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旧作】【twins同人文】绝代双娇(chapter5)

(五)手谈

GILL收队回到警署,同僚们都跑出来拍手,难得MADAM也出来大OFFICE,先是站了一会,再冲GILL点点头:“你和SA来我OFFICE下。”
SA笑嘻嘻说:“这次MADAM铁定要给你戴朵大红花……”
难得GILL心情奇好,回道:“今天好象你搏得比我还狠,红花还是你收着吧……”
说话间到了MADAM门口,GILL正正神色,随手将证件别好,大喊一声:“报告!”
MADAM抬眼见她们进来,却没有她们所想的那样欢喜,只说了一声:“SET DOWN.”
GILL在她对面规规矩矩坐下,身子板得笔直,SA就惫赖的多,朝椅子里一靠,笑嘻嘻地说:“MADAM找我们来,肯定又有好事便宜我们……”
MADAM瞪她一眼,冲着GILL说:“这是和上司说话的态度?!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教手下的!”
GILL听MADAM口气不善,心道SA平时和我说话比这可过分得多,只恨不好明言,只好大声道:“SORRY,MADAM!”
MADAM把手中的笔朝桌子上一丢,脸色铁青道:“抓肥龙抓得一起成了空中飞人---为了抓贼连命都不要了?!同僚们叫你搏命GILL,你就真把自己当成了女成龙!七楼你都敢朝下跳!警署里要的是头脑清醒的警察,而不是满场乱飞的杂技仔!”
SA用MADAM正好能听见的小小声说:“现在GILL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嘛,连头发也没少一根……”
MADAM更加的暴怒:“只知道在胸口挂住个勇字直向前冲,什么后果完全不考虑!要是真的出了事,我怎么向传媒大众和你家人交代!?耗子已经进了医院,你是不是也想一起进去陪住他?我看你们要一起去见警署的心理医生---THIS IS AN ORDER!!”
GILL万万没想到抓住了肥龙,反倒挨了这么一顿排头---但是多年的警队生涯使得她下意识地大声道:“YES!MADAM!!”
SA却没她这么乖巧,冲着MADAM道:“我可不是头脑发昏主动跳下去的----我那叫奋勇救人---这样也要去见心理医生?”
MADAM气得道:“新警察开枪后都要去见心理医生,这个理由足够了吧……”
SA笑嘻嘻道:“抱歉,我那枪是仁慈之枪,到现在还没有开过,我每次只是用它来指着别人的头而已……”
MADAM直接用手点住她:“YOU!OUT!!”
SA如MADAM所言,乖巧地OUT了,OUT之前,她还双腿一并,向MADAM行了一个漂亮的举手礼,GILL看着MADAM的脸色,忽然间很同情她。
GILL还没有得到OUT这样的大赦令,只好继续她的笔直坐姿,聆听MADAM的教诲。
MADAM却反常地沉默了很久,才道:“GILL,我们做警察的,拿命去拼是本分,但是搏命之前,还是要想想家人……钟SIR当年……”
GILL听MADAM提起老爸,心中一痛,抢着道:“MADAM,我会去看心理医生的!没事的话,我先出去做事了!THANKS MADAM!”

GILL出来大OFFICE,正听见小望说:“SA姐,你说GILL姐会不会放我们两天假?这些天差点没给累死……”
SA那懒洋洋的声音又冒出来:“小子嘴甜舌滑,比我还有前途!多叫几声GILL姐,她自然放假你……”
KK的声音笑道:“小望你就是这么急着拍拖,还得问人家肯不肯和你出街呢?”
大V说:“都放假,这CASE的口供谁来问啊?REPORT也要及时交的……”
昕昕说:“就是!小望一天到晚挂住拍拖,事情谁做啊?”
GILL一步跨进去,说:“现在是下午三点,你们集体放假,回家冲凉睡觉!明天下午三点再回警署报到!”
小望欢呼一声,道:“SA姐你真牛,全说中了!GILL姐我爱死你了!!”
GILL瞪眼道:“你再多讲一句,马上留下来……”
大V道:“可是肥龙的口供还没问……”
SA笑嘻嘻道:“没看见这里还有SA姐和GILL姐吗?”
半哄半劝,把猴子们轰走了。
GILL对SA道:“你也回家吧,这里我一个人能搞定。”
SA嗲嗲说:“我也想回家睡觉,可是你不在家的话,人家好害怕……”
听得GILL身上又是一抖:“我怕了你才真!”
SA又做向往状道:“我最中意审疑犯了,辣椒水,老虎凳,竹签子……”
GILL一点她的额头:“脱线啊你,以为演满清十大酷刑啊!”

