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掏心组合】【虐文预警】【安樊】loving you(另一个结局)



前言:《loving you》结束后,有同学提出想看《loving you》的另一个结局,一个BE版本。
其实,原作的结局对安樊来说,不就是最好的一个BE版本?!
来吧,互相伤害吧!


⋯⋯⋯⋯互相伤害的分界线⋯⋯⋯

以下对接《loving you》(chapter16)

王柏川的戒指早就放在身上,此刻才能一下子就拿出来,更可证他之前所言非虚。主动在购房合同上加名字,情真意切的求婚誓言,蓝天白云见证下喷泉边的浪漫求婚⋯⋯这一切,换做是一年前的小美,肯定会开心至极,忙不迭地点头说:“我愿意”。
但是现在⋯⋯小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憋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这三个字。

躲在一边看热闹的小妖精再也忍不住了,跳了出来,“我说王帅哥,你还不知道吧,咱们大上海的户口至少值50万呢。知道的说你是爱樊姐爱得死去活来非她不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为了上海户口在售楼处门口逼婚呢!”

小妖精就有这本事,一句话说得人笑,也一句话说得人跳。她一句话就成功地气跑了王柏川,顺理成章地王柏川买房子这件事儿无疾而终。

回去的路上,Andy看着小美愁眉不展的样子,主动说:“樊小妹,赵医生你们不要着急。如果你们真的想买倾欣园,我们集团正好手里有一批他家的工程抵债房,等周一上班的时候再做打算。”

第二天一大早小美就约了王柏川在他家附近的咖啡馆见面。
她已经想通了,她必须和王柏川分手——马上,立即。
在内心深处,小美一直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特别无耻。这两个月来自己就是把王柏川当成了备胎。
接受王柏川的追求,对小美而言,其实就是像一个快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浮木——这对王柏川太不公平。
两个月里,她表面上是王柏川的女朋友,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记挂着Andy。
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对感情的荼毒与背叛。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为父母活着,为那个家活着,这一次,我想遵从自己的心意活着。
当我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当我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我好像不再害怕了。不再害怕一个人,不再害怕受伤害,不再害怕未知的将来⋯⋯
就让所有的打击都冲着我一个人来吧,本来就是我对不起他。

王柏川先是惊讶,不信,再是迷惑,伤心,最后演变成了狐疑,猜忌。
“是忽然知道自己的上海户口值钱了吧?想甩了我再攀高枝啊!我早就该知道的!在上海这个大染缸里泡了十年,你还能是当年那个清纯的小美吗?你怎么会这么傻肯跟我这种外地来的小子结婚呢?其实这两个月来我就是你的备胎吧!我父母一直在说你就是个拜金女我还不信,还一直在他们面前说你的好话——现在看来,呵呵,自打脸!”
小美一言不发,干脆给他来个默认。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王柏川对她说出多恶毒的话来,她都默默承受。甚至王柏川要是动手打她,她也认了。
就让这所有的罪名,都由我一个人来承受吧。
王柏川,你是很好很好的,只是我不喜欢。

王柏川大喊大叫,将情绪完全发泄了出来后,颓然地坐在了小美对面。
“小美,你永远都是这样:‘心比天高 命如纸薄’。其实我心里也清楚,你要是爱我,十年前就可以选择我,何必等到今日?我在上海打拼了一年多,也算是看出来了,上海居,大不易。前十年我的事业和根基都在江苏,为了你,我搬到了上海。现在,你明确拒绝了我,我也可以安心回南通了。只是回去之前,我送你一句话,在上海,想找到你心目中可以托付的良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小美回到2202,小蚯蚓和关关正在聊天:“哎哎哎,刚才小包总来找Andy姐了。等电梯的时候,他还搂着Andy姐的肩膀呢,我亲眼看见的!”
“是吗?Andy姐和小包总在一起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呀,够保密的。”
“听我师傅说,春节Andy姐去国外度假,小包总就追到国外去了——好浪漫哦!要是应勤这么对我,我明天就嫁给他!”
“咦?樊姐你回来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小美感觉自己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能正常平静的回答:“我刚才和王柏川分手了。我没事儿,你们别担心。”
“啊???!!!”

从未想过结局来得这样快。

所有的欢声笑语,都在提醒小美的不真实感。鲜红底的烫金“喜喜”字,象火,灼着小美的心。
一切都离小美很远,好似遥远的梦境;一切却又离小美很近,近得一伸手就可以触到。

小包总爽朗地笑:“今天谁也不许灌Andy——不,我老婆——的酒啊!第一,大家都知道为什么,第二,我老婆喝醉了的话,她会失忆的,今天所有事儿她都会忘记。要是今天她喝醉了明天忘记嫁给我了,我可是要找你们算账的。”


原来如此。

别人喝醉了有哭闹的,有打人的,有安静睡觉的,Andy倒好,失忆断片了。

原来,对我刻骨铭心的,如此重要的一晚,对你,却如过眼云烟,白驹过隙⋯⋯

Andy永远也不会知道了,曾经有那么一个夜晚,有那样的一个人,用自己的力量,温暖了当时的她,从而成就了现在的她。

听了小包总的话,一桌子的人都乐了,小美笑得最大声:“今天当然不能让准妈妈喝酒了!但咱们22楼的姐妹们就像andy的娘家人一样,在她大喜的日子里,娘家人怎么能不喝呢?我来喝!姐夫,我先干为敬!”

