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旧作】【twins同人文】绝代双娇(chapter18)

(十八)海底深

过了几日花花大少MANN的电话终于追踪到了GILL,再次邀请GILL去HUNTER CLUB玩射击。
GILL和他说了好几句才挂线。又对SA道:“这位少爷的脾气和你倒是有点相象,也不管人家同意与否,已经把场子都订好了,与其说是诚意十足,倒不如说是逼迫就范……”
SA笑嘻嘻道:“同样的事情,我做给你看就是惊喜,他做给你看就是惊吓------这就是我和他最本质的区别!”
GILL回心一思,果然如此。又看着SA那得意满满的样子,瞪她一眼道:“把个花花大少比下去你就如此得意-----真出息了你!”
SA笑着说:“我出息不出息,GILL姐姐最知道了!要是我没出息的话,GILL姐姐怎么一看到我的指环就迫不及待地抢了去,生怕我反悔呢?!”
GILL被她这句话说得差点要吐血,也顾不得自己是在OFFICE里,咬牙道:“你给我过来!”
SA懒洋洋地窝在她对面的椅子里道:“早知道GILL垂涎我的美色已久------其实我是无所谓的,只是不知道如果在OFFICE里的话,有没有人告钟督察有伤风化呢?”
GILL过去把她耳朵一提道:“YOU!OUT!”

很快到了与MANN约好的日子,MANN本来说要开积架来接GILL,GILL说:“用不着劳烦大驾,我和SA自己来就得了。”
MANN在HUNTER CLUB 门口看到SAGILL十指紧扣地出现,未免当场傻眼,SA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将那只牵着GILL的手朝MANN挥一挥,道:“这里。”
阳光下她和GIILL无名指上的指环闪闪生辉,在阳光底下如一支箭也似从MANN眼里一直刺到了心底。
MANN只觉得心里百味杂陈,原地呆立了半晌做不得声。
GILL屡次未能赴约他已有所察觉,但万料不到自己居然还未来得及出招,便已经输了。
身边的DICK就镇定许多,迎上去笑道:“今天难得MANN这个铁公鸡拔了毛,我们就好好把他的银子花上一花……”
MANN被他一言惊醒,也笑道:“TAKE IT EASY!你何曾见过我小气来着?尤其是对着这么漂亮的美女的时候!今天你们请便------所有费用我来埋单!”
SA笑嘻嘻道:“我们没吃过猪肉,可也见过猪跑路------会员制的俱乐部,再有埋单一说,岂非惹人笑话?”
DICK道:“说到吃喝玩乐,谁能及得上我们的LI大少!他早早就把今天的节目安排满了,哪只拘于这里!今天公众假期,我特地拨冗陪他出来疯这一下子----平时的话,谁有这闲工夫呢?”
SA笑道:“MANN这样安排倒是合我心意!我回来HK这么久,就对住GILL这个闷葫芦这么久!今天一定要玩个够本!”
难得GILL把她手一掐道:“说谁是闷葫芦呢!”
SA被她掐得龇牙咧嘴的道:“姐姐!轻点轻点!我可不是你那些疑犯!闷葫芦又怎么了,我就喜欢闷葫芦!不是闷葫芦我还不喜欢呢……”
GILL一笑,道:“饶了你。”
又把她手揉揉道:“疼不疼?”
SA甜甜道:“本来是疼的,现在不知怎地,不疼了……”
MANN这时心情已经慢慢平复下来,只见DICK也正看着SAGILL两人高调秀的这一出,嘴角噙笑,只眼睛里却一丝笑意也无。

DICK和MANN到底世家子弟,错愕也只是一带而过,再无痕迹,于是四人便真如同老友聚会一般玩足了整日。分手的时候还意犹未尽,DICK道:“前几日我的游艇才检修完了送回来,GILL,SA,我们下个假期一起出海潜水怎样?”
SA忙道:“我有个朋友极爱潜水,上次才约了我们想出海……”
DICK一楞,笑道:“那便请一起来罢,反正我也准备约一帮朋友……”
GILL警校出来之后成日价身边围绕的不是同事就是同学,外加妈咪和茵茵要照顾,还真鲜有警界外的朋友,开车回来的路上便忍不住同SA道:“其实DICK和MANN做为朋友也满不错……”
SA边开车边道:“那GILL姐姐早上又故意伤人家的心做什么!现在后悔也晚了,死会了……”
GILL瞪她一眼道:“我还没说你呢!一下车就把我手抓的紧紧的,还举得八丈高,生怕人家看不见!!”
SA笑嘻嘻道:“GILL姐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口是心非!明明是在做戏,还偏偏不承认!你平时都只肯把指环挂在胸口的,怎么今天一反常态,戴到左手上去了?我可没记得我送的是个会飞的指环!”
GILL被她戳穿,又羞又恼道:“平时要在警署做事,一忙起来万一不见了还不是要你再破费?”
SA懒洋洋道:“哦,那我可要纠正GILL姐姐一下,要是这小玩意儿真的不见了,再重置花的可是您自个儿的银子------现在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挣来的银子当然也全部归你收着……爱买楼买楼,爱买钻买钻……”
GILL又好气又好笑,道:“好大的口气!”忽然又想起一事,正色道:“你别怪我管你-----这指环你那见习督察薪水远远不够,你可别过两天就被廉署请去喝黑咖啡了吧!”
SA叹道:“GILL姐姐真把我当你的疑犯审起来了,我招我招我全招!这年头有个词儿叫投资------前阵子乾丰银行暴跌,我要是不在谷底抄一把,我不就是傻子了!”
GILL松口气道:“干我们这一行,最怕行差踏错,我只不过给你提个醒儿……”
SA笑嘻嘻道:“我要不是这样聪明伶俐冷静大方美貌与智慧并重,那GILL姐姐还能看得上我嘛!”
GILL瞪她一眼,道:“我真是服了你了------怎么我说什么你都能把自己夸上一通?”
SA拉长声音道:“其实我最羡慕的却是你的这枚指环,整天价在你胸口晃荡来去-------GILL姐姐你说,我到底啥时候才有这福气呢?!”

