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邪教•神奇女侠X毒药博士】不许人间见白头

冰激凌🍨🍨🍨

正始之音:

第六章 第五章 第四章 第三章 第二章 第一章




第七章 礼物




戴安娜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像今天,像此时一样后悔。


从开始记事起,她的心中眼中,只有校场,只有拳头和刀剑。


12岁的她便可弓开满月,身姿挺拔地站在百步之外,一箭穿心。


可是,却没有人教过她,怎样把一块皮具缝合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亦或者,是有过的?


戴安娜记不得这些琐事了,这些不重要。


但是她的的确确,是不能再浪费皮具了。原本只打算拿昔日换下来的皮质护具,给伊莎贝尔做个面具。


现在……已经浪费了几张皮子了?好吧,不知道第几次尝试之后,她终于放下了针线。


后悔之后是认命,行吧,我真的不是这块料,戴安娜悻悻地想着。


为什么做个面具就这么难?中间划一刀不行吗?一刀不行,为什么两刀也不行?


还有,面具要怎么戴?是套在耳朵上吗?伊莎贝尔以前用的那个肯定就不是戴耳朵上!难不成……是贴在皮肤上的?戴安娜陷入了回忆,戴着面具的毒药博士,她总共也只见过两回。一次是舞会上的匆匆一瞥,另一回就是受到阿瑞斯蛊惑的时候了。死生之际,戴安娜哪有这个闲心管博士的面具?天人交战的她,闭上眼睛是史蒂夫的临别记忆,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则是伊莎贝尔的双目和眼泪。


戴安娜把皮具扔在自己的床上,自己顺势也翻身躺在了被子上。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面具竟然把自己给难倒了!戴安娜对着空气生闷气,同时脑袋也高速运转起来。“万一,嗯,是万一,万一我真的做不好,是不是得找个人来教我一下?”思前想后,却始终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毕竟,在这个岛上,需要面具的人屈指可数。实际上,都不用屈指,拢共也就那一个。亚马逊的女战士,从来都以伤疤为傲,哪里会去戴上这种妨碍自己行动的面具?


如果贸然找人来做这个皮具,岂不是昭然若揭?戴安娜可不想把自己的计划对母亲和盘托出,虽然她也知道,自己经常夜访博士的事情根本瞒不住女王的眼睛。但有些事情一旦挑明,怕是女王也没办法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最后的最后,不是办法的办法,戴安娜也不是没有想过。直接提供原料,给博士,让她自己给自己做一个就好,想必一定是舒适又服帖。


不过,不知为何,这个主意,戴安娜打心眼里不喜欢。


既然是受博士之托,就绝无还要她自己动手的道理!一想到这一茬,戴安娜一翻身,直直地坐在床上,右手又把刚才扔到一边的皮具拿到了眼前。“再试一次,就一次,这一次要是再不行……”戴安娜咬咬牙,“不行也得行!”




——两天后




事实证明,不行也得行,嗯哼,往往还是不行的。


夜半时分,晚风习习。月光这一次可算帮了戴安娜的大忙,它悄悄躲在了一边,不曾照出戴安娜脸上的那抹奇异的红晕。


这位从来都是风风火火、光明磊落的亚马逊公主,扭捏着,踟躇着,过了好一会,才磨磨蹭蹭把藏在身后的皮具拿到身前。


伊莎贝尔愣在原地,她完全没有预料到,让女侠这么扭捏的,竟然那个是自己不经意间说出口的小小请求。


她甚至没想到,这几日里戴安娜不见踪影,会是因为正在制作这小小的面具。


“嗯,我没找人教我做。就凭着记忆,给你尝试着做了一个……”戴安娜的声音越来越低沉,她的眼眸下垂,仿佛和自己的声音一起,即将没入尘埃。


博士伸出手,接过女侠手里的皮具,上面还留着女侠的余温。


她的食指轻轻抚摸过面具的表面,细腻的触感从指间开始蔓延,一点一点随着血液奔流,走过了她的四肢百骸。


“我不知道你之前那个面具是怎么戴上的……”戴安娜指着面具边缘地带自己打上的带子,“我试了一下,可能得多绑一根带子,才能戴在耳朵上,不至于掉下来。”


