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邪教•神奇女侠X毒药博士】纯真年代(第七章)

第七章 天上最亮的星

晚餐的钟声刚刚过去,值日官已经尽职地将房内的灯光全部点燃了。
桌子上的沙漏才漏了一小半,贝儿也正在专心地看着她的大厚书。
“贝儿,走,我们一起出去玩吧,我带你去看天堂岛的夜景。”
就在这时,戴安娜忽然兴致勃勃地提了议。
“嗯,现在出门?可是女王要求我……”
“母亲的要求就是多。可你是和我一起出去,我觉得没问题。至于门口的值日官嘛,”戴安娜看了看沙漏,朝贝儿眨了眨眼睛,“看我的。”
戴安娜手挥了几挥,灯光依次熄灭了。她拉住贝儿的手,两个人趁势一起坐在了床上。
淡淡的月光从窗外撒入,照在两人的身上。
看着沐浴在月光中的戴安娜,贝儿不由自主地感叹:“今夜月光真美真亮……”
“今晚满月啊,现在偷溜出去的话,马上你就可以看见咱们天堂岛最美的样子了。”
戴安娜朝贝儿一笑,又凝神听着门外的动静。
果然如戴安娜所料,在她熄灭了灯光后不久,值日官换防的时间就到了。值日官们在互相请问口令,换防,根本无暇顾及此处。
戴安娜抓紧时机推开窗户,像一只敏捷的豹子无声无息地窜了出去,右手还不忘将窗户缓缓放下,完美!
哎呀不对。
戴安娜忙拉开窗户窜回室内,搂住已经呆住的贝儿,右手重新推开窗户,左手一紧,已经将贝儿也一起带了出来。
“嘘……”戴安娜顺手将窗户放下,还不忘安慰了一下小小吃惊的贝儿,“不用怕,我们在一起会很好玩的!”
她右手扯出腰间长绳,朝墙边的树上一甩,长绳顺势绕树缠了几圈,牢牢地固定住了。
戴安娜左手搂紧贝儿,右手一用劲,贝儿但觉身子一轻,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已经站在了高高的宫墙上。
就听见戴安娜在自己耳边低声说:“看,一品星来接我们了。我搂住你,我们这就跳下去。”
原来戴安娜那匹坐骑早已经在宫墙外等着了。
戴安娜带着贝儿,看准一品星的位置,老老实实地一跃而下,正好落在马背上。一品星低嘶一声,发足便要狂奔。
戴安娜忙轻轻拉一拉缰绳:“伙计你慢一点。现在我们有了新客人,可要给她留一个好印象不是吗?这位是伊莎贝尔.丸小姐,整个天堂岛你再也找不出比她还美的人儿了。贝儿,我这位老伙计大名一品星。在认识你之前,它可是我在岛上最好的朋友。还有,”戴安娜含笑道:“现在你很安全,可以放开我了。”
贝儿本来全神贯注地听着戴安娜说话,忽然得她提醒,才发觉刚才自己太过紧张,不知不觉地竟紧紧地搂住了戴安娜的脖子。
贝儿脸上一红,忙将手放开:“真对不起。嗯,一品星这个名字好别致。”
戴安娜得意地掀开一品星头上的盔甲:“你看看它的额上。”
原来此马通体雪白,只额头上一点黑,仔细看去竟是个星状。故此得名一品星。

一品星似乎听得懂戴安娜的话,放慢了步伐,两人一马漫步在月光下的天堂岛上。戴安娜笑道:“平时我这老伙计可没这么乖。看来还是贝儿你的魅力大。”
贝儿坐在戴安娜身前,她从来没有骑过马,心中有点慌乱,但一品星走得其稳无比,戴安娜又是双手持缰将她牢牢护住。贝儿心定了,便只顾着欣赏眼前景色。
两人信马由缰而行,不知不觉间面前出现了一片湖泊。湖畔杨柳新枝,湖边青草青青,清风从湖面徐来,拂得岸边几株杨柳缓缓摆动。此情此景,沐浴在银白的月光下,更是分外宁静致远。
此刻就连一品星也停下了脚步,在这暗夜里,天地间静默无言,似乎就连两人的心跳声也能听得见。

许久许久,贝儿才长呼出一口气来:“真美!”
她从马上回过头来,含笑看着戴安娜。那深邃的眼神,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红红的嘴唇……似乎都在讲述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戴安娜由衷地说:“是啊,真美!”

