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纯真年代第八章

第八章 侍卫官?教导官!

三支利箭划破长空,几乎是同时“夺”地一声钉在了靶上,箭尾余威未歇,犹在嗡嗡作响。
戴安娜拨转马头,已经又从背上的箭壶中抽出三支长箭,四指三箭,稳稳地架在了弓上。
作为元老院的长老,安提奥普一早便应召去了神殿。今天的主训官,是她的侍卫官墨拉尼佩。
靶侧的墨拉尼佩看了看靶,皱了皱眉头:“再来!”
于是,靶场上又是“夺”地一声。
戴安娜四指三箭,箭箭不绝。不一会儿,三面靶上便插满了长箭,而戴安娜的箭壶里,也已经所剩无几了。
“停!”
墨拉尼佩双腿一夹马腹,径直向戴安娜行去:“戴安娜!你今天的箭术水平还不如一个月前!我希望安提奥普回来的时候,你可以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今天你的任务就是专心训练箭术,等下的长矛课你不用参加了。”
墨拉尼佩说完便拨马行开了,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
戴安娜知道,这位临时教练,是真的生自己的气了。
身边的亚马逊战士陆续拨马离开箭场,看着戴安娜从小长大的阿尔忒弥斯,离开之前半安慰半鼓励地拍了拍戴安娜的肩膀。
很快,箭场上便只剩下了戴安娜一人。

四指三箭,箭无虚发。这是安提奥普的绝技,也是戴安娜最想学习的箭术。一个月前安提奥普答应传授给戴安娜时,她可是开心了好久。
戴安娜咬了咬嘴唇,纵马上前将长箭一一拔下,插回壶中。回转来继续着箭术的练习前,她又抬头望了望天色。
要专心!专心!练箭最忌分心。

戴安娜深吸了一口气,将弓拉满,全神贯注地盯住了箭靶。
拉满,射出!拉满,再射出!
慢慢地,戴安娜灵台一片清明,已经感觉不到远处训练场的人喊马嘶,眼睛里只有挂在远处的三只陶壶。
那是第一天传授这箭术的时候,安提奥普命人挂上去的。
“同时射中这三只壶,才能证明你掌握了这箭术的奥秘。”

拉弓搭箭,箭已满弦。
戴安娜手指一松,长箭如流星般破空而去。
“啪……”
三只陶壶同时在空中炸裂。
戴安娜双腿一夹,一品星已然窜出,奔至长箭落地之处。戴安娜足不离镫,弯下腰来轻舒猿臂,已经轻轻巧巧地将三支长箭全部取在手心,一长身反手将长箭一抛,三支长箭稳稳地落入背上的箭壶内。
戴安娜松了一口气,将长弓顺手扣在了马鞍边。这时她才觉得一双手臂几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戴安娜又抬头看了看天色,目光回转,定在了箭场外的高坡上。

在人高马壮,盔甲林立的亚马逊女王护卫队中,戴安娜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袭蓝裙。
那是出发去神殿前,戴安娜和贝儿共同挑选的。
戴安娜还记得今早贝儿穿上它以后,自己那毫不吝啬的赞美。
但是,在神殿入口处,女王的值日官面无表情地拦住了戴安娜:“戴安娜,今天只有元老院的成员才可以入内。安提奥普将军刚才已经嘱咐过了,请您今天还是到训练场去。”
戴安娜还要辩解,贝儿已经用力握了握她的手,随即放开:“戴安娜,祝我好运。”
戴安娜看着贝儿的笑容:“贝儿,好运!”
原来那个缓缓走入神殿的蓝色身影,一天都印刻在了戴安娜的脑海里。

戴安娜拨转马头,一品星欢嘶一声拔足便奔,一人一马闪电般地跃上了高坡。
戴安娜先朝着最前方的女王微微行了一礼:“母亲。”又转向右首:“安提奥普。”
女王显然对自己的独生女刚才在箭场上的表现很满意,她的目光罕见地柔和:“戴安娜,累了么?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吧。”
“好的,母亲。”
答完女王的话,戴安娜就迫不及待地看向那个蓝色的身影:“贝儿!你今天过得愉快吗?我简直等不及要知道结果了。”
女王轻咳了一声,昭示自己的存在:“对了还有,从今天起,伊莎贝拉.丸小姐担任你的新教导官。这个决定是元老院的成员们共同做出的。并且,”女王加重了语气,“在你成年以前,我不希望还要为你重新选择教导官。所以,你以后对伊莎贝拉小姐要保持着应有的尊敬。”
女王威严地说完,便拨转了马头。她的护卫队紧跟其后。
原来贝儿通过了真言套索的考验。并且成为了我的新一任教导官。简直是太好了。
???等等,怎么不是侍卫官???

