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旧作】【twins同人文】绝代双娇(chapter4)


四 龙虾湾之行

GILL刚回到警署,还没进OFFICE,手机就响了。
老妈在电话那头说:“过节记得回来喝汤。”
GILL抱歉道:“尽量尽量。”
老妈说:“记得回来啊,茵茵想你了。”
GILL收了线,远远地就听T组OFFICE里沸反盈天,一人一句,讲的好不热闹。
“……谁不过节?黑社会都放假!情报科那些狗仔们一天到晚盯着肥龙,只听到他最喜欢月圆时食赤沙饼……”小望又在发挥他的八婆本色。
耗子的大嗓门跟上:“现在人家叫社团!大哥统统改称CEO,你没证据,当心随时被人告你诽谤!”
大V说:“我们是公仆,随时侯命是本分……”
KK的声音弱弱地插进来:“报上讲今天商家促销,自从进了CID,我已经好久没逛过街了……”
连一向少话的昕昕也道:“我妈说,再不回家,她都快忘记我长什么样儿了……”
肥龙,毒品贩子,西九龙几乎三分二的夜总会,酒吧,按摩院全部是他供的货。情报科盯了他几个月,此人心狠手辣,奸狡多计,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确凿证据能使他入罪。
抓肥龙,正是GILL这组接到的新任务。
GILL一脚跨进去,正好听到SA的那把懒音:“现在上头既然把这CASE交给我们,我们就要竭尽所能,做到最好……”GILL正想着怎么这人今天转性了,SA紧接又来了一句:“免得GILL姐抓不到人,拿你们当沙包。”
猴子们正哄笑间,忽然见到GILL进来,一时集体失声,全部表情僵硬。
GILL看看手表,已经下午五点多,这群猴子人拘在这里,心也早飞了,于是拍拍手说:“今天就到这里,大家早点回去过节。”
说完径直朝自己的OFFICE去了,把欢呼声关在了门外。

等她收拾了出来,大OFFICE只剩一个人了。
她冲SA点点头:“还不走?”
SA说:“等你车回家啊。”
GILL说:“等我干吗?我今天回我妈家喝汤。”
SA好象吓了一大跳:“你妈家?”
GILL瞪她一眼说:“难道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SA笑嘻嘻说:“石头里倒不至于,冰川里蹦出来的倒有可能。”
见GILL板着脸出去,她也跟着出去,还涎着脸说:“顺路顺路。”
GILL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停下来说:“我去哪里你都不知道,还顺路?”
SA说:“反正你今天去哪里我都顺路。”
GILL不去理她,车子到了一个大的海味专卖店前,SA忽然大叫:“停车停车,等我五分钟。”
等她从店里出来,手里居然提了两盒鲍鱼,两盒燕窝。GILL看那牌子时,都是极品,她还追着问GILL:“AUNT不知道中不中意这些。”
GILL奇怪道:“你AUNT中意什么你问我?”
SA意味深长地道:“因为今天我要去拜见的这位AUNT,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你妈咪。”
GILL一口血险些喷了出来:“拜托拜托!谁答应今天带你回家!!”
SA说:“难道你能眼睁睁看着我一个貌美如花的无知少女,游荡在这色狼遍布的街头?人民公仆!!”
GILL这时候的心情简直不能以语言来形容,坐在车子里咬牙握拳发了会儿狠,最后还是认命,边发动车子边说:“你倒真不愧是火柴头的妹妹!”
SA得意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我哥那些道行,还不是从我这学去的?”

