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旧作】【twins同人文】绝代双娇(The Final Chapter)

(二十)黄雀在后

GILL到停车场拿了车,再不犹豫,一脚油门下去,那车子怒吼着冲出了警局。
电话又响了,耳机里DICK的声音充满赞赏之意:“博命果然GILL名不虚传!可是我们这场游戏的地点却要劳烦GILL你再猜上一猜。以你我相识如此之深,五分钟应该足够了罢。”
收了线GILL还能听到DICK那得意的笑声。
GILL恨恨得将拳头在方向盘上一砸,喇叭声音凄厉地尖啸可一声,却把GILL唤醒了,她慢慢将车开到路边停下,用手抵住太阳穴,勉强自己冷静下来。
可巧是个阴天,头上乌云滚滚,好似马上就有一场倾盆大雨,GILL忽然脑中灵光一现,一打方向,那车子径自拐了个弯子。
GILL一手把住方向,一手打开手机,正要拨回警署,耳机里忽然又传来了DICK那把斯文声音:“GILL不但有勇有谋,更是有情有意!但是你要是多叫几个帮手来,我可不能保证这场游戏能顺利地玩下去了。”
GILL笑道:“既然DICK这么看得起我,那就悉听尊便!这手机不要也罢。”
说完就把耳机一拔,连同电话一起朝路边的垃圾筒中一丢。
果然不出GILL所料,没一会儿,车子里传来了一阵陌生的电话铃声。
DICK的声音赞赏道:“好聪明的女孩!GILL,怎么办,我发现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GILL道:“还君明珠。”
DICK的声音大起来,道:“我有哪一点比不上那个Charlene Choi?钱,权,势……”
GILL打断他道:“任何一点。抱歉,DICK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感兴趣。”
一时间,只听到听筒里传来DICK的深深呼吸声,然后DICK道:“人各有志。这场游戏,看来我们是非玩不可了。”
GILL也叹了口气,道:“君子绝交,不出恶声。”
说话间车子已经到了HUNTER CLUB 门口。
DICK的最后一句话是:“你自己一切小心。”他先挂断了电话。
听在GILL的耳朵里,真不知是讽刺还是惋惜。

GILL下了车,先下意识地摸摸肋下的枪套,后一想,这玩意儿又能有什么用。于是掸掸身上的衣服,大步流星地进去。

HUNTER CLUB 其实是挂在DICK私人名下的一处物业。因为是会员制,平时已经鲜有人至,今天就更是冷冷清清。
一进大厅,迎面那堵巨大的电视墙忽然亮了起来。
GILL定睛看去,电视墙上赫然出现九个格子,每一格子都显示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房间。只有一个房间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镜头忽然拉近,大特写中只见SA身体微微蜷起,望之似是好梦正酣,更显得孩子气十足。
想到这人平时自负聪明机灵,却如此轻易被人麻翻擒获,GILL真真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
大厅里忽然传来了DICK的声音道:“WELCOME TO HUNTER CLUB!GILL,THE SECOND QUESTION,WHERE IS HER ?5MINUTE。”
GILL道:“DICK又何必和我用上英语。三三不尽,九九无穷。这电视墙中披露出来的信息看似是九选一,其实未必罢。”
DICK叹口气,柔声道:“为何上天没有安排我早于SA之前遇见你?造化弄人,一至于斯。”
GILL冷笑道:“就算是早于她之前,你也是没有机会的。”
DICK再叹口气,道:“我们再这样无谓地争论下去,5分钟就要到了。我劝GILL你还是不要拿SA的生命开玩笑罢。”
GILL道:“其实我一早就知SA在哪里,只是时间还早,何必着急?毕竟布置这些一模一样的房间也花了你不少的心思与时间,这点面子总是要给的。”
DICK声音略带讶异,道:“GILL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就算你真的和SA心意相同,她现在可也没醒啊。”
GILL嘴角挂上一丝笑意,慢慢道:“冰库。”
长时间的沉默过后,响起了一阵掌声。
DICK的声音再度响起:“佩服佩服。西区警署最年轻的督察,果然名副其实。”
GILL道:“过奖过奖。那你此刻该放人了罢?”
DICK沉吟一会,道:“这个游戏还有最后一题。”
GILL道:“那就请快快赐教。”
DICK笑道:“这道题却不是考你,而是在考她。因为这道题你早已经回答过了。”
GILL道:“噢?愿闻其详。”
DICK咬着牙一字字道:“以命换命!”