等到两人出了警署的大门,天上已是繁星点点。
GILL的车开的又快又稳,难得SA一路上也停了嘴,GILL转头看时,原来她已经睡着了,嘴角尤自带笑,好似做了什么美梦。
GILL平日和她斗嘴时还不觉得,现下借着车外隐隐透过来的光线,见她一张圆圆的脸,更显得孩子气十足---真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今天从七楼飞身而下,救了自己的命。
到了地下停车场又等了会儿,SA还是没醒,见她睡得如此香甜,GILL童心忽起,用两根手指轻轻夹住了她的鼻子。
没一会儿,SA的嘴巴就不由自主地张开了,GILL见她眼皮微动,知道她要醒,忙放了手,慌乱间手肘在方向盘上一碰,喇叭立刻吱了一声。
SA遭这一吓,右手下意识地一动,GILL就知道她是要摸枪,忙大声咳嗽一声,道:“要回家就下车!睡得口水都流出来了……”说着自己先推车门出去,心里暗笑不已。
SA这时是彻底醒了,忙向倒后镜里一张,并没流什么口水,头发略乱了些倒是真的,她也不去收拾,下了车冲GILL道:“看来我的地狱式魔鬼特训确实有效,我们GILL姐都会开玩笑了……”
GILL一边按钥匙锁车门一边说:“又胡扯!开玩笑也有特训?”
SA跟在她后面说:“当然有!要不是我平时不顾形象妙语连珠张口就来,你能潜移默化到这种幽默程度?”
说话间到了家门口,GILL说:“快点冲凉睡觉!这么多话!”

等GILL也冲了凉出来,SA的房间已经关上了,GILL侧耳听去,一点动静也无,于是回房换了衣服,再轻手轻脚地把大门带上出去。
她再回到停车场,顺手一按钥匙,却没有听到熟悉的开锁声,疾步走近看时,车门却是虚掩的。
GILL应变极快,一个翻身从车顶掠过,已是拔枪在手,大喝一声:“CID!下车!”
车子里却传来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CID!上车!”驾驶座同时探出一个乱蓬蓬的脑袋来,还附送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GILL见到是SA简直要吐血---虽然SA平时常做出些出人意料的事,这次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吧。
SA懒懒说:“有人在自己家也象个贼,要偷偷摸摸地出门,我就跟来瞧瞧热闹。”
GILL气道:“到底谁是贼啊?我车门都给你撬了!”
SA道:“我的手艺你大可放心,要是劳你换锁我以后也不要混了……”
GILL听她这话,真把自己当成了个手段高明的窃贼,哪有一点HK警察的样子,看这架势她今晚是一定要跟自己到底了,于是道:“你坐了驾驶座,我坐哪里?”
SA道:“看你,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真怕等下你把咱这车开沟里。现在置点家当不容易啊,这车虽说不贵,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先挨撬,再进沟……”一边嘴里唠唠叨叨地说,一边把GILL手上的钥匙接过去,顺手发动了车子。
GILL 坐在副驾驶座上,没好气道:“你知道我要去哪里?”
SA可比刚才精神的多,一边开车一边道:“你就放心睡觉罢,到了我自然会叫你。”