GILL一回到家,茵茵先跑过来叫了声家姐,又怯生生地躲在GILL后面偷看SA。
SA大惊小怪道:“这么漂亮的美女是谁啊?过来给姐姐看看,姐姐这里有好吃的糖……”
等茵茵嘴里嚼上了她口袋里变出来的棒棒糖,她又一阵风卷到厨房去了,三句话就哄得GILL妈心花怒放,客厅里都能听见传出来的笑声。
茵茵献宝似的把月饼盒子拿出来,用两只小手捧着,细声细气地说:“家姐,SASA姐姐,快吃吧……”
GILL正坐在沙发上看茵茵的作业本,皱着眉头:“怎么这里错了一道……”
SA说:“小孩子错是正常的,不错是不正常的,她全对,你改谁的去?咦,现在还真的有赤沙饼呢……”
这时候GILL妈正从厨房端了个盘子出来,边走边说:“今天主菜是龙虾,SA,来多吃点……”
GILL和SA对看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龙虾湾!”
GILL在左肋一摸,幸好枪套还在身上,立刻拔脚出了门,还是SA在后面匆匆对GILL妈交代了一声:“警局有急CALL……”
GILL一边走一边看表:“来不及通知他们了,SA你的枪……”
SA说:“我的功夫你还不知道?”

龙虾湾景如其名,深深地弯进内陆,远远望去,真如一只侧卧在维多利亚港边上的龙虾一般,最奇的是滩上的沙子多为赤色,白天阳光照射下来,闪闪发光,甚是好看,但晚上这里风大浪急,因而少有人至。
GILL和SA两个人赶到龙虾湾时,别说人了,连个鬼影子也没有。
GILL狠狠地踢着脚下的赤沙,自言自语:“月圆之时,正是中秋,赤沙饼,龙虾湾……”又双手抱头,蹲在沙滩上,道:“肯定哪里错了,哪里呢?哪里呢!”
SA看她那样子,不由得心里一动,又不好明言,只好笑着道:“幸好没赶上!我枪还在警署呢---好险!”
GILL一下子站起来说:“肯定还没交易!我的直觉一向准!”
SA看看她,笑嘻嘻说:“其实晚上在海滩散步也不错,你看月亮又大又圆----还只有我们两个人。”
GILL说:“只要你能想出那谜底,我就勉强陪你在这里吹海风。”
SA苦着脸说:“我们聪明无比的GILL姐都想不出,我这只识吃和睡的脑子怎么够?”
GILL说:“猪就是猪!现在夜黑浪高,你这貌美如花的无知少女反而不怕了……你喜欢吹海风,那就在这里尽情吹个够,我可不奉陪。”
SA大叫:“GILL等等我!我也不想这么早走……但这里没法叫计程车啊!”

等两人再回到GILL家,茵茵已经睡了,GILL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满满一桌子的菜几乎没动。
SA夸张地说:“这菜看着都香!”一边说,一边就朝盘子伸手。
GILL一手拨掉那伸过来的爪子,瞪眼道:“洗手先!”
GILL妈也道:“这些都凉了,我再热热去……”
说着起身端菜要走,却不知触动了哪根情肠,站在桌边楞楞地掉下泪来。
GILL把她手上盘子接过来,强笑道:“我不是好好地在这里。”
GILL妈只是掉眼泪不出声,听水龙头哗哗的声音停了,极快地用手试了试泪,道:“茵茵还小,你又打这样的一份工,你老爸走的早,倒是福气……”
说话间,SA已经出了客厅,隐隐听见个话尾巴,又一扫眼间看见GILL妈脸上,心里早就透亮,只作不知,笑嘻嘻地过来道:“GILL你端着盘子不动是在练手劲儿,还是想让我和AUNT试试你的手艺?”
又一把搂住GILL妈道:“难得我们钟督察今天亲自下厨---AUNT我们看电视去。”
被她这么插科打诨地一闹,GILL趁机脱身,一边朝厨房走一边道:“我伺候我妈倒也罢了,你怎么也有份等着吃?”
SA理直气壮道:“我忙得很---忙着把你在警署和家里的劣迹全抖出来告诉AUNT!”
GILL妈道:“怎么阿GILL你不和ggcc住一起了?我看他挺好的,长得也不错,难得肯做家事。”
SA说:“AUNT你不知道吧,现在早就不流行异性合租了,色狼太多。”
GILL妈吓一跳,说:“不会吧?你们那里我去过好几次,那个ggcc看着老老实实的,不象啊?”
SA神神秘秘道:“色狼额头上又没刻着字,外表看不出的。”
GILL妈居然附和道:“说的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所以我说还是住家里好,就是阿GILL她不乐意,又是那样一副脾气……”
SA忙道:“我们这份工,忙起来几天几夜见不到人,GILL也是怕你们担心。不过AUNT你大可放心,现在有我看着她,保证出不了事!”
GILL妈感动道:“SA你可要帮我看好她,一见你这孩子就知道你稳重……”
GILL在厨房里听她们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热闹,越说越不成话,到最后连稳重这词也搬出来套在SA身上,而那家伙居然也恬不知耻的笑纳了,再这样说下去扯到太平洋也说不定,于是咳嗽一声,端了菜出来道:“还要不要吃饭了?”
GILL妈居然瞪她一眼道:“先放着!难得有个人肯陪你老妈聊天,还这么投缘。”
GILL看老妈开心,一时兴起,凑趣做个快晕倒的表情道:“老妈你胳膊肘朝外拐,到底谁是你的亲生女!”
GILL妈道:“SA又听话又乖巧,还是外国留学回来的,比你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GILL说:“那不如你认她做你契女,以后你那些爱心汤可就有了去处。”
GILL妈道:“我倒是想,就怕高攀不起……”一边说,一边含笑看SA。
SA笑嘻嘻说:“依我说,我就直接改口叫妈,连上契那些繁文缛节也全省了!”

