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友达以上(掏心日常)

大房大力拉开门。
“吆喝,今儿个是啥好日子,咱这小庙儿娘娘来得一拨儿一拨儿的,这不,正宫刚走,西宫又来了。”
门外那双小脏鞋不满地跺了跺:“谁是西宫呢谁是西宫呢?都纠正过您八百遍了,我是你媳妇儿的男朋友!男朋友!你懂吗?”
小脏鞋一边抱怨一边熟门熟路地进来,从玄关旁边的鞋柜里摸出自己的专属小猪拖换上:“哎我说情敌,我女朋友的牙疼好点儿了没有?”
然后提高了声量:“女朋友?女朋友?你在哪儿呢?”
“哟哟哟,您还记得您女朋友是我媳妇儿,不简单呀⋯⋯在沙发上歪着呢,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
小猪拖飞奔着去了客厅,剩下大房在原地发了一回儿楞:“丫不是微胖界的吗?怎么窜这么快?不对,我得先发制人,拿单反,拍证据!”

果然不出大房所料,等丫拿着单反来到客厅,小猪拖和丫嘴里的女朋友已经亲亲热热地在沙发上搂成一团,还叽叽咕咕地小声讲大声笑地说个没完。
“哎哎哎,你们是不是当我死的呀!看见没?我手里这单反,高清程度超出你们想象!你们再亲!你们再亲我就要报警了!这单反里的照片儿就是证据!你丫怎么回事儿?我媳妇儿这牙还没植好呢,你丫慢点嘬!”
沙发上的两个女孩儿笑得见牙不见眼,小白牙尤其闪闪发亮:“哎哟喂老公,你要不就别拍,要拍就帮我们拍得漂亮一点啊,不漂亮我们不收货的。”
“⋯⋯作风咋这么坏呢?您那牙不疼了?瞧把你给能的!”
“情敌,女朋友看见我牙就不疼了------这就叫爱情的力量!”小猪拖也不甘寂寞地插嘴,整个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
“你们再这么酸我可真的要报警了!”大房嘴上这么说,手上却咔嚓咔嚓没闲着:“证据拍好了,简直没眼看------咱走还不成吗?现在我就去接大宝小宝放学回家,给您二位腾地儿,”大房边收起单反边坏笑:“媳妇儿您这两天腰也不好,悠着点儿哈。”
小猪拖却听出端倪不乐意了:“说啥呢说啥呢?我才是男朋友OK?女朋友,人来,躺着!”
大房夸张地倒抽一口凉气:“哎我说媳妇儿,您这‘男朋友’智商够高的呀------有你们在,你们同组的那些男演员们该被你们这伙女孩儿挤兑成啥样啊!”
“那可不是!你看我这‘男朋友’,智商又高,演技又是公认的好!这说明你媳妇儿我眼光高,你该高兴才对!”小白牙兴高采烈地笑弯了眼睛。

在这两位面前,分分钟接不下去话的节奏。

大房只能边撤边大叫:“我说男朋友啊,我这媳妇儿呀,走到哪里哪里都是她的亲人,后宫能拉一火车不带重样的,我劝你⋯⋯”
小猪拖抢着接话:“情敌您就甭费功夫挑拨离间了,我女朋友已经说了,以后她就亲我和正宫两个!您省省吧!”
“喂,好歹我是大房哎!您这是跟大房说话的口吻吗?”
“您这大房有我和女朋友认识的时间长吗?我人生的一半时间可都认识我女朋友哎!”
“媳妇儿你听听你听听,您这‘男朋友’从进门到现在,一声‘姐夫’也没叫过,情敌来情敌去的到现在⋯⋯我可警告你们,证据我都留好了,一言不合我就给你们曝光!”
大房且战且走了,小猪拖在后面大笑:“哎哟喂,您慢走哈,小心闪了腰!!”
小白牙小声提醒:“叫姐夫!”又大声叫:“老公你开车小心点儿呀!”
小猪拖也跟着叫:“姐夫您慢走!我女朋友让我叫您姐夫我就叫您姐夫吧!看,我女朋友情商多高呀⋯⋯和我这个智商高的简直就是绝配!”


