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头

【旧作】【twins同人文】绝代双娇(chapter6)


(六)软饭王?戏剧王!

晚上GILL一个人窝在沙发里看韩剧,正看到动情处,SA开门进来,先吃一惊,后啧啧连声道:“还以为你昨晚是无聊,谁知道今天还追看……没想到我们GILL姐居然迷韩剧---真真侠骨柔情!”
GILL道:“你管我。”
SA朝沙发上一躺道:“这小白脸怎么还不死?昨天吐血吐成那样。”
气得GILL道:“谁请你来看了。”
SA道:“你以为我爱看啊。”
话是这么说,身子可不挪窝。
GILL没好气道:“不是和那帮猴子HAPPY HOUER?怎么这么早回来?”
SA叫起撞天屈道:“什么HAPPY HOUR!你倒好,每次都不去---也不知道是玩深沉还是怕买单---你不去那里就我最大,摆明了是个去买单的!买完单就直接被他们T出来---说是怕你一个人在家孤单寂寞,硬是要派我回来陪你---我容易吗我!”
GILL道:“人家是怕你唱歌跑到天上去的那个调吧,还回回都要抢着当麦霸!”
SA得意道:“GILL你都没听过我唱歌,有什么发言权!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就是因为我唱得太好,给他们压力太大,所以他们就这么不待见我!嫉贤妒能啊这帮人!”
GILL想这人还有一个本事,就是每每别人已经认为她的面皮这次已经厚得不能再厚了,下次她自己居然还能把这个厚再提高一个厚度。
当下也不去理她,自己自顾自盯着电视。
过一会儿SA又把脑袋凑过来,几乎要半躺在GILL腿上,从下向上看着GILL道: “GILL,我饿了。”
GILL一推她的大头道:“告诉我干吗?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SA 可怜巴巴道:“谁叫你大我两岁的?GILL姐!”
GILL真正笑不得气不得,恨恨道:“去去去,厨房里有剩的自己热去…就没见过你这样的!”
SA一溜烟钻进厨房,没多久便端个盘子出来边吃边道:“别看GILL姐姐嘴硬,心里还是疼我。”
恨得GILL道:“吃也堵不住你的嘴。”
SA道:“好好好,我把嘴包上便是……不过话说回来,看不出GILL你手艺居然比我的还好。”
GILL道:“你那些洋鬼子的花样,鸡蛋牛排通心粉……我要是你,怕早就饿死了。”
SA笑嘻嘻道:“那倒是……不如GILL养着我得了---反正我脸白,听说现在吃软饭也是门高尚职业……”
GILL叹道:“我真悔死---当初怎么就同意火柴头让你做室友。”
SA把吃得狼籍的盘子朝几上一顿,就势搂着她道:“谁叫我们GILL姐这么好眼力劲儿,第一眼见我就看出我又善良,又可爱,心地还好,关键是老实……”
GILL把她那毛手拨开,冷笑道:“你老实?你老实能和DOCTOR SUN联手弄出个套来让我钻?!”

其实GILL也只是心中猜测,并无仔细去查,见SA一下子定住,就知道自己所料非虚,当下冷冷接着道:“难怪DOCTOR SUN见你不到几分钟就让你PASS,其实你和他根本就是伦敦的旧相识!你诳我去见他,我还真以为几分钟就能搞定,谁知这人倒是个厉害角色……”
SA心里直打鼓,听GILL话中似有未尽之意,忙截住分辨道:“对,我和DOCTOR SUN以前都是伦大中国同学会的,早上在八楼见到他,我也吓一跳。他PASS我,那是因为他了解我;他不PASS你,那多去几次就是了,等过一阵子,他自然放你PASS……又何来我和他串通一说?再说了,他天天搞他那一套什么中国传统陶冶性情疗法,你就当去他那里喝喝茶,下下棋,实在不行,就在治疗椅上睡一觉,每次只两个钟而已,我倒是想去睡来着,还被他赶出来呢……”
GILL见她这话在情在理,但总觉得哪里不妥,将信将疑道:“既如此,你怎么不早讲你认识他?”
SA叫起来道:“GILL姐!我在HK的同学亲戚朋友一大堆,难道要一个个和你汇报清楚?当然了,要是GILL你想让我吃软饭的话,那又是自当别论……”
GILL一脚蹬过去道:“你倒是想!以为小白脸是人人都能做得的?”
SA一个翻身到了沙发后面,道:“就凭我这张美貌绝伦的脸,天生就是一副软饭王的料!这不,半夜三更,别人皆入梦乡,GILL你还舍不得回房,和我在这瞎扯---还说不是对我有意思?看来以后睡觉门要反锁了,万一哪天失身于你怎么办……”
GILL本是下午见了DOCTOR SUN,越想越不对劲,特地在这里等SA准备审她,谁知道被她拉拉杂杂扯出这么一大篇来,又好气又好笑,道:“一派胡言!你最好在心里掂量掂量,还有什么事瞒着我的,一次性给我说清楚,下次再让我知道你在我背后搞这些小动作,就,就罚你……”
还没等她想到要罚什么,SA已经接口道:“那就罚我以身相许,吃一辈子GILL姐的软饭!”