开车回去的路上,GILL从倒后镜里看了SA一眼,又看了一眼,终于说:“今天……谢谢你。”
SA懒洋洋说:“谢我什么?谢我把你做的菜全吃了?还是谢我把咱妈煲的汤全喝了?”
GILL听她这番惫懒言辞,居然真的蹬鼻子上脸叫上了妈,气得说:“你妈明明在加拿大!”
SA说:“你看你又死心眼了吧,等回了加拿大,我自然会叫回她;现在在HK,我不叫你妈做妈,叫谁做妈?”
GILL明知道她在胡说八道,偏偏又不知怎么辩驳,只好狠狠地说:“你就当刚才我没谢过你!快睡你的觉罢!”一边说着,一边到底将车载RADIO声音调小了些。
时间已经不早,RADIO里居然还在过节,一把磁性男声温情款款地说:“……朋友们,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GILL一个紧急刹车,SA正在迷糊间,一头向前栽去,还好系了安全带,转头只见GILL双眼放光,道:“我知道了!!”
SA呻吟道:“我的大小姐,我早就知道了好不好……”说着倒头又要睡。
GILL双手提起她的衣领恶狠狠道:“你知道干吗不早说?害我想了一晚上!”
SA闭着眼睛道:“本来想明天说的,要是今天说了你肯定要连夜部署,大家就全都不用睡了……”

看看时机,GILL大喊一声:“ACTION!”
大批荷枪实弹的蓝帽子跟在CID后面拥出,场面甚是壮观。
大V举着扩音器:“海滩上的人听着,我们是HK警察……”
话音未落,一颗子弹飞来,正正打在扩音器上。
肥龙手下,果然全是一帮悍匪。
大V把扩音器一丢,枪交右手,还没来得及说话呢,身边的耗子已经直冲了出去。
SA借着警车的掩护,在地上一滚过来,声色俱厉:“蓝帽子先上,扇型合围,这是命令!谁叫耗子出去的?”
大V只急得跺脚,恨恨道:“这小子一心要立功,最爱盲干……”
耳机里传来GILL的声音:“等耗子回来,我要剥了他的皮!!”
行动结束的时候,警方基本是大获全胜---毒品和钱全都被缴获,几个顽抗的肥龙手下也全被按倒在地。
GILL当然没有剥耗子的皮,因为耗子直接被拖到救护车上去了---他在追捕肥龙的过程中中了枪。
看着救护车远去的尾灯,GILL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从明天开始,每天都扫一遍西九龙的场,一定要找到肥龙!”