这时恰逢红灯,一句话提醒了GILL,慢条斯理地将指环除下,重新戴回那个SA声称最想去的地方,然后回眸冲SA一笑道:“羡慕吧?嫉妒吧?!”
SA见她忽然间如此妩媚娇俏,不由得一时看呆,几乎连鼻血也喷了出来。
GILL伸手拍拍SA脸道:“小朋友,快擦一擦罢。”
SA闻言下意识地一擦鼻子。
GILL直笑的打跌,道:“我是好心提醒你口水收一收,你好好的擦鼻涕做什么!”
笑完了,朝自己胸口一指,曼声道:“你不是很想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取代它-----么?”她拉长了声音:“等下次你在道场上赢得了我再说罢……”
一席话听得SA一颗心先是忽而提起,后又重重落下,便如坐上了过山车一般,未免呆在当场,半晌动弹不得。
后面的车子已经在不耐地按着喇叭,GILL忽又凑过来,在SA左颊上一吻,道:“还不开车?”
SA这才回魂过来,认命地一松手闸,道:“我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一见到GILL姐姐,就什么招儿也没了!拜托GILL姐姐下次别玩温柔了,我要是鼻血喷完了,还不是要你输给我,别忘记你和我一样也是O型血……”

在道场上的较量中SA依然不是GILL的对手,所以她的那点小心思自然是镜中花水中月,顶到天也只能是在嘴上讨些便宜。
这天从道场出来,GILL看SA那嘴嘟得半天高,心里偷笑,嘴上却说:“​DOCTOR SUN水平好的很呢,不如求你的好师兄指点你几招,说不定下次赢的就是你。”
SA气哼哼道:“我又不是象你一般从小习武,我是半路出家!应该指定一种新比试,比如游泳------”
GILL瞪她一眼道:“你明知我最不喜欢!”
SA道:“奇了怪了,居然有GILL姐姐不喜欢的运动!那你还中意潜水?!DICK来约就忙不迭的答应,生怕人家反悔……”
GILL道:“潜水怎么一样?深海潜水更是勇敢者的游戏!”
SA叹道:“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那个CISSY也是,我一CALL她,她马上表示她明天休假,绝对有时间-----真真一对儿发烧友!”

第二天正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的天气,GILL和SA一早儿到了码头,DICK的游艇倒是好认的很,船头正面一个花体乾丰银行的LOGO,太阳下面发着闪闪金光。SA低声道:“银行就是这点好,有啥全装在门面上,生怕别人看不见……”
说着说着就见一个女仔背着一整套的设备过来,SA扬手道:“CISSY,这里。”
这时DICK和MANN也从船上下来了,SA道:“我来同你们介绍------我朋友CISSY,在GFS做事。其实你们三人都见过的,上次DICK遇险,正是CISSY做的救护员。”
DICK一下子想起来,道:“怪不得如此面熟,原来救命恩人到了。”
GILL也把嘴角向上一扬,道:“SA说CISSY的潜水执照是一星,没想到本人居然如此斯文。”
MANN却是吹了声口哨,道:“请问我有这个荣幸为美女服务吗?”说着就很绅士地伸出手来。
几句话说得CISSY脸都红了,忙道:“你们太客气了。”
又将身上的背囊递给MANN,道:“谢谢。”
MANN笑嘻嘻道:“TAKE IT EASY!”
他一接过便觉得手腕一沉,原来CISSY递给他的,竟是一套重磅装备。