博士沿着戴安娜的视线,把面具翻过来仔细打量,一根皮质的细带被钉在了面具的左边,用来固定的针脚,有些扭扭歪歪。


“我原先那个,是贴在皮肤上的……咳”博士的声音有些颤抖,刚说完这一句,她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还有,这个,我不知道怎么把鼻子的那个部分给添上……好像用针线钉上去,也显得怪怪的,不贴合。”


“没事,没事。鼻尖上的这一点伤口不大。”博士借着月光,一遍一遍仔细打量着手里的皮具,从正面到侧面,再从侧面迂回到背面。


而她凝视的时间愈久,戴安娜就愈发紧张。


女侠搓了搓手,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问道,“嗯,这个,合适不合适的,你先试试看呗。”


“哦~”博士这才想起来这一茬,不好意思地抬眼看了戴安娜一眼,其实,女侠应该是一直在等她尝试吧?


她右手拿着面具,左手则虚扶着带子,将面具先倚在下颌处,慢慢往上贴合。


戴安娜越看越觉得心急,索性走到博士的身边,伸出右手,轻轻挑开博士左耳处的碎发,一手接过博士手里的带子,小心翼翼地避开疤痕,往左耳后绕过去。


面具总体而言,做的还算像样。嘴唇的位置,女侠估计得也算准确,开口的位置起码挨着了博士的唇边。


看到最终的效果,才终于让戴安娜松了一口气。


但还没等她开始庆祝,形势就开始急转直下。


博士略一低头,原本利用角度嵌在她鼻翼周身的皮具便受到了重力的影响,开始不可遏制地向下滑落……


“额……”戴安娜刚刚放松下来的双手,再次握成了拳。她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一茬,右手在空中无措地摆动了两下,似乎想要挽救些什么,但她终究不能。


博士则是赶紧伸手,挡住了面具下滑的趋势,重新扬起脸,把面具再度戴整齐。


“还好你比我高,我反正也得仰着头,不怕面具会掉。”博士斟词酌句,想用几句俏皮话来化解空气中弥漫的尴尬。但她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而且她声音中本就带着沙哑和沧桑,加上一整句话说的磕磕绊绊,这怎么可能调动得了戴安娜的情绪?


仿佛星辰陨落一般,戴安娜眼中一暗,整个人都向后退了一步,“我果然还是做的不好。”她伸出手,“这个先还我吧,我再给你做一个。”


“可是……可是我很喜欢啊。”


博士把面具轻轻摘下,右手的指间停留在歪歪扭扭的针脚上,轻声呢喃着,“这个面具这么可爱,你可别想再收回去了。”


女侠歪过头,露出迟疑的表情,“真的,你真的,觉得这个面具可爱?”


“是啊。你知道,我不能对你说谎的。”博士的嘴角划出一个柔和的角度,不知为何,她低低沉沉的声音,莫名就让戴安娜听出了几丝柔和。


“我这就收下了。”博士把面具收起来,“谢谢你!”语气一如刚才戴安娜听到的那般轻柔。


“客气。我应该做的。”戴安娜的低落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几个瞬息之后,她又是那个如阳光般的女孩了。


博士眨了眨眼,“那你送了我一个面具,我理当也要送你一件礼物。你有什么想要的吗?手工,我想,我还是挺擅长的。”


噗嗤,女侠听到“手工”这两个字,一下子没绷住,笑出了声,“你就嘲笑我吧!”


“不过你也看到了,我来的时候可是什么工具都没带,只能就地取材。”博士的手指在空中环绕了一个圈,意思是她也就山洞里的这些材料可用。


“算了吧,这里能做出什么来?而且天堂岛上没有你会用的工具,那些现代的机器什么的,都没有。”女侠摇摇头。


“那可不一定,我父亲是个工程师,我从小就跟着他鼓捣,即使是最简陋的工具,也能做出精巧的玩意来。”


“嗯……既然你这么说。”戴安娜突然灵光一现,“我倒真有一样东西,自从在伦敦尝试过之后,就一直想着。”


“是什么?”


“嗯……”女侠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你知道冰激凌吗?”








--------------------------分割线--------------------------------------


关于毒药博士的面具




演员ELENA ANAYA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了,就是粘在脸上的……作孽






评论

热度(27)

  1. 我爱白白兔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
    冰激凌🍨🍨🍨
  2. 油炸吹风机正始之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