沙发上“气死人不偿命二人组”嘻嘻哈哈地笑了半天才止住。
小白牙这才想起正事儿。
“你!你才刚刚杀青,怎么就来我这儿了?你回过家了吗?”
小猪拖眼睛直转:“嘿嘿⋯⋯这个嘛,您这不是牙疼吗?我就想我这个做男朋友的,怎么着也要先来送点温暖呀!就⋯⋯先来这儿了!”边说边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摸出来:“对了,你快给咱妈打个电话说我在你这儿,免得她挂念⋯⋯”
“又是我又是我!咋又是我!小样儿的你别跑!”
小猪拖仗着腿长,几步就跨到沙发后面:“您不是号称国民媳妇嘛!咱妈更喜欢你呀!天天念叨你呢!我这也算是代表咱爸咱妈来向生病的女朋友表示亲切的慰问!快打快打,我洗个脸先!”
小猪拖抢先一步遁去了洗手间,小白牙恨恨地:“等你出来我再要你好看!”认命地拿起手机,解锁,拨号。
果然不出小猪拖所料,电话那头连连表示,没关系,丫头在你家,我们放心!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好好养病,不要太拼了,有啥事儿,让咱们丫头去干,不要客气云云。
小猪拖神清气爽地出来,朝小白牙身上靠:“看,我女朋友就是厉害,三言两语就搞定了!”
小白牙推开丫:“去去去,少来套近乎!躲在里面偷听得挺快活吧?!”
小猪拖嘴巴撅起来:“人家也是关心你嘛,一着急就从机场直接过来了⋯⋯妞,快过来给我看看,你的牙怎么样了?还疼不疼?”
“哎呀不疼了不疼了,你怎么和大房一般的做派,每隔五分钟就要问一次!不是在微信里都和你交代过了嘛,前两天麻药过了有点疼,要用个冰袋敷着,这两天好多了。”说着张开了嘴,亮出了那口著名的小白牙。
“亲眼看见的和微信里交代的能一样嘛!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报喜不报忧!”小猪拖一边认真地审视,一边一本正经地说:“哎,你是属马吧?你知不知道,咱们西北人到骡马市上看马的关键就是掰开马嘴看牙口!依我看,您这牙口还行!”说着说着,自己也笑倒在沙发上了。
小白牙这才恍然大悟,什么你是属马吧,什么咱们西北人⋯⋯这丫头分明是把自己比做马儿了。
“好啊,你个死丫头片子!胆儿肥了哈,连我你也挤兑⋯⋯你给我过来!”
“不过来不过来就不过来!每天都有各色人等偷偷向我汇报你的各种亲亲亲!依我看你这牙疼多半就是亲狐狸精亲多了!该!”
“哎哟喂!醋缸子又打翻了!哎我说,你啥时候也让我吃一回醋呀?刚才咱妈可在电话里嘱咐我了⋯⋯说你的终身大事儿,让我这个做姐姐的多关心关心呢!快来说说看,姐姐给你发的那么多帅哥的相片儿,你相中了哪一个?”小白牙不动声色地朝小猪拖抛出个炸弹。
奈何小猪拖不领情,反手又把炸弹抛了回来:“姐姐呀!说起这事儿你怎么和我妈一模一样!以后我不喊你女朋友了,直接喊你妈得了!妈!事儿妈!”
小白牙毫无预兆地捂住了嘴:“哎呦哎呦!我的牙又疼起来了!你就气我吧!气死我你就高兴了!”
小猪拖连忙过去揽住小白牙,心里也有点儿后悔,人家毕竟还是个病人呢:“哎呀,不是我不听你们的,但您能选点儿靠谱的人选吗?之前的也就算了,前两天还发我一意大利做衣服的!一不留神您咋就帮我张罗到国际上去了!”
小白牙心里暗喜,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别看你是公认的演技派,生活中你丫心眼还是太实在。
丫做戏做全套,继续捂着嘴巴哼哼:“少给我来这一套!什么意大利做衣服的!人家那是正经八百儿的意大利时装设计师!长那么帅你还看不上你说说看你到底要找个啥样的!”
“我早就说过了!我就要找个像你这样的!⋯⋯还有年龄!年龄合不合适很重要!那做衣服的⋯⋯”眼看小白牙眼睛又要瞪起来,小猪拖乖巧地改了口:“那服装设计师,甭看丫满脸胡子,人家才二十八!”
“啊?二十八?看着不像呀?再说了,女孩大一点无所谓,你看你姐夫就比我小两岁,我们好的很呢!”
小猪拖眼睛一转,做害羞状:“我不是嫌人家年轻,我是嫌他太老了!我是谁!蒋三岁⋯⋯不,现在是蒋四岁了⋯⋯其实我早就看上一个男孩子了,只是没有对你们说而已。”
小白牙好奇心被勾起来了,搂住小猪拖的肩膀:“快说快说,到底是谁?我认不认识?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还真有点酸酸的呢!”
“嗯⋯⋯天机不可泄露!”
“快说快说!再不说我牙又疼了,我牙疼上来神志不清的小心把你衣服扒了!”
“喂喂喂!你家大宝小宝放学回来了!请自重!”
“哼!过会儿再和你算账!”
“哼!过会儿你就知道了!”

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冲进客厅:“妈妈妈妈!你牙疼好一点了吗?”
“谢谢你们,妈妈牙不疼了!家里来了客人应该怎么样做?”小白牙一本正经地恢复了妈妈的角色。
“应该先和客人打招呼!”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回答:“小美美眉好!”
“?你们不是应该喊她阿姨或者姐姐吗?”这是跟在后面的大房。
“这是上次小美美眉来的时候让我们这么叫她的!她说叫阿姨或者姐姐会把她叫老的!”孩子们又异口同声地回答。
“这也行?您真行!”大房彻底没脾气了。

“小宝!快到小美美眉这里来,我有话要问你呢。”
“嗯,我马上来!”憨憨的小宝跑了过来。
“小宝,你几岁了?”
“我六岁!马上快七岁了!”小宝眼睛笑得弯弯的,很自豪地回答。
“嗯嗯,蒋四岁,王六岁!多么般配的年纪!我现在宣布,小宝就是我的男朋友了!女朋友,以后甭老惦记着给我找男朋友了!你不是说过以后要住在小宝家隔壁吗?我举双手欢迎!刚才我喊你的那声‘妈’咱们就当提前预习了!”

⋯⋯⋯⋯⋯⋯The End

评论(23)

热度(24)

  1. 🐵星雨心愿8023我爱白白兔 转载了此文字
    掏心,友达以上的闺蜜情,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