到底是GILL的车子,SA开起来不象GILL那么顺滑,但居然也一板一眼,GILL本有点提心,见她此刻不象平时那么飞扬跳脱,好似真的生出了几分GILL妈嘴里的稳重---看了一会,GILL但觉心里一阵平安喜乐,不知觉间睡了过去。
迷糊间只觉脸上阵阵热气袭来,她一惊而醒,却见一双圆圆眼睛,离自己不过寸许,因距太近,倒显得那张笑嘻嘻的面孔象是放大了几倍,她身子一挣,只听哎呀一声,却是两人额头撞在了一起。
SA雪雪呼痛,揉着额头道:“好心想叫你起来,你却这么暴力……”
GILL气急败坏道:“哪有你这样叫醒人的?”
SA委屈道:“看你眼睛睁着以为你没睡呢,到了地头却又不下车,觉得奇怪,就凑近瞧瞧……”
GILL道:“你难道不知道有人睡觉眼睛是睁开的么?”
SA拍手笑道:“小望说过我们GILL姐睡觉也睁着眼睛,本以为他是夸你这警察做得称职,谁知道居然说的是现实生活……”
GILL狠狠扯下安全带,边打开车门跨出去边道:“耗子不知道醒了没有?”
说话间已经一阵风般向医院的重护室去了。
到了门口,重护室里却空空荡荡,饶是她素来胆大,此刻也汗透了重衣,几步到了护士站,外套一掀亮明身份:“警察!前几天有个同事中枪送来你们医院,现在人呢?”
那护士见她急得红头涨脑,忙安慰道:“病人下午已经醒了,检查完已经转送到普通病房去了,等等我查下具体房号……”
GILL此刻方长长吁出一口气来。
SA正好赶到,狠拉她一把道:“不听人把话说完就没影子了,自己白白惊吓一场!大V早打过电话了,耗子现在6号房,叫我们直接去……”
一边直拉着GILL走一边向那护士点点头:“我们自己去就得了,谢谢……”

推开6号房的门,GILL不由得一楞,原来猴子们全都来了,正围着耗子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火朝天。
小望正手里拿个橙瓣,边吃边说:“……你中了枪,GILL姐一见到那个肥龙,眼睛都红了,搏命GILL就是搏命GILL,一下子就跳下去了!那叫一个英勇,反正打死我也不敢……”
昕昕戳他额角一下,恨铁不成钢地道:“就你这样,天天还做梦想升职?! ”
KK道:“难得SA姐危急中想得到把水管缠在身上,这就叫有勇有谋!”
大V道:“耗子醒了,案子也破了,这次大家一齐没事,明天回警署第一件事,先给关二哥诚心上一柱香!人人有份!”
说到这里,忽然看见SAGILL一起推门进来,喜道:“GILL姐SA姐来了……”
GILL问道:“你们怎么不在家休息一起跑来?大V是不是你……”
大V忙摇手道:“不关我事!我回家吃过饭后出来散步,顺便就来医院看看……”
小望见GILL眼光扫过来,支吾道:“本来我是很困,回家躺在床上反而睡不着了,想到耗子平时最喜欢听我八卦,就来医院说给他听喽……”
KK期期艾艾道:“我最近减肥成果好的很,睡太多我怕反弹……”
昕昕也道:“我妈说了,晚上吃太多不出来走走很容易消化不良……”
SA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大笑道:“你们怎么见了GILL姐就象老鼠见了猫…她有说怪你们么?她谢谢你们才真!”
GILL见她口无遮拦,先是瞪了她一眼,才转头对耗子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耗子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精神却很不错,道:“谢谢GILL姐,刚醒来时有点头晕,现在知道GILL姐抓了肥龙,好歹这一枪我也挨得值!”
SA冲着耗子道:“你就知道胸口挂个勇字向前直冲,难为了GILL姐跟在后头收拾……”
GILL提高声音道:“今天大家也累了,早点回去吧,耗子,你也好好休息,把伤养好,过两天再来看你。”