这几天GILL出出入入都面无表情,组里个个也都忙得喘不过气来。
大V悄悄说:“耗子还躺在重症监护室,上头又要限期破案,GILL姐也难……”
正好GILL从办公室出来,拍手要叫大家开会,小望挂掉电话,大声道:“GILL姐,接到线报,肥龙找到了……”
GILL边走边问:“耗子今天怎么样?”
KK说:“刚医院还打电话来,还没有醒……”
GILL原地站了一会,咬牙道:“大家准备一下,二十分钟后行动!”
肥龙藏身的地方是个七层旧楼的四楼,连电梯也没有。
GILL眼睛一扫,楼道口是个唯一出路,心中已有计较,道:“大V昕昕,留下来做支援,SA小望KK,你们跟我来!”当先冲上了楼梯。
到了门口,GILL使了个眼色,小望运运气,上去就是一脚。
门应声大开,里面却没有人。
SA走在她们后面,眼观六路,只见一个人影在后楼梯一晃,大叫道:“这里!”
GILL却比她的喊声还快,飞身扑了过去。
只听得咚咚脚步声响,那肥龙不下反上,向天台去了。
SA看着GILL的身影一直在自己前面,总也差少许追不上,身上不由得急出一身汗来---天台是死地,肥龙没有谋划妥当,决不会轻易上去……
待她上了天台,心下一宽,GILL已经双手执枪,把肥龙逼在了一角,正对着肥龙大声喊话:“肥龙,你跑不掉了,投降吧!”
肥龙看了看GILL,又看了看身后,忽然转身跳了下去。
GILL一惊,急扑过去看时,原来老式楼房冷气机的外机多数都是置在窗台上,那肥龙居然一层层地曲折跳了下去---他早就看好了这条退路。
GILL见机极快,一边对耳机说:“大V昕昕,快转到前面,肥龙从前面跳下来了……一边看准了落脚点,把心一横,一个箭步也跳了下去。
SA大叫:“危险……”疾步过来拉时,只扑了个空。
她心念电转,已看见天台上一个靠墙防火箱,那里面一条消防水管又粗又长,过去枪柄一撞,已经把玻璃撞破,把那管子扯出来,一头在自己身上打个结,又对随后赶来的小望KK道:“看着这管子……”话音未落,也纵身跳了下去。

大厦的五楼却是个空置单位,冷气外机早已年久失修,被肥龙一踩,已经摇摇欲坠,GILL一脚上去,但觉重心一失,已经踩了个空,身子直朝下坠。
上面的SA刚刚跳到七楼,觑得真切,不假思索把腿一蹬,犹如空中飞人般直冲下去,她那这一冲之力却比GILL下坠之势快的多,堪堪到了GILL身边,奋力伸手一抱,搂住了GILL的腰,两人一起向下急坠……
这一扯之力何止千斤,那管子另一头是钉死在墙上的,瞬间就被拉得笔直, GILL就觉得SA那双手铁钳也似扣在自己腰间,饶是她在警署花名搏命GILL,这般空中惊魂却也是第一次,等她清醒过来,两个人已经在一楼徘徊,正随着那管子在半空中晃。
她还好,只要SA放手即可直接跳下去,SA却是因为要看准方位,是倒冲下来的,现在正头下脚上地倒吊在空中,一张脸涨得通红。
她向SA道:“放我下去。”
SA只是直喘粗气,好半天才说:“姐姐你要吓死我啊……”边说边把手一松,GILL轻轻巧巧地跳了下去。
肥龙下到一楼时,两把枪齐齐指向了他。
“警察!现在要拒捕你!现在不一定要你说,但是你所说的,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这时大V和昕昕也从后楼梯口赶过来了,SA抬头看时,天台上的小望KK一起伸手比了个“V”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