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头

【安樊】【掏心组合】loving you(chapter12)



周五那天,小美难得准时下班,回到2202。
拿出久违了的化妆包,小美爱怜地看着里面的宝贝:“小宝贝们!老娘好久没有临幸你们了——”
关关和小蚯蚓回来时,隔着门都能听到浴室里传出来的歌声。
“⋯⋯loving you⋯⋯”接着一阵古怪的声音传来,两人面面相觑。
“⋯⋯看来Jane的海豚音樊姐永远也飚不上去。”关关中肯地评价说。
小蚯蚓跟着补上一刀:“这哪里是海豚音——分明是海马音好吗?!”
Andy正好来接她们,也听见了小美的歌声。再看着已经笑倒在沙发上的两个人,Andy一本正经地点评说:“最起码声音里的感情还是真挚的⋯⋯”

小美从浴室里出来,神清气爽地摆了个pose:“姐妹们,看我今天打扮得怎么样?”
小蚯蚓抢先发言:“樊姐你好美啊!这比你最近的大眼镜丸子头造型不知道美了多少倍!”
关关跟着赞美:“樊姐简直一天比一天美!”
Andy上下打量小美半天,发自肺腑地来了一句:“樊小妹你怎么样都好看。”接着奉上一个小盒子,“庆祝小礼物!打开看看。喜欢吗?”

盒子里,躺着一枚凤凰模样的胸针。
胸针款式大方又不失含蓄,就连颜色也是低调朴实。和小美身上的这条灰色长裙完美契合。就算是扣在小美常穿的工作套装前襟,也非常相配。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这八个字在小美脑海中一划而过。

“怎么样怎么样,喜欢吗?这可是我和关关一起去挑的哎!”小蚯蚓的大嗓门,打断了小美的遐思。
“嗯,式样确实是我和小蚯蚓去挑的,但买胸针的钱可是Andy姐和小曲出的。”关关紧接着补充。
“怎么啦怎么啦?”小妖精忽然出现在2202的门口:“樊姐你脸上怎么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最近一段时间你的表现本大小姐还算勉强接受吧⋯⋯”
小蚯蚓跑出去搂住小妖精:“师傅你明明心里也是关心樊姐的,干嘛嘴上还要逞强呢?”
小妖精说:“哼!我先声明啊,Andy是我家的,你们谁也不许和我抢!”
小蚯蚓说:“Andy是我们大家的!不许你独占!”
小美站在原地,心里五味杂陈,竟是有些痴了。
关关拐住她朝外走:“樊姐你别听小曲的!小蚯蚓说得对——Andy姐是我们大家的!”
听得走在最后的Andy也忍俊不禁。

来到停车场,小妖精径直扑向保时捷的副驾驶:“这个位子是我的!没听人家说嘛,看谁是正宫娘娘,关键是看副驾驶上坐着谁!”
小蚯蚓和关关两人眼疾手快,一边一个把小妖精架了起来。
小蚯蚓说:“师傅你家唐长老的副驾驶还不够你坐吗?樊姐今天要请我们吃饭哎,你还要和她争?你想出钱吗?”
关关说:“对呀,小曲你知道去哪儿吃饭吗?Andy姐还要靠樊姐指路呢。”
两个人嘻嘻哈哈地簇拥着小妖精,硬是把她架到后座去了。
坐到了后座上,小妖精的戏还是很足,含泪伸出一只手,挣扎着叫:“那位子是我的——”
Andy含笑看着小美:“专用GPS,请上车。”

小美预订的那饭店儿果然难找。若是没有她在边上指指点点,Andy根本不知道自己开去了哪里。
下了车小妖精就直嚷嚷:“这是哪儿呀这是哪儿呀?不对了,樊姐你不会在这里把我们都给卖了吧?”
Andy下了车,说:“小曲别胡说八道了。我车上有酒,来帮忙拿一下。”
小妖精翻个白眼儿道:“我可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大小姐哎!小蚯蚓,上!”
小蚯蚓一边说:“不劳动者不得食!”一边绕到后面去了。
Andy先拿了两瓶矿泉水,又拿了两瓶红酒出来,小蚯蚓忙去接住,看样子那酒价格不菲。
Andy说:“我怕来不及,让朋友帮我提前准备的。这酒行吗?”
小蚯蚓说:“这酒太行了!”

一行人拖拖拉拉进了门。小妖精用眼一扫,这饭店小极了,站在大厅基本一览无余,来吃饭的也只是小猫三两只,所谓的包间,那就是在楼上的几个鸽子笼。胜在装修颇为雅致,而且各处都是干干净净,简直干净得有点过了分。
小妖精在心里嘴一撇:“就这地儿?还要提前预订?”

