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旧作】【twins同人文】绝代双娇(chapter14)

(十四)60分情人

过了两日,GILL正在办公室里看REPORT呢,就听见大OFFICE里又是人声鼎沸。她知道这帮猴子玩闹惯了的,最近难得没有什么大的CASE,也就不以为意。
过了一会,门无声无息地开了,一只大盒子挤了进来,倒把她吓了一跳,仔细看时,SA正双手抱住那盒子冲她笑得露出了她那招牌的八颗牙。
GILL叹口气道:“谁批准你不用敲门就可以进我OFFICE的?”
SA笑嘻嘻道:“我要是有第三只手,肯定会敲GILL姐姐的门给GILL姐姐装面子的,这不是没有嘛……”
GILL见她抱着那盒子只是不撒手,好奇心起,问道:“又是什么好东西,要巴巴的抱来我房里……”她见SA笑得古怪,一转念间,又道:“快抱出去罢,我可不想再看见什么整人玩具了……”
SA慢悠悠道:“人家送的礼物你也不要?”
GILL眼睛看着REPORT道:“HK特区公务员收受物品价值港币500元以上就要接受廉署调查-----看来你很想我被廉署请去喝黑咖啡啊……”
SA狡黠道:“这盒子要是我送的呢?”
GILL叹气道:“我先谢了!你那些整人玩具,还是早点送给别人罢!”
SA笑道:“那人家也是看你平常板着脸太累,给你放松放松……”
GILL道:“谢了!!以后你这样的关心还是少出现点为妙……”说着就自顾自地看起REPORT,也不去理SA。
SA嘀咕道:“谁叫我是个小公务员呢,官衔比你还低半级,哪里送得起这么高级的跳舞裙子……”
说着就把一张卡片杵到GILL的鼻子底下,道:“你自己好好看看罢……”
GILL扫一眼那卡片,抬头就是乾丰银行的LOGO,底下落款白纸黑字,刚劲有力,写着DICK 丰敬上。
这时SA已手快地把那盒子打开,哇一声道:“果然不愧是乾丰银行的新任CEO,他可真大手笔啊----这种华而不实的礼物,难为他从外国千里迢迢地订了来……”
GILL看SA一眼,道:“早上他电话里说什么感谢我答允邀约要送件礼物,我已经推辞,想不到他还是如此客气!!”
SA笑道:“GILL你这就不知道了吧,他们这些美国回来的留学生,到哪里都要把他的绅士风度抖落给女伴们看,生怕人家不知道他们是从美国回来的……”
GILL翻她一眼道:“你不也是从外国回来的?你的风度呢?”
SA楞了一刹,笑道:“我可是正宗英伦淑女,只等着别人给我展现他的绅士风度呢……”说着就朝GILL斜斜飞了一眼,道:“如何?”
SA那个媚眼只看得GILL身上一抖,道:“我真怀疑有谁敢当你这淑女的舞伴!!”
SA一笑道:“那我就让GILL你见识见识我这正宗英伦淑女的魅力!!”

事实证明,这年头,还真有吃SA这一套的,当SA在舞会上和MANN双双出现时,倒真把GILL吓了一跳,不过很快的,她的注意力就被别的东西吸引住了----SA居然是含笑挽住了MANN的手臂亮相的!
偏生MANN还不识趣,见到GILL眼睛立刻放起光来,道:“GILL!这么巧!”