GILL再抬起头来时,电视墙上SA的身影,已然不见。
DICK好象也不着急,过了很长一会儿才道:“如何?”
GILL一掸衣服道:“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快请我入瓮?!”
DICK叹道:“看来GILL你也知道此瓮在哪里了?”
GILL道:“你把SA移出来不就是信号么?再说,你把冰库弄得如家般温暖,我不进去住上一住,未免有点对不住你的这番苦心。”
DICK笑道:“GILL你的话永远能对上我的心思。这就请罢。”
GILL笑笑,再不多言。

SA慢慢醒转,只觉得头疼欲裂。
她回心一想,自己接到CISSY的电话就出了警署,忽然一个身影擦肩而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香。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然晕去。
她按住头苦笑,要是GILL知道自己居然在警署门口被人掳走,肯定会翻自己一眼,然后道:“就是道场去少了,警惕性这么差!”
待她起身,忽然发现这地方居然似曾相识。她定定神,道:“DICK,是你么。”
DICK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道:“既生瑜,何生亮。”
SA笑道:“DICK,求求你千万不要再和我拽古文了。你想怎样,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好么。”
DICK咳嗽一声,道:“痛快。其实本来我是和GILL在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很好玩,所以你也要参加进来。”
SA心急如焚,知他这么说,GILL必定也已经落入他手,面上却声色不动,笑嘻嘻道:“那我可真的要多谢DICK你给我这个机会了。”
DICK声音恨恨道:“这个游戏最最好玩的地方就在于,你和GILL,两个只能活一个!”
他话音刚落,电视墙又重新亮起。

再说GILL进了那冰库左右看看,床上还是凌乱的很,她索性跳上去将被子一裹,双眼一闭,居然要睡觉了。
SA一眼从电视墙上看见这幕,差点没被笑死。
DICK道:“看我的这个小小藏身之地,没有侮没GILL罢?”
SA点点头道:“不错不错。GILL已经好几天没好好睡过觉。这样安排,再合理不过。”
DICK声音提高一点道:“拜托SA你看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SA这才恍然大悟道:“哎呀,仔细看来这屋子灯光比别的房间要模糊一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冰屋?”
DICK声音道:“这倒奇了。GILL猜到那是间冰库也就罢了,怎么连你也如此不费吹灰之力?”
SA笑嘻嘻道:“实话告诉你吧,刑事T组一直没有放弃对你的侦查。你这老窝的资料,别人不知,我和GILL难道也不知?!”
DICK叹气道:“本来还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还以为GILL对我也有点点好感,才几次相聚都会欣然赴约,却原来……”
他只觉得此刻心里嘴里都是苦的,咬牙笑道:“既然你如此熟悉这里,就应该知道这个冰库不是恒温,而是可以调节温度的。现在我们把它调整到每过一小时温度就会下降5度,好玩么。”
SA神色不变,笑笑道:“GILL老早就想拉我一起去瑞士滑雪。可惜一直没有时间。其实这地方除了没有雪,温度还是够标准的。”
DICK默然半晌,道:“看来那题你也已经选好了答案。”
SA扬眉笑道:“还用说出来么?”

GILL实在是这几日忙得要命,本来只是假寐,谁知真的就如此睡去,直到门喀啦啦一声响,才将她惊醒。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道:“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GILL闭着眼睛道:“平时把自己吹得英勇无比,怎么关键时刻就频频掉链子呢?”
SA干笑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一时失手,失手。”
GILL又道:“好好儿的外面你不待,又跑这里凑什么热闹。”
SA道:“你倒是以为我想来啊,冷也冷死我。不过DICK说了,我要是不进来,他是不会让你出去的。”
GILL跳起来道:“你是猪脑子么。就算你进来,我难道就能顺顺利利出去这个HUNTER CLUB?”
SA慢条斯理道:“所以呀,我就进来陪住你喽。”
这话听得GILL又急又气,道:“你这个见习督察是怎么当的!你难道就不能先出去,再来救我么!非要陪我一起困死在这里?!”
SA忽然神秘一笑道:“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DICK正好整以暇地看着监视器,听了这话不由得心里一惊,就看见 SA过来冲监视器镜头一笑道:“想知道为什么吧,就不告诉你。”
下一秒,镜头里一片雪花。

GILL见SA破坏了暗藏的监视系统,忙道:“你有什么离开这鬼地方的好法子,快说来一听。”
SA笑嘻嘻道:“实话告诉你吧,暂时我也想不出来什么法子。”
GILL听了这话简直要晕倒,转念又一想,道:“不对!那你刚才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SA道:“那刚才不是DICK在看着嘛!我这叫输人不输阵。本来我回到这里DICK就气得要发疯,现在再这样说不定活活气死他,也正好省了我们的事。”
GILL苦笑道:“你倒真是想的美。”