第二天大OFFICE里也忙的要命,午饭时SA才有空拿着报纸道:“这些记者真没眼力劲儿,见报的话当然要选张好的相片,居然登了我这么张大头向下的,白白浪费了我这张倾国倾城的脸。”
GILL过去瞟一眼,原来现在传媒真正发达,昨天那一幕已经上了今天社会版头条,外带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正是昨日SA双手紧扣住自己腰的那一刻。
又见SA一边埋怨一边却将那照片剪下朝钱夹里装,奇怪道:“照成这样你还剪?”
SA道:“虽然照的看不清,难得我第一次上报,更难得是我和GILL一起上报---还不剪来纪念下?”
GILL白了她一眼道:“这个重要么?”
SA笑嘻嘻道:“对别人不重要,对我,当然是个例外……”
她一向胡说八道惯了的,GILL听了也不以为意,忽想起一事,问道:“MADAM要你去见心理医生,你去了没有?”
SA懒洋洋道:“早上去过了。”
GILL道:“医生怎么说?”
SA得意道:“象我这样美貌与智慧并重,警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去见谁不是小儿科?何况是一个区区心理医生……”
GILL不耐道:“说重点!”
SA道:“重点就是见了他不到几分钟,还没有和他倾诉过瘾呢,他就把一份合格的REPORT丢给了我,还叫我以后别再去浪费他的时间......其实只是能过MADAM那关就得,谁在意和他说什么呢……”
GILL瞪她一眼道:“谁说我是为过关才去见他的?”
SA笑嘻嘻道:“要是连我们GILL姐的心意也不知道,我以后还怎么出来混?”
GILL心道这人明明是正牌HK警察,怎么每每说出来的话都象江湖跑单帮的?!

西区警署心理医生的OFFICE在总部的八楼,接待处名牌上两个烫金的字DOCTOR SUN倒是厚实沉重,透出一股沉稳之气。
秘书见GILL来了,忙拨了一个内线电话,含笑向GILL道:“DOCTOR SUN请钟督察进去。”
DOCTOR SUN 的个人OFFICE却没有象一般心理医生的诊所般进门就是一张治疗椅,居然是中式风格,几上一套茶具甚是名贵,墙上挂着的文凭反而注明是从英国伦大取来的心理学硕士,因框在暗边镜框里,倒也不显得突兀。
DOCTOR SUN从大班台上抬起头时,GILL注意到他有一双温和亲切的眼睛。
想到这双眼睛的主人前不久才把SA从这里赶出去,饶是GILL平时冷惯了的人,也不由得嘴角吣上一丝笑意。
DOCTOR SUN很是爽朗,一见GILL立刻主动站起身伸出手,身上一套阿曼尼西装熨贴无比。
GILL眼尖,一眼瞥见他那大班台上报纸正正翻在社会版那栏。
DOCTOR SUN见她盯着大班台上那副棋子看,笑笑道:“看来MADAM也是此道中人,不如手谈一局如何?”
GILL只在小时学过围棋,独处时也极少打谱,现在只求把就诊这两个钟蒙混过去,见他主动提出,正是求之不得,道:“我棋力浅,今天就在DOCTOR SUN面前献丑了。”
当下GILL执黑先行,一落手,就抢占了天元。
很快,GILL就发现DOCTOR SUN果然是个高手,她落子快,他快,她落子慢,他也快,挥洒自如,棋路看似温和,却无破绽好寻,GILL几次陷入长考,他也只含笑不语,偶尔才抬头观察下GILL面上神色。
GILL见棋盘上自己败局已定,抬腕看表时,时间也近了,于是笑道:“看不出DOCTOR SUN受英式教育,棋力却如此高深---我输了。”
再收宫看时,DOCTOR SUN足足赢了四子半。
DOCTOR SUN含笑把棋子一颗颗收好,道:“茗茶品棋,只是雕虫小技,哪及得上MADAM你们维护治安,除暴安良?”
GILL听这话口气倒是满含赞许之意,于是试探道:“我下周……”
DOCTOR SUN这时正把GILL的REPORT翻开,一边答道:“下周同一时间,请MADAM来这里品茶,试下我的手艺---如何?”
GILL才发现,这位心理医生,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好对付。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