GILL先是听SA言道她也要来这舞会,后又无声无息了,她知SA一向玩笑惯了的,还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谁知SA真的来了,身边跟着的居然是那位著名的花花公子MANN。
GILL和MANN点点头打个招呼,面上已经有点不太好看。
SA还偏偏就凑到她面前,含笑招呼道:“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GILL看MANN一眼,道:“确实意外!!”看看SA,终于忍不住又道:“你的这套低胸礼服还真-------真够英伦淑女的!!”
倒是SA上下打量着GILL,笑嘻嘻道:“那是,我穿什么不漂亮?倒是你,人家DICK这么有诚意请你,你怎么反而穿着制服来了……”
DICK站在GILL身边,不以为意地笑笑道:“GILL这身戎装也挺好看……”
一边的MANN一直在大睁着两眼看着GILL,这时插话道:“TAKE IT EASY!我还从来没见过GILL穿制服的样子呢,果然有够帅气!”就啧啧赞叹道:“这套应该是在授衔那些重大场合才穿的罢?我们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GILL这时候已经心平气和下来,冲着SA道:“我还没问你呢----什么时候和MANN这样熟了?”
SA笑道:“凡是美女,MANN没有不熟的,MANN,是么?”
MANN只觉得GILL清冷的眼神在他脸上滴溜溜一转,饶是他自认皮厚,也不由得老脸微红,笑道:“SA姐真会开玩笑-----我自回到HK,认识的美女可就你们两位…….”
SA挑起条眉毛道:“是么?那在这美女如云的场合,我可不敢耽误您老人家的正事……”说着便作势欲放开MANN的胳膊。
吓得MANN忙道:“TAKE IT EASY!SA姐!千万别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在这里-----我这张脸偏又生得如此俊美!!”
GILL冷眼看着这两位,有点明白为什么他们能如此迅速地成为知交好友了。

眼见着时间差不多了,DICK含笑冲SAGILL道:“不好意思,我去去就来。”又转头和MANN道:“你帮我招呼好两位MADAM……”说着就登上台去。
正在轻声交谈的人们渐渐安静了下来,DICK富有鼓动性的声音适时响起:“先生们,女士们,感谢大家今晚的莅临。今次的慈善晚会,是由乾丰银行发起的,所筹得的善款,全部用来资助得了重症的HK病童。对慈善事业,乾丰银行从来不遗于力,乾丰银行首先认捐港币200万,也希望在座的各位善长仁翁慷慨解囊……”接着就将已捐赠者的名字一一念出来,全场只剩下他的声音伴随着镁光灯喀嚓喀嚓的响声,甚是动听。

SA站在GILL身边喃喃道:“好大的排场!居然记者也来了,DICK的风头真是一时无俩……”
MANN得意道:“TAKE IT EASY!别看DICK斯斯文文,他可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这样一来,明天报纸上又全是乾丰银行的天下,我们连广告费也省了……”
象是配合他的话似的,台上的DICK话锋一转,道:“今晚不少媒体朋友也来了,我本人万分感激!同时亦感觉到慈善事业意义的重大---我决定,私人捐出50万----”他顿了顿,等底下那片惊叹之声渐渐隐去,才又接着道:“用来向大会认购我送给朋友的一份礼物。本来,这件名贵晚礼服是我送给她,请她出席今晚舞会所穿。但她为了重症的HK病童,为了HK的慈善事业,将这件衣服原封不动地慷慨捐出,这份心思使我很是惭愧。所以,我决定以原价5倍的价格将这件衣服收回珍藏,我会一直等,等到她同意穿上的那天!!”
全场沸腾声中,GILL清晰地听见SA低声道:“还真是一个情圣----这么一来,他那面子里子全都做足了!”
一边的MANN有意无意道:“SA姐!TAKE IT EASY!情圣?没钱撑住的话,也只能做个嘴上的情圣而已……”
SA抢白道:“看来MANN先生是个嘴上的情圣了?”
MANN大言不惭地道:“见笑,见笑!”他得意洋洋地还想朝下说,忽然眼睛一瞟,脸色大变,匆忙道:“两位,失陪一会儿……”便想开溜。
SA一把抓着他笑道:“有我在这帮你挡着,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MANN苦着脸道:“女仔倒也罢了,可惜来的这位是个男仔------这也反证了我的魅力无穷啊……”一边说,一边犹如一尾滑不留手的鱼一般游走了。
只剩下SAGILL两人,到底是SA先憋不住,哼哼着道:“你把那衣服还给他了?怎么不早说?”
GILL也哼哼着道:“原来你是来做MANN的挡箭牌的,你不也没早说?还搞得那么神秘!”