难得MADAM这几天没派什么新的活儿下来,GILL就想着把手头积压的REPORT处理一下,正忙着,听到敲门声,GILL头也不抬,道:“COMING.”
耗子期期艾艾地道:“GILL姐你今天晚上有没有空?”
他前几天已经回了警署正常开工,听了这话,GILL从REPORT上抬起头来:“你手里的线人出了事?”
耗子忙双手直摆:“没事没事!我知道GILL姐最中意睇功夫片,今天成龙新戏上档,我想请 GILL姐晚上一起去睇……”边说边从口袋中摸出张戏票放在GILL台子上,也不等GILL回话,一溜烟地窜了出去,连门也忘记关了。
他忽然来了这么一手,倒是把GILL吓了一跳,刚准备拿起那票来,SA却正好于此刻进来,笑道:“快入冬了,怎么耗子还是一脑门子汗!当真是医院住久了大补一番,壮实不少……”将手里的REPORT放下,一眼瞥见那票,顺手拿起来道:“成龙最新大戏首映式!这票所费不菲啊……”
GILL已把她放下的REPORT拿在手里翻着,一边道:“你很想看么?”
SA做惊喜状道:“难得难得!难得GILL姐主动约我看戏,真是求之不得……”
GILL把文件放低,看SA一眼道:“你倒是想!这票是耗子刚拿进来的。”
SA一下子坐在GILL对面道:“莫非这小子想追你?怪不得啊怪不得!这小子自从来上班就不对劲,有时在座位上看着你的房门偷偷直笑,还动不动就红脸,身上衣服也每天不重样,花蝴蝶似的飞来飞去---只可惜遇上我们GILL姐这么个不解风情的主,好不容易摸清楚你中意功夫片来个主动出击吧,这充满爱意的票你居然看都不看上一眼---噢噢噢,耗子要是知道,心都要碎了……”
见她一副越八卦越精神的样子说得煞有其事,GILL不耐道:“有完没完?耗子是感激我抓了肥龙替他报了那一枪之仇,怎么就被你说成他要追我……”
SA更来劲了,双眼放光道:“GILL你是不知道,耗子看你的时候,那眼睛立马变成了桃心状---这小子要对你没意思,打死我也不信……”
GILL说:“你好象闲得很,要不要我再安排点事给你做做?”
SA拿着那票道:“别换话题呀,到底你今晚去是不去?”
GILL刚想说“当然不去”转念想到前几天和DOCTOR SUN对弈,他才讲过自己棋路太刚易折,于是改口道:“你帮我把票还给耗子,就说我有事去不了……”见SA渴望的眼神盯着自己,又道:“你忘了?DICK那里,预约的是今晚。”
SA撅着嘴道:“昨晚才练过空手道,今晚又要去徒手攀岩---这么好的戏你自己不去看也就算了,还不让我去,这票抢手的很,真正一票难求……”
GILL道:“攀岩报名的时候可没人用枪指着你的头!”见她还是苦着脸,心下又有些不忍,接着道:“真是怕了你!这戏又不是过了今天就下档,大不了过两天我请你去睇!”
SA一下子笑逐言开,道:“这可是你主动说的,约我一起看戏!”又用手捂住心脏部位道:“GILL你对我这么好,我真怕我会受不了……”
GILL道:“那倒不至于这么激动---就当谢谢你上次救了我。”
SA丧气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让我惊喜惊喜……”
GILL顺手将桌上的文件夹抽出一沓,朝她手里一放,道:“这些够惊喜吧?全部给我搞定!不够惊喜的话,我这里还有……”
唬得SA立刻跳起来道:“够了够了,我马上出去做事!”
GILL见SA要出去,忙嘱咐道:“别忘了把票还给耗子。”
顿了顿,又道:“说话婉转些。”
SA露出八颗牙道:“看来DOCTOR SUN心思没白费,我们GILL姐居然开始要注意语气了……”
GILL瞪她一眼道:“给我搞定!”

