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旧作】【twins同人文】绝代双娇(chapter19)

(十九)同一条命

MANN本来已呆在一边,听CISSY说到减压舱,忽然反应过来,过来一把将GILL平平托起,大声道:“TAKE IT EASY!这船上就有减压舱!跟我来!”
他一句话说得SA兴奋起来,几步跟上,CISSY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在叮嘱MANN:“注意姿势,千万要平托!”
DICK脸上阵青阵白,忽然狠狠一跺脚,也跟着去了。

等到GILL再次清醒过来,船已经靠岸了。
GILL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双桃子眼。
GILL从认识SA来还没见她哭过,倒把她吓一跳。
SA见她醒了,喜不自禁,忙站起来柔声问她:“好点了没?已经CALL了急救中心,马上就送你去做全面检查。”
GILL半坐起来,看她面上泪痕犹自未干,嘴角却又露出一丝笑意,不由得抬手在SA脸上一试道:“你看你,这么大了怎么还象个小孩儿……”
SA盯她看了片刻,忽然一把扑过来抱住她道:“幸好你没事!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语调中隐隐地带着点哭腔。
GILL只觉得SA全身抽搐得厉害,知道她是刚才怕得狠了,此刻一并发作了出来,只好拍拍她的背温言道:“我不是好好儿地在这里!”
SA抽抽搭搭地道:“谁叫你把呼吸器让给我?你知不知道我宁愿自己有事也不要你有事!!”
GILL费力挤出个笑容道:“你我就是同一条命,还分什么彼此?”
又四面一望,原来自己是躺在DICK的船长室里,未免有点脸红,低声道:“真真是个小朋友!大家也都在这里,快别哭了……”
MANN适时地咳嗽几声,几步过来大声道:“TAKE IT EASY!SA,急救中心的人已经来了,我们一起去医院罢!”
见担架已经进来,CISSY也忙过来,向急救中心的救护员交代着GILL的病因。
DICK脸色苍白,远远地坐在沙发上向GILL这里看过来,一碰到GILL的目光,又迅速转了开去。
GILL闭上眼睛,深深叹了口气。

在医院没过半日,GILL就要出院。
SA道:“什么事情都依你,但这件事可不能依你。”
GILL道:“我最怕医院。好人到了这里也要闷出病来。”
SA道:“你的观察期还未过呢,所以,你还是病人。”
花花大少就是到了医院,还是要摆出个造型出来。此刻MANN就斜靠在墙上,双手抱在胸前笑道:“TAKE IT EASY!那帮医生,管你有没有病,恨不得你永远住在医院不要出去才对他们的心思……”
SA厉声道:“YOU!你到底是帮哪一头的你?!”
MANN笑嘻嘻道:“TAKE IT EASY!虽然GILL已摆明了车马拒我于千里之外了,但是象我这么专一又痴情的人儿,怎么着也要顶GILL到底不是?SA你作为我的好朋友,也应该支持我,不是么?”
SA瞪他一眼道:“我要是支持了你,不就等于推翻了自己?”
CISSY也在一边劝道:“GILL,以我专业的角度来看,你还是要呆到观察期过了再出院比较好。”
SA柔声道:“干妈已经在路上了,也别让她过分担心。”
GILL听了道:“你又自作主张!谁叫你和她说的?”
SA叫屈道:“可不是我!刚才她忽然CALL我说要拿汤来医院,我也吓一跳。”
SAGILL两人互相对视一眼, MANN还不识趣,偏生这时想起来道:“ DICK说去买咖啡,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我去看看。”
他出去了。
终于屋子里没有人再说“TAKE IT EASY”,倒是让GILL松了口气。
但她一想到马上将来的一场疾风骤雨,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忽然手上一紧,原来SA已伸手过来,两人相视一笑,心意相通。
CISSY看在眼里,也过来道:“我也先回去了,GILL,你好好休息。SA,据我的专业判断,GILL应该没什么大碍,你放心好了。”
SA见她面上略带憔悴之色,知道今天也把她忙得够戗,语带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想着一起出海好好放松一下……”
CISSY道:“意外而已,谁都不想的。再说了, GILL这样子的深海救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也算是不虚此行……”
说着就冲GILL伸伸拇指。
GILL忙摇摇手道:“我那也是急切间想出来的,做不得准……”她这里正谦逊着,
架不住SA大喇喇过来道:“急切之间,你叫别人想想去,能想出来么?”
CISSY看着SA,又看看GILL,悠悠道:“想得出来是一回事,以命换命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CISSY刚说完这话,就听到门口有动静,三人一起看去,原来钟太太正好于此时进来。这时恰恰DICK和MANN也进来了,一人手里拿住了一杯咖啡。

等他们三人拉拉杂杂全部走了,钟太太才冲GILL道:“阿GILL,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SA看了GILL一眼,道:“那我先出去。”
GILL一把拉住SA的手道:“等等。妈咪,其实我和SA也有话和你说。”
钟太太也道:“SA你且住,干妈的这些话,你也听听罢。”
SA听钟太太如此说,便顺势在床的另一边坐了。先是心里有点打鼓,偷眼看GILL时,见她虽然脸色苍白,但眼神坚定,忽然想起上午GILL说的那句“你我就是同一条命”也就不知不觉镇定了下来。