回欢乐颂的时候,小妖精扶着小美叫苦不迭:“哎呀你们2202的人怎么都一个样儿——人家出酒你们出命!Andy的喜酒就这么好喝!?”

第二天小美头痛欲裂地去上班,居然还可以在上司办公室谈判:“我可以去南京分公司,但我有一个要求⋯⋯”

小蚯蚓和关关听说小美要去宜信新成立的南京分公司上班,下巴都快要掉下来。
小美笑:“干嘛?姐姐我这招叫曲线救国!咱们上海公司人太多,想向上一步太难了。南京分公司就不一样了,新成立的公司,急需用人。等姐姐在外开几年荒再回上海,那时候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小蚯蚓抱住小美:“话是这么说,可是我舍不得你呀,樊姐!”

说着说着,小蚯蚓声音都有点哽咽了。
关关也忍不住上来抱住小美和小蚯蚓:“小蚯蚓,快别这样了。我也很舍不得樊姐,但这是一个好机会。Andy姐说过,这个世界留给我们普通人的机会太少了,只要有,就一定要第一时间抓住它!樊姐,我支持你!”
小美摸摸小蚯蚓的头,笑道:“小蚯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看,你Andy姐不就嫁给小包总,搬离了欢乐颂了吗?!过段时间,你也要嫁给应勤了;关关也会有男朋友,也会组建自己的家庭——姐妹们关系再好,迟早也要各奔东西的。不过我答应你,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永远都保持联系,永远都是22楼的好姐妹!”

Andy是从微信的五美群里得知小美去南京工作的事儿的。她想了想,在群里留言:“樊小妹你做的对。机会来了,就一定要抓住,而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以后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尽管来问我。或者就单纯地来群里诉苦也行。我们欢乐颂的姐妹,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那天直到很晚很晚,小美才回微信:“Andy,谢谢你。刚才一直在忙。你帮了我很多,也让我真正看清楚了自己的能力和生活的道路。希望我们能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小美很快就搬离了欢乐颂,来到了南京,长三角经济带的另外一个重要城市,工作和生活。南京分公司新成立,充满了朝气蓬勃与向上的氛围,一帮同事又是非常勤力肯干,公司很快就成长了起来,小美个人也发展得顺风顺水。只是小美实在太忙,小蚯蚓和关关她们都是在她偶尔发布的朋友圈里才能看到她的最新动态。

小美一个人在异乡,深夜里有时候会端一杯红酒,听Jane的歌:
“⋯⋯
听说你比从前幸福
我只有满足
还能有怎样的企图
当初你迷了路
选择我的脚步
是不是有些唐突
⋯⋯
我走以后
你现在的生活
会不会也偶尔想起我
那所谓的以后还是朋友如何去做
你曾经说我走以后
希望还有联络
能够聆听彼此的苦乐
说实在的我已不能理智对待了
⋯⋯⋯⋯⋯⋯⋯⋯”

Jane的嗓音真是感人,小美常常听着听着,就泪流满面。

半年后,Andy顺利地产下连一个男孩,母子平安。
欢乐颂其他三美都早早地去了,守在产房门外。小美下了高铁就朝医院赶,万幸在Andy被推出产房前也赶到了。小美握了握Andy的手,看到了宝宝的长相。
“宝宝长得真漂亮,像你!”小美在Andy的耳边说。
Andy笑了,眉眼弯弯,笑容清澈,那是沉浸在爱里的女人才有的幸福模样。
“儿子像妈,女儿像爸嘛!”小包总低沉的磁性嗓音响起,“老婆你辛苦了!过两年我们再要个女儿,儿女双全凑成一个好字——人生真是夫复何求啊!”
小蚯蚓拿着相机赶过来:“姐夫,Andy姐,我来给你们一家三口照一张全家福!”
小美笑笑,知趣地退后一步,不动声色地把位子让给了幸福的新爸爸。

除了Andy生了宝宝,赶去祝贺那次,小美已经好久不回上海了。

欢乐颂?22楼?
那好似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有时候Andy也会主动给小美电话。
“樊小妹,你忙什么呢?什么时候回上海?倾欣园房子要交房了你也不见人,开发商催收房的电话都打我这里来了⋯⋯”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很小美:“哎,Andy姐姐,想我了呀?我在哪里?还在南京呢!我有空就回上海!不过现在我不能和你说了,老板又在骂人了,我要赶快去安抚安抚⋯⋯帮我亲宝贝一下哈⋯⋯爱你们!”
Andy挂了电话,一回眼看见摇篮里的宝宝咿咿呀呀的,自己居然正在慢慢地站起来。
“包子!包子!”她清脆地喊:“快来看啊!你儿子已经会站了!”

评论(4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