作用。


距离戴安娜上一次的“夜访”已经不知过去了多久。戴安娜留下的苹果,博士一直放在手边的岩石上。水分的流逝,好像成了时间逝者如斯的唯一证据。博士望着那逐渐风干的表皮,心中还诧异这苹果过了许久竟然还没有腐烂。


要是,戴安娜在苹果彻底坏了之前再来一次,就好了。


博士开始有意无意地祈祷着,她想,她一定是在胡思乱想吧。


明明最初只是殊死一搏,跪倒在了戴安娜的门前。


海上的十几天,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可随后天堂岛上那跌宕起伏的一夜,之后又是几度“夜访”……


想起戴安娜的名字,博士的内心深处一片茫然,她只知道一部分的自己,正热切期盼着戴安娜的到来。是因为寂寞?是因为孤独?还是因为即便清冷如她,也需要一个会笑、会回应的倾诉对象?


答案,无人知晓。


而博士体内另一部分的自己,则如同凛冽的寒冰,一遍又一遍准确无误地传达出信息:情感最是无用。


经过战争的洗礼,目睹过人性深处最丑恶的一面,难道还不能领悟这个道理吗?博士的理智鄙夷地俯视着心脏中最柔软的那个部分,它拒绝那只苹果进入自己的躯壳,好像这样,就能把软弱的那个部分重新剔除在躯体之外。对它来说,与戴安娜所有的牵绊,不过来自于海克提亚的誓约。等人间的战争风云过去,等欧洲大陆将博士的大名渐渐遗忘,便是昂首离开之时。


是啊,难道要在这与世隔绝的天堂岛待上一辈子么?


绝不!


博士思及此处,又拿起手边的石头,够着在右手边的岩石上,歪歪扭扭地划上一道竖线。


 


不知是否是天神听见了博士的祈祷,亦或是时辰已到。


凉风习习的晚风送走了白日的暑气,倒是把戴安娜带到了博士的身边。


“上次带给你的苹果,怎么没有吃完?是不喜欢吗?”仍旧是一身劲服的戴安娜注意到了那只风干的,小小的,苹果。


“不是,只是,特意留了一个。”博士眼光流转,沙哑的声音中还多了几分涩意,生怕旁人听出声音的主人,内心深处掩藏着矛盾和挣扎。


“这样啊,浪费了多不好。”戴安娜略一皱眉,她也正如博士所期待的那样,并没有起疑。只是这一饮一啄,俱是天赐,从小到大女侠所受的教育,不允许她这样浪费。


戴安娜暗暗想,下次可不能带苹果来了。


“那你比较喜欢什么?葡萄?香蕉?”


“额,其实每天送来的食物对我来说已是够了……”博士咧了咧嘴角,“反正我平时也不怎么动,也不觉得饿。”


“那……还有我能为你做的吗?”女侠从善如流,既然博士不需要,她自不会再多此一举。


博士垂下了眼眸,倒是有这么一件事,远比食物要来的更急迫,可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开这个口。


“嗯……”博士顿了一顿,“我不知道这算不算……”


这份犹犹豫豫自然也落在戴安娜的眼中,“没有关系,职责所在。”


“山洞里虽然清凉,但我已经好多天没有洗漱了……”博士的声音越来越轻。每天亚马逊女战士送来的清水恰够饮用,哪有富余的可供她洗漱?只是这山洞里绝无水源,也不知道这样的要求会不会让戴安娜太过为难了?


望着欲言又止的博士,戴安娜的双眸仍是闪亮亮的,她顿了几秒,突然间站起身来,顺势还拉上了博士的手。


“哎!”博士惊呼了一声,却看见跑在前面的女侠回过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跟我走!”女侠压低了声线,“拉紧我的手,带你跳过去。”


 


“呼,呼……呼……”博士拼命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试图让紧张绷紧的神经再次放松下来。


“还在害怕吗?对人类来说,跳跃的距离是有点远。”戴安娜轻描淡写地说道。


只是“有点”远?博士暗自腹诽,要不要她紧闭着双眼,用尽浑身的力气拉着戴安娜的手臂,现在可能已经葬身万丈悬崖了。


“水池就在那里。”戴安娜努努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博士如此上气不接下气。人类啊,真是……戴安娜笑出了声,她倚着洞穴的石壁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博士一遍一遍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月光从洞口的一侧倾泻进来,水波在照映之下格外潋滟。好容易调整好了气息,博士望着这汪泛着神秘光耀的泉水,有些出神。这连珠串般的水滴,仿佛是按照自己的心意随意凝结而成。“天堂岛上的水,为什么可以这样?”博士不禁脱口而出问道。


但这一次,戴安娜却没有了回应。


博士侧过脸来,只见戴安娜脸上原先挂着的笑容已经不见。她只顾凝望着这一汪泉水,就连一贯明亮的双眸都失了颜色。


半晌,戴安娜才又开口,“你还是快些洗漱吧,天亮之前还得把你送回去。”


博士立在原地,仍是望着戴安娜,左手的小手指,悄悄勾住了自己身上的麻衣。


戴安娜晃了晃头,“怎么了?为什么还不洗?”