来到包间坐定,桌上碗碟俱已摆好,却迟迟不见服务员前来送上菜单。小妖精是片刻也等不得的人,又见Andy和小美坐在一起嘀嘀咕咕,小蚯蚓和关关忙着开红酒,更是不耐,索性喊起来:“饭店饿死人了⋯⋯”
门应声而开,一个小帅哥进来,手上端着一个大托盘。
小妖精的声音戛然而止。
服务员一张长方脸,单眼皮,皮肤白皙,鼻子挺挺,标准的日韩系帅哥长相。
“这是今天的开胃菜,请慢用。”帅哥说完便将托盘里的小碗一一端至每个人面前。
又一眼看到小蚯蚓和关关正满头汗地捣鼓那红酒瓶子,忙过去含笑说:“让我来。”
小帅哥到底是专业人士,没几下将红酒开了,再用个毛巾托着瓶口,将红酒给众人一一满上,轮到Andy,Andy将手中的矿泉水瓶一举,说:“司机喝这个。”
小帅哥了然一笑,很自然地将矿泉水瓶接过,将水倒在Andy面前的杯子里:“总有碰杯的时候。”

小帅哥拿着托盘出门了,小妖精楞了半晌:“怪不得出门碰不见帅哥,原来帅哥都来小饭馆儿做服务员了!樊姐,你大大地狡猾!我敢打赌你家王帅哥不知道这地儿!”
小美忙看了Andy一眼,道:“小曲你胡说什么呢!这地方我也是听我同事介绍来的。刚才我和Andy说话你也不仔细听。这里叫做‘不点’,在这里吃饭,第一:要电话预约,不接待不预约的客户,因为这里每天只供应二十桌,二十桌菜做完就打烊;第二:吃饭不用点菜,老板每天上街买菜,买回来什么菜就做什么菜,客人就吃什么菜。”
Andy说:“是呀,这些樊小妹刚才不是都介绍过了?我还和樊小妹说呢,我不会点菜只会吃菜——这地方特别合适我。”
小蚯蚓拍手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师傅你也有吃瘪的时候!”
关关闲闲地说:“小曲肯定只顾着看帅哥了,来不及听你们说话。”
小妖精大叫着说:“我就喜欢看帅哥不行啊?!人家孔老夫子也说过——食色性也!我就明目张胆地看怎么了?下次我还准备把我家唐长老也带来看看呢,给这个自大狂一点危机感!”
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Andy拿起汤匙敲了敲杯壁:“哎哎,我们一起庆祝一下!樊小妹,祝贺你!”
大家欢呼着端起了杯子:“cheers!”

果然,以后只要小帅哥进来服务,小妖精都笑嘻嘻地盯着人家看。小帅哥前几次还是微笑服务,上了菜也一丝不苟地介绍原料菜名,后来见小妖精如此盯住自己,心里疑惑起来,神情也不再自然,一上完菜立刻溜之大吉。
去洗手间的小蚯蚓回来报告:“小帅哥还以为自己脸上沾什么东西了,在外面一个劲儿照镜子呢!师傅,都是你害的!”
小妖精抚掌大笑。

这家菜的口味也好,很正宗的上海风味。Andy不知不觉吃了许多,连声赞好。
小美看着她满足的样子,心里也觉得高兴。
小蚯蚓脸上红扑扑地,举着杯子说:“酒!我还要酒!”
这红酒的度数不高,后劲儿还是有的。
小妖精恨铁不成钢地瞟她一眼:“人家出酒你出命啊!以后出门不要喊我师傅!”
小蚯蚓坐在那里嘿嘿傻笑,过了一会儿:“酒!我还要酒!”

Andy拿着杯子喝了一口水,被这情绪感染了,笑着说:“五花马!”指指左手边的小妖精,“千金裘!”指指右手边小美的裙子:“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什么来着?”
小美顺口接上:“与尔同消万古愁!”

小妖精想想自己属相是马,再看看对面小美裙子上的那只价格不菲的凤凰,这才恍然大悟。
“Andy!你才回国没几天,居然学会我家唐长老那一套酸文假醋了。居然吟诗来欺负人!这都谁教的呀?”
Andy拍拍脑袋:“咦?对哎,我怎么会吟这首诗?不过用在这里倒还真应景!”
小美本来含笑听她们斗嘴,无意中接了一句,现在被她这样一惊,似乎心脏也已经停止了跳动。

评论(4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