戴安娜利落地跳下马来,又向贝儿伸出手去。在她的半扶半抱下贝儿也下了马。但她一下来就是一个踉跄,戴安娜忙将她扶正,笑道:“第一次骑马是这样,腿特别容易发软,大腿双侧还会有肿胀感。以后习惯了就好了。”
戴安娜说着将贝儿扶到湖边坐下来,自己也坐在一边,帮贝儿揉着双腿:“我小时候刚学骑马的时候,母亲也是这般对我的。”
贝儿道:“谢谢。但我不是小孩子,我想我可以自己来。”
戴安娜却不放手,认真地说:“这个对姿势和力度都有要求。如果手势不当力量不足的话,明天你会更难受的!”
贝儿见多说无益,也了解了戴安娜那固执认真的性子,索性就这样坐在草地上和戴安娜聊天:“戴安娜,你经常这样偷溜出来吗?”
“当然!小时候母亲不许我学武,我就每晚都溜出来让安提奥普偷偷教我。对付值日官,我可是老手。”戴安娜得意地说。
真没想到,尚武的亚马逊民族,它的女王居然不允许自己的独生女练武。看来,普天下的父母爱子之心都是一样的。
“那后来女王是怎么同意你习武的呢?”
“我十二岁的时候母亲忽然就改了主意。我想,也许是因为我的固执劲儿打动了她?但更大的可能是安提奥普劝说母亲改变了初衷。母亲不仅同意我参加训练,而且还要求安提奥普对我的训练要比别人更加严格,成千上百倍的严格。”
原来亚马逊女王与自己独生女的关系,如此微妙。

在天堂岛上,连星空都似乎分外明亮与美丽。
贝儿仰望着璀璨的夜空:“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
戴安娜崇拜地看着她:“贝儿你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太厉害了!”
“这不是我说的,是德国,哦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很有名的哲学家康德说的。它出自康德的名著《实践理性批判》的最后一章,这句话最后刻在了康德的墓碑上。”
戴安娜出神地听着,说:“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人类可真是了不起。我多希望可以去到人类社会,看看你生活的世界,走走你走过的路。就如同你孤身一人前来天堂岛这样。可是母亲总是这不准那不许……哎……”
贝儿字斟句酌:“戴安娜,你还没有成年,女王这样是为了保护你。有这样一位母亲,你应该感激。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女王如此爱你,让我非常羡慕。”
戴安娜听出了贝儿口气中的遗憾,不由得握住了她的手:“哦,可怜的贝儿……我记得你提过你有位父亲。”
“我的父亲是我唯一的亲人。我非常爱他,他也很爱我。如果不是他的支持与鼓励,我也无法来到天堂岛。就是他,现在也不在了……”
“哦,我真的真的很抱歉。我母亲说,她特别想要一个孩子,就用泥土按照她的模样造了一个我。虽然我从未有过父亲,但我对你的痛苦感同身受……”
戴安娜怜惜地看着贝儿。
“没关系。来天堂岛做研究一直是我的梦想,现在我已经站在了天堂岛的土地上,并且和亚马逊的公主站在一起……我觉得,我不能向神祈求更多了。”
“我很高兴你能说出你的心事,”天堂岛的大公主一本正经地说,“我还可以保证,你在天堂岛上,感受到的只有幸福和快乐。”

草在结它的籽,柳在摇它的枝,耳边昆虫低鸣,天上繁星璀璨,我们什么都不说,就已经十分美好。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