博士轻轻咳了一声,“这就……开始。”她把左手慢慢放到已经泛黄的领口上,随即又抬眼,扫了一下此时正面对着她的戴安娜,见女侠还是没有反应,她只得把右手也抬起来。


所幸的是,戴安娜终于明白了博士的暗示,蹭一下转过身去。


刚刚悲伤的气氛,也被这个小小的误会冲淡了一些,女侠脸上又挂上了浅浅的笑意,她喃喃自语道,“你们人类可真是讲究。肌肤本就是天神所赐,偏偏就你们,遮遮掩掩。”博士是这样,史蒂夫也是这样。也正是在这里,戴安娜第一次看见了无所遮掩的人类之躯,“你们和我们亚马逊人也没什么区别啊,有什么不能直视的?”


女侠回过头去,发现博士除了脑袋以外,全身都浸泡在水中,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吧?女侠重新把身体侧倚在了石壁上,右脚弯曲着,蹬在岩石上保持平衡。“你们人类为什么一直都包得这么严实?”其实这个问题,早在伦敦买衣服的时候她就想问了,尤其是那件时尚的“盔甲”,让她困惑不已。


“我也不知道。”博士回答道,“可能这样大家相见的时候不会太尴尬吧。”


“露出一截大腿,就会让你们不自在吗?”女侠伸出自己的右腿,在空中踢了两下,“这样就会尴尬?”


“男人看见了这样的腿,或许会尴尬吧?”博士斟酌着字句,说实话这些问题她自己从未想过。


“男人?为什么尴尬?只是看到了腿而已,又不是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情。难道他们没见过腿吗?”


“可能会让他们有些……联想吧?”博士此时已经感觉到有些对付不来,原来这位无所不能的女侠,竟然还有如此好奇的一面。而她问的这些问题……博士伸出右手,轻轻掠过水面,做了一个扶额的姿势。


“那叫他们不要联想就好了,为什么给女人设计的衣服都奇奇怪怪的?走在街上,史蒂夫还会让那些男人不要看我。”女侠的语速不快,但耐不住这连珠炮一样的问题一个一个跟着来。


“额……这个问题,我想我回答不了。”博士摇摇头,溅起了一串小小的水花,“我们从小,就接受着这样的教育。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女人不能抛头露面,不能……不能做很多事。”


“为什么男人可以,女人就不行?我在伦敦的时候也是,一整个会议室里坐的全是男人。说起来,穿军装的好像也都是男人。为什么女人不能作战?对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军队里?”戴安娜仔细回忆了一遍自己的人间之旅,好像前前后后在军营里只见过一个女子,那便是眼前的这位伊莎贝尔·丸博士了。


“我吗?这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博士说道,“简单点说,是鲁登道夫将军,把我从西班牙的监狱里救了出来。他希望我为他做出致命的毒药,我就做了。”


“哦对,你说过,你之前也坐过牢。那你怎么会被监禁的?”


“因为我杀了一个人。”博士的口气平淡,好像她谈论的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她的左手拂过自己受伤的脸颊,“那个人给了我这道伤疤,所以我杀了他。”




-------------------------------------分割线---------------------------





戴安娜和史蒂夫的水池之遇




☆关于一战女兵


 


战争爆发后,交战国内都有大量妇女自愿服役参战。一开始,法德两国政府并不允许妇女参军。英国也是在战争爆发近三年后的1917年,才在陆军、海军中创建了女兵部队(英国皇家空军到1918年才正式组建,当时分属陆海军)。


 


各参战国中唯一一支在前线战斗的女子部队出现在在俄国陆军中。1917年,俄军建立了全由妇女组成的“妇女敢死营”。






四名获得荣誉的敢死营成员,注意左侧两人胸前配有勋章。摄于1918年2月




除了极少数女性成为在前线战斗的士兵外,更多的人是参与军队的后勤工作。在英国皇家空军成立的1918年,英国特别建立了一支全部由女性组成的辅助部队——皇家女子空军(Women’s Royal Air Force),负责地勤工作。


 


战争中,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共招募了13000名女性。这些女性中的大部分都分配到国内基地的非战斗岗位上,如文书、电话接线员等。原先这些岗位上的男性兵员就可以省下来去执行战斗任务。


 


大量女性担任护士,活跃在战地或后方医院中。英国有至少10万名护士。在美军中,护士全由女性构成,共有21000余名。(资料来源:观察者网)


 


女兵数量极少,大量女性参与者身处后方或者战地医院,并不在一线作战。故而戴安娜从未见过身着军装的女兵,可能性很大。











评论

热度(38)

  1.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爱白白兔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gal gadot##ELENA ANAYA##wonderpoison##wonder woma...
  3. 木石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