待得出了海,SA一边朝身上套装备一边冲GILL道:“你可要拉住我点儿……”
GILL低声道:“你不是也有潜水员的执照,怕什么!”
SA道:“那也比不得你们,全拿的是教练牌!我反正今天是赖定你了。”
GILL心道你哪天不是赖定我,但是SA确实没有去到深海潜过,犹豫道:“要不,你在上面等着我。”
SA马上道:“那可不成。”
DICK在一边笑道:“你我加上CISSY,三个教练在这里,怕什么。”
CISSY也道:“其实深海潜水和浅海差不多,只上来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减压。”
MANN躺在甲板上晒太阳,手里还握着一只红酒杯子,冲他们四人挤眼道:“玩得愉快。有我在这里看住你们的救命绳,SA你还怕什么……”
DICK见他身边娉娉婷婷好几位莺莺燕燕,笑道:“就是你看着,我才怕!”
GILL道:“这么多话,你们关系倒是好的很啊……”边说边将呼吸器朝SA嘴上一套,又把SA的潜水眼镜一弹,道:“这还堵不住你的嘴?”
CISSY那重磅装备果然不同凡响,一下去,便激起了好大一个浪花。
DICK倒着一个鹞子翻身,姿势做得几近完美。
GILL拉住SA的手一扯,也双双下去。

深海海底,果然别有洞天。
一群群花纹斑彩亮丽的鱼儿,四散惊逃。
还有一株株造型奇特的珊瑚,甚是别致。
最奇的是,许多植物花不象花,草不是草,偏偏艳丽不可方物。
这些事物SA以前闻所未闻,不由得喜笑颜开,这也要去看,那也要去摸---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先看哪样儿好。
正手忙脚乱间,又觉手上一紧,SA偏头去看GILL时,只见GILL的眼神又调皮又得意,仿佛在说:“如何?”
她正想凑过去,忽然觉得胸口一窒。

GILL本正含笑看着SA,忽见她右手抬了起来径直朝自己的呼吸器上按去,正自奇怪间,又觉SA那只左手将自己一扯,右手朝她背上的TANK一指。
GILL心知有异,急急转到她身后,那TANK的指针,赫然已经停住。
她心念电转,手上动作却更快,将自己的呼吸器一拔,左手同时也将SA的呼吸器拔脱。
等SA反映过来欲摇头时,GILL右手疾如闪电,已经将自己的呼吸器按在了SA的面上,同时拖住SA一起向海面缓慢浮去。
本来SA失了空气一时难免惊慌,哪知GILL却将呼吸器给了自己,忙要将那呼吸器拔出来还给GILL,手却又被GILL抓住了。
SA心里又气又急,再看向GILL,只觉得她的眼神引着自己向她手腕上的潜水手表望去,心里这才恍然,GILL在水中憋气最长时间可达两分多,此举是在安慰自己不要为她担心。
但这是在深海海底,岂能和平时一样。
SA忙举起一根指头示意,GILL迟疑一刻,缓缓点头。
SA便盯着那手表看,短短一分钟却觉得仿佛有几世纪之久。
那手表还未走完,GILL便带她停了下来。SA知道减压时候到了,忙要将呼吸器拔出来时,GILL却伸出一只手指摇了摇,再慢慢将SA在小腿处的潜水刀摸出来递在她手里,也将自己的潜水刀拔了出来。
做完这些,估计SA已经呆足了这段减压时间,GILL才接受了SA强行递过来的呼吸器。她用力呼了几口,又将呼吸器戴回SA的脸上。
看看手表,朝SA点头示意,再一起向上浮去。
SAGILL两人一共减压了三次,轮流用GILL的呼吸器,才堪堪支撑出水。
万幸的是,被GILL拔出来的那两把刀,并没有它们的用武之地。
GILL一浮出水面,心下一松,再也支持不住,身子软软地朝后便倒。
SA本来眼睛就一直盯在GILL面上,现在看她忽然脱力,忙一手奋力托住,一手用力拉动绳子,过了一会儿,MANN那张惊讶的脸才在舷边出现,道:“怎么这么早回来?”
SA大声吼道:“HELP!”
MANN这才看见GILL的不对劲,脸色也变了。

等回到甲板,GILL已经彻底丧失了意识。
任SA再怎么在她耳边呼叫,也只是徒劳。
这时DICK和CISSY也已经分别上来,一见GILL躺在甲板上,DICK不由得吃了一惊,忙扑过来道:“怎么回事?”
SA道:“我的TANK忽然坏掉,GILL就把自己的呼吸器让了给我……”
DICK又气又急,一把抓住了SA道:“你知不知道,这是潜涵病!你要害死她了!”
CISSY就冷静得多,上去拉开DICK道:“现在必须马上送GILL进减压舱!如果通知GFS的话,”她看看手上的表:“最快也要20分钟才能完成救援,那时候可能已经……”
SA忽然镇定下来,站起来对DICK道:“麻烦你,发SOS通知GFS。”
又蹲低身子将GILL一只手拉住在自己脸上慢慢抚摩,轻声道:“没事的。我知道你全是为了我。但是你想过没有,要是你真有什么,我又岂能独活?”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