SA得了圣旨,从GILL房中出来,正好碰到KK,KK奇怪道:“SA姐,怎么嘴角一直向上弯?脸上抽筋了?”
SA用手揉着脸道:“太高兴了,难得有人约我一起去看戏……”
KK表忠心道:“SA姐你要是这么中意睇戏,以后我常常约你……”
SA顺手勒住她的脖子道:“说了你也不懂……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今天你SA姐心里高兴……下午茶,我请!”

一连几日,警署里难得风平浪静。
SA果然帮GILL把事情摆平了。耗子现在见到GILL真如见到猫一般,贴着墙根就窜了,连那帮猴子见到GILL,也大都神情古怪,只有SA,还是一样在大OFFICE里谈笑风生,GILL在自己房间里都能听到她那得意洋洋的笑声。
没多久到了周末,GILL叫住SA道:“今晚有没有空?”
SA叹道:“现在我的时间不是全部都属于你了么?还问我干吗?上班就不说了,下班了又是练空手道.又是去徒手攀岩,放了假还要户外登山,深海潜水……说吧,今晚又有什么新花样?”
GILL气道:“有人请你去么?每次还不都是自己巴巴地跟着来---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SA得意道:“那是我早就摸清楚了你的脾气---要是真的不去,你能饶得了我?还是乖一点的好呀,免得下次去道场,被你假公济私当成沙包揍!”
GILL没好气道:“又是你自己前几天说要看成龙的片子!反正票已经买好了,你爱去不去!”
SA忙道:“去去去!干吗不去?眼见着我朝软饭王的宝座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我可要稳扎稳打,争取早日拿下……”
边说边朝GILL伸手:“票呢?”
GILL一楞,道:“票我暂时收着,下班你坐我车一起不就得了。”
SA苦着脸道:“GILL姐,我也想搭你的顺风车,怎知道你老人家刚给我派了一堆出街的活,这不,马上又要出去……”
GILL打开钱夹,抽出票来道:“拿着!出街仔细点!迟到了我可不等你!”
SA眼尖,早看见GILL钱夹里的照片,不由得心花怒放,道:“怎么我钱夹里的照片跑你这里来了?”
GILL没好气道:“这也是我第一次见报!留个纪念不成么?”
SA嘴巴快咧到后脑勺了,笑嘻嘻道:“成成成,GILL你说什么都成!”
又上下打量了一会儿GILL道:“晚上你就这样子去?”
GILL低头看看自己,仔裤波鞋,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奇道:“有问题么?”
SA笑眯眯道:“没问题,没问题!你穿什么都成!”
边说边攥着那票恋恋不舍的出去了,一出GILL的门,就兴奋的喊:“EVERYBODY!下午茶,我请!”
顿顿又加上一句:“随便点!”
猴子们立刻欢呼起来,大OFFICE又是一片人声鼎沸。
GILL在房间听到,也只有苦笑着摇摇头。

继续在电脑上敲了一会儿键盘,GILL下意识地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扮,正好KK这时敲门进来送REPORT,GILL道:“放下吧。”
见KK想要出去,GILL及时叫住她:“KK,我今天穿得失礼么?”
KK见她一脸严肃地盯着自己看,不由得紧张起来,上下打量了GILL一会儿,支支吾吾道:“还好吧……”
GILL听她这话言不由衷,逼问道:“什么意思?”
KK见挡不过去,只好道:“GILL姐,你这身装扮,出门抓贼没问题,去约会的话,好象要穿得更正式一点……”
GILL点点头,看KK还在盯着自己,于是咳嗽一声道:“SA不是说出去查案?你怎么还在这里?”
KK忙解释道:“SA姐刚才已经出去了,她说她一个人能搞定,叫我在OFFICE搞REPORT,小望也被她轰回来了……”
GILL本想叫她直接出去做事,忽然想起KK在警署人称SHOPPING QUEEN,问道:“KK你待会下班有没有空?”