跟随女王离开之前,安提奥普对着戴安娜微微颔首:“今天你很不错。”一向严格的安提奥普说出称赞的话,颇为难得。
又冲着贝儿微微颔首:“人类的博士小姐,今天你也很不错。”她话锋一转,“但天堂岛上个个都是战士。要想长期留在天堂岛,我希望伊莎贝尔小姐学会一些基本技能。最起码,你必须学会骑马。”

确实这是一个问题。在天堂岛上,你可不要指望除了马匹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交通工具。想徒步?再强的马拉松好手绕岛一圈也要费上好长时间。

“安提奥普就是这样。她希望天堂岛的每一个人都成为她的战士。不过我想,母亲绝对不会同意我的教导官去接受安提奥普的训练。”戴安娜暂时忘记了教导官和侍卫官的区别,半解释地对贝儿说。
贝儿却毫不在意,“我喜欢安提奥普将军。刚才就是她把我带到了箭场。她的骑术简直高明极了。”
“我很高兴你没有被她的严肃脸吓跑。她是我的阿姨,也是我们亚马逊族最勇猛的战士。”提起安提奥普,戴安娜满心自豪,“她虽然对我很严格,但我知道她很爱我。我也很爱她。我的马术就是她教的,从我五岁起。”
贝儿抚摸着乖乖走路的一品星,“有这样的好教练,又有这样的好伙计,学习起马术来肯定很有意思。”
戴安娜自豪地说,“我们亚马逊战士天生就爱马,也天生就是好骑手。贝儿你想学的话,我很高兴能把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分享给你。”
“我还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学会呢。”贝儿含蓄地说。
“人类都这么谦逊吗?我觉得你肯定可以,”戴安娜坚定地说,“我信任我的朋友。但是,”戴安娜伸出手臂丈量了一下贝儿的腰又放开,“你太瘦了。做一个合格的骑手,首先要让自己强壮起来。对了,今天真言套索烫到你了吗?疼吗?”
贝儿含笑伸出手腕:“真言套索并没有发烫。这痕迹应该是被勒出来的。”
戴安娜右手挽缰,左手伸出摸了摸贝儿的手腕:“红肿的话,可以去埃维娅那里要点草药敷上。”
贝儿反手抓住了戴安娜的手:“怎么你的手指比我的手腕还要……”
戴安娜满不在乎地说:“这是我刚才练箭的训练损伤。没关系的,顶多两日我就可以痊愈。”
“后日便可痊愈?你们亚马逊人都是这种易愈体质吗?”
“不是。战士们训练时受伤是在所难免的。但所有人中只有我痊愈得最快。安提奥普曾经说过这是宙斯赐予我的礼物之一。”

是吗?宙斯赐予的礼物?……

“贝儿,快再和我说说今天的事儿吧。长老们为难你了吗?真言套索怎么样?我很喜欢它。真可惜今天我不在场。”戴安娜耸耸肩。
戴安娜的督促,打断了贝儿的小小沉思。
“没什么特别的事儿。长老们都很和气。而我所要做的,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想,只有当人说了假话,那缠住他的真言套索才会发烫吧。”
“还有,为什么母亲指定你当我的新教导官?可我明明想让你当我的侍卫官……”戴安娜皱起了眉头。
“我觉得女王这样的安排非常合适。女王早就说过了,人类不宜担任亚马逊王族的侍卫官。做你的教导官的话,我们还是可以朝夕相处啊。上午你训练的时候我可以继续我的研究,下午我们可以一起学习大自然的许多奥秘。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我也很乐意把自己的知识与经验分享给你。”
“好吧,那我们一言为定。我负责教授你马术,你负责教授我知识。”直白爽朗的大公主耸耸肩,很快就接受了贝儿的新身份。

教授戴安娜知识是一定的,戴安娜想要教自己骑马这件事儿……哎,天堂岛上为什么不能多几种交通工具呢?

评论(8)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