当晚回到家,GILL道:“容我好奇一问---你怎么偏偏找了那个花花公子---是特意的么?”
SA笑着道:“你看MANN那长相,不用化妆就可以直接去演戏了,我再听说他是DICK的情敌----不找他做搭档那我就是傻子了!!看见GILL姐姐今晚板着脸不苟言笑的样子,估计MANN回去要睡不着了,他肯定以为你这醋是为他吃的!”
说这话的时候,GILL窝在沙发里,SA就懒洋洋地躺在她腿上,GILL无意间低头一瞄,把SA一推道:“你还好意思说我!自己明明没什么看头偏还穿这么低胸的衣服!下次你再穿成这样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SA反常地没答话,GILL等了半晌还以为她是睡着了,低头看时,SA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直勾勾地看着她,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GILL又有点心疼,色厉内荏地道:“怎么了,我骂错你了吗?CID的见习督察穿成这样,象什么样子!!躺一会儿就好起来把你这满脸的妆洗掉,花脸猫似的,好看吗?!” 一边说,一半到底把手圈住了SA。
SA躺在她怀里只是不言语,过一会问GILL道:“GILL,你说我到底有什么好的啊,平时又懒散又凌乱,还有很多坏习惯,成日只是挂住吃和睡,要不是家里有你,我可能上班都要迟到,这几天我翻来覆去地想过了,要是打分的话,DICK就是个完美的一百分情人,而那个油头粉面的MANN,可能也要打到九十分,我呢,可能只是勉强及格而已……”

她忽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倒真真把GILL吓了一跳,仔细看SA时,闷闷不乐的样子又不象是假装,GILL素来嘴拙舌笨,急切之间还真想不到什么言语来安慰,只好把圈住SA的手紧了一紧。
两人默默地依偎了一会儿,GILL理理思绪,慢慢地道:“其实,SA,没认识你之前,我也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我到底有什么好的?性格又硬,脾气又倔,也不懂生活情趣,整天只知道抓贼抓贼,无论是在OFFICE还是在家里都不是个讨人喜欢的角色,最后居然搞到自己要去看心理医生-----这样的人,可能连及格分都没有吧……”
SA本来睁大双眼安静听着,这时忽然插嘴道:“至少卖相很好看!”
GILL扑哧一下笑出来,又打她一下道:“老实听我说!!------自从生活中多了一个你之后,我忽然发现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个人,看见我高兴,她会跟着我高兴,看见我不开心,她会想着法子逗我开心-----原来我的一切在她的眼睛里是如此重要,甚至重要过她自己!那么我是不是满分,又有什么要紧?要紧的是,我在我认为值得的人的眼睛里是最完美的就成……同样,你又何必耿耿于怀非要和别人去比,只要彼此认定对方,哪怕我们是一对六十分 加起来不也就超过了满分?再说了,你说你懒散,我看我比你还懒散,懒到认定了的事就不想改变,就算别人比你强再多,对我来说也无所谓…….”
等她停下这长篇大论,SA已是满眼惊奇,道:“GILL姐姐平时那么不爱讲话的一个人,今天连我这个话痨也败给你了……”
GILL叹气道:“我才是真的败给你!认识你后我也变了,会哭会笑会喜会怒不算,现在居然还要学会哄小孩,你知不知道,就是茵茵,我还没象刚才那般轻声细语地和她说过话------真是一世英名一朝丧!!”
这时SA心情已经平复下来,又恢复了她的顽皮本色,笑道:“年轻人嘛,什么都要尝试一下啦,有我这个活蹦乱跳大BABY天天在眼前供你练习,相信GILL处理和家人关系的水平会越来越高!!”
GILL看着SA那狡黠的笑,忽然有点疑惑,道:“我怎么又有一种上了当的感觉-----其实你根本就不是不自信,只是想听我的表白吧……”
SA笑道:“GILL你看你才不自信呢,刚才你对我的心理辅导明明很成功…….象刚才那种定心丸,你就应该时不时地给我吃上一颗,不对,是一把…….”
GILL道:“那你现在心情好了吗?”
SA笑道:“我现在的心情好得不能再好-----”说着就从GILL腿上跳将起来。
GILL瞪眼道:“那你还不快去把你这件可笑的衣服换下来---我一看见就来气!!”
SA道:“我算是知道GILL是真的开始食人间烟火了---连吃醋都这么有个性!”

冲凉完了躺在床上的时候,SA笑嘻嘻道:“现在我是彻底想通了,我又不是爱神,能做足一百分!那种完美情人,就让位给DICK去做罢……”
GILL抚摩着SA的那头乱蓬蓬的短发,深思道:“SA,你听说过一句话么?一个人,一件事,如果完美得不似真的,那他多半也不会是真的……”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