钟太太坐在床沿,看了一眼SAGILL互牵的手,叹道:“阿GILL,你这孩子从小性子就犟,主意拿得也定。自己跑去考警察,后来又搬出来住,桩桩件件,哪样儿和我商量过?我知道,孩子大了,自然有自己的主张。我虽然是你妈,但也要尊重你的意见。现在你和SA,你们两人这样,我心里自是有数……”
GILL又惊又惭,道:“妈咪!”
钟太太一摆手道:“听我说完……我是你妈!孩子有什么事,当妈的哪有不知道的?只是还存个万一的指望儿。上次认识了DICK那孩子,人品也好,看着也体面,本以为是个契机,谁知道你还是不言语。我就心里透亮了。现下你又是为了SA,连自己命都豁出去不顾……”
GILL听到这里,不由得脸红,偷偷朝SA望去,谁知道SA也在直勾勾盯住她看呢,两人目光一碰,又立刻闪开。
只听得钟太太续道:“原来缘分这东西,再也强求不来。其实做父母的,哪个不是为了儿女好?只要你们能过得快快乐乐,一生平安,我也就放心了。阿GILL,你和阿SA两个都还年轻,人生的路长着呢,就要靠你们自己互相扶持,互相鼓励,去把它走好……”

钟太太说还要去学校接茵茵,已经走了好久了,SAGILL两人还没从她这席话中回过神来。
还是SA先开口,道:“干妈这么说,是不是就等于宣布她把你交给我了?”
GILL看她那痴痴呆呆的模样,忍不住嘴角抽一抽,道:“你说呢?”
SA欢呼起来,一把抱住GILL道:“她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咪!现在阿GILL你可是真真正正完全属于我了!”
GILL瞪她一眼道:“别高兴得太早!一切都还得取决于你的表现!”


过了两日,SA的手机响了,她看眼屏幕,接起来,道:“CISSY。找我?”
电话那头CISSY的声音道:“SA,GILL没什么事情吧。”
SA笑道:“多谢关心,她第二天就出院了。”
CISSY迟疑道:“SA,你告诉我,你和GILL两人到底与那个DICK是什么关系。”
SA听CISSY这话里有未尽之意,问她道:“我们和他是好朋友。你说,到底有什么事。”
CISSY道:“SA,有件事情,我想来想去觉得不对劲。我的重磅装备头盔上有架水底摄影机……”
SA听完,脸色也有点变了,道:“CISSY现在你是否在家里?我马上来。”
她匆匆穿了外套出去,迎头正碰上昕昕从外面进来,也是一副匆忙样子,问她道:“SA姐哪里去?”
SA忙道:“我有了新线索。你告诉GILL姐,有事CALL我。”说着一阵风去了。
昕昕进了GILL的办公室,GILL看了看她送上来的文件夹,喃喃道:“果然所料不差。昕昕,通知所有人,二十分钟后准备行动。”
昕昕吞吞吐吐道:“可是SA姐说有新线索她去找了。”
GILL道:“我来打她手机。”说着抓起电话就拨。
电话却没有象她预想般的接通,听着听筒里传来的机械人的声音,她略一想,拨了另外一个号码。
这次电话很快有人来听,MANN一把夸张的声音传过来道:“GILL,这么好?主动CALL我。想我了?”
GILL急急道:“DICK现在是否和你一起?”
MANN道:“TAKE IT EASY!现在还不到下午,我怎么会和那个工作狂一样,巴巴的跑到公司去上班……”
GILL打断他道:“那你知不知道DICK今天的行程表?”
MANN听她音调严肃,也不由得认真起来,道:“GILL你等等,我看下电脑记录。”过一会儿他道:“奇怪,本来DICK现在应该在开会,但是会议室并没有被使用记录……有了,这里,来自总裁办公室的留言:临时决定取消今天的会议……”
GILL匆匆道:“谢谢,我知道了。”
说着就把电话一挂,出了办公室。
猴子们正在大OFFICE等着呢,见她出来,纷纷道:“GILL姐,可以行动了么?”
GILL想一想,一咬牙,还没等她说出行动二字,手机突然响起来。
GILL看看屏幕,脸色真的变了,冲大V一挥手。大V和小望忙会意地过来。
GILL见他们忙得差不多了,这才抄起了电话。
电话里DICK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文尔雅,道:“GILL,抱歉上班时间打扰到你。有空出来一趟么?如果你实在脱不开身也可以不来。”
电话挂断了。GILL看向大V,大V苦笑着摇摇头。
GILL当机立断,对大V道:“行动取消。你马上去查刚才SA接的最后一个电话的登记记录。找到这个人。我有事出去一下。保持联络。”
大V道:“可是……”
GILL道:“THIS IS AN ORDER!”她头也不回地去了。
大V喃喃道:“真真同一条命……”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