GILL赶到戏院时,SA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手里抱着好大一桶爆谷。
GILL道:“等了很久?”
SA将那爆谷桶杵到GILL眼皮底下道:“超大桶的份量差不多全进了肚子,你说呢?”
GILL点着手腕上的表道:“你看这还差一刻钟才开场呢---来这么早干吗?”
话是这么说,看SA嘟着嘴,到底心里不忍,主动过去安慰她道:“好了好了,顶多下次看戏我也早来两个钟等你……”
SA这时已来不及答话,眼睛只顾上下打量着GILL,嘴也张成O字,过会儿才如梦初醒道:“怪不得他们背后叫你冰山美人,今天这阿曼尼的套装一穿,后两个字也果真名副其实!---不过这衣服怎么象是新买的,连标牌也没剪……”
GILL低头看时,原来刚才KK只顾得代她寻适合的鞋子,她又挂住SA怕她心急,出来急了。
SA的动作却比她还快,把那标牌取下,看了一眼啧啧连声道:“这么贵!GILL姐姐真有心思!”
说着将手里的空纸桶朝垃圾筒里一丢,趁势拉着GILL的手道:“趁着戏还没开,陪我再去买点吃的!”
GILL被她握着手直朝小食摊上去,百忙中还不忘问她:“你原本出来穿的不是西装么?怎么又换了这一身?”
SA叹道:“特地跑回家换了休闲的行头,连饭也没顾得上吃---千算万算,没算到GILL姐姐为了约会跑去买新衣……”
GILL听了她这话,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忙道:“知道自己肠胃不好还买这许多零食!我们先去吃饭!戏过两天再看!”
SA拉着GILL的手,晃着身子嗲嗲道:“我不!这戏我现在就要看,看完才去吃饭……” 说着另一手又想去抱那刚买的大桶爆谷,再加上柜台上新递出来的小食,竟闹了个手忙脚乱。
她那一副馋嘴猫的样子,看在GILL的眼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不知不觉间心里又涌上股爱怜,温言道:“我的手被你拉住了,你就是想现在进去看戏,又有谁帮你提住这些小食袋子呢?”

戏果然好看,散了场出来,SA还兴奋不已地对着GILL讲个不停,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也不闲着,把GILL的手紧紧攥在手心里。
GILL道:“都拉着我一晚上了也不嫌累,坐在车里又跑不掉---仔细开车!”
SA熟练地一手打着方向一边道:“别看这条路我只来过一次,绝错不了!”
GILL翻她一个大卫生丸道:“那倒是---好吃的地方你只要去过就绝不会忘的……”
正说话间,SA忽然脚下一个紧急刹车---原来,前面又有个声音大喊:“打劫!打劫!”
SA叹口气道:“大半夜贼们也不消停---姐姐我还没吃上饭呢……”边说边放了GILL的手,打开车门冲了出去,GILL看着自己一身名贵裙装,心里涌上一个念头---下次约会,绝不能再穿裙子!
等到她开了车门出去,再急急把高跟鞋T掉,SA的声音已经远远传来:“年纪轻轻什么不好做去做贼!这次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说的?”
说话间已经把那贼拷了过来,GILL定睛一看,原来这贼正是前几个月在王子吧门口被她抓过一次的那位---这才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回警署做笔录时GILL双手互握放在桌上,回想起今晚的事情,难得嘴角动了一下,军装们见了大惊小怪道:“GILL姐居然笑了,SA姐真正本事!快传授下秘诀,冰山是怎么被融化的?”
SA慢悠悠道:“要是都教了你们,我以后还用在江湖上混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