过了好一会儿,饶是GILL这么不怕冷的人,也慢慢觉得辛苦,她将那被子尽数朝SA身上盖去,被SA一把抱住腰道:“被子能抵什么,还不如你这个人体暖气。”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寂静中只听得彼此的心跳声。
到此地步, 任GILL再怎么胆大,也不免一阵心慌。
她一抬眼,见到SA的面容竟十分沉静,与她平时孩子气的样子判若两人,心里也不由得慢慢地平静下来。将头靠在SA肩膀上,悠悠道:“SA,你在想什么?”
SA道:“我在想,GILL你现在肯定很后悔。”
GILL道:“我后悔什么?”
SA笑道:“早知道今天就是我们人生的最后一日,昨晚就应该……”
GILL敲她头一下道:“一派胡言!”
SA雪雪呼痛道:“GILL你倒是轻一点儿,我眼前都冒金星了!”
GILL恨恨道:“我下手轻得很,你这都是给灯光刺的……”
她声音嘎然而止,与SA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窜了起来。
GILL又有点犹豫,道:“现在的照明线路一般都是分线……”
SA道:“虽然没有什么把握,但是总要尽力一试。”

灯光熄灭的那一刹,忽然万籁俱静。
那一直围绕在SAGILL耳边的若有若无的低鸣声,已然消失无踪。
SA大喜,叫道:“我早就知道,我们的运气不会一直那么衰!”
GILL一言不发,只在眼睛稍微能适应这黑暗的时候,主动拉住了SA的手。
过了一会儿SA在黑暗中忽然笑了起来。
GILL道:“又装神弄鬼的干吗。”
SA道:“我只是忽然想起来,DICK还真是个笨蛋。他要是现在人还在这里,我们一样是死定。”
GILL叹道:“有人对自己布的局过于自信,以为自己能掌握别人的生死,其实开始这个局恰恰就是他自己毁灭的开始。”
SA忽然想起,急道:“我接的最后一个电话……不知道大V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GILL道:“你放心好了,我早就让他们去查了,他们绝对不会不做事的。”

门呼啦啦一声打开,SAGILL同时一个翻身,GILL已经把枪拔了出来。
一个熟悉的声音道:“GILL姐!SA姐!”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SA大声道:“大V,我们在这里!”
大V欣喜若狂道:“找到GILL姐和SA姐了!”

GILL一出这牢笼就习惯性的吩咐:“马上请求MADAM发拘捕令,拘捕DICK丰。”
大V笑着抓抓头道:“GILL姐,DICK已经被拘捕了。”
GILL眉毛一扬道:“怎么回事?”
大V看看GILL,再看看SA,神秘地道:“真实版的无间道居然上演了!”
SA懒洋洋地笑道:“是那位你们一看到就头大的TAKE IT EASY 先生么?”
大V泄气道:“SA姐你怎么永远那么聪明,害得我一点兴奋感也没有了。”
SA跳到担架上去,躺舒服了才道:“不是我聪明,实在是你们太笨。”
GILL边走边道:“我就不去医院了。我回警署。还有很多事要做。”
SA急急道:“我也不去。我只是想叫他们把我抬到GILL你的车子上去而已。”

一回到警署,那位花花大少MANN已经等在MADAM的OFFICE里,一见SAGILL进来,居然难得地跳了起来。
SA看看他,道:“你们这些国际刑警是否都是演员出身?”
还没等MANN开口,MADAM就出声道:“SA!请注意你的言辞!”
MANN笑道:“TAKE IT EASY!MADAM,其实我很喜欢SA的这种性格,不过……”他话题一转,又道:“我更渴望的,是GILL的拥抱。”
这下,不但是SAGILL,连MADAM都向他投去了鄙视的眼光。
MADAM咳嗽一声,道:“无论怎样,我要代表HK警方谢谢LEE中尉提供了这么多有价值的线索给我们,我们才能这么快顺利破案。”
MANN耸耸肩,说:“TAKE IT EASY!”

GILL埋首在报告里,任凭SA在她身边闪来闪去。
过一会儿,她忽然抬起头冲向厨房,SA这才反映过来,跟进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SA赔笑道:“怎么这菜一下子就糊了,这火还真是大。”
GILL一边把那锅放在水下冲着一边道:“怎么,难道你也和我一样,刚才是在思考着到底以什么罪名起诉DICK?”
SA赶快顺着这竿道:“是是是,其实还是蓄意杀人最好,就凭CISSY那天拍下的他在海底把我的TANK开关毁掉的那片段,就是铁证如山。”
GILL瞪SA一眼道:“难道就不能数罪并告?”
SA干笑着道:“其实,那次股市大震荡,我还在里面挣了不少,想起来,你那钻戒还有他的少少功劳……”
这话GILL怎么听怎么别扭,道:“现在你是要怎样?是非不分么?”
SA马上乖巧地道:“怎么可能!这人罪行简直就是罄竹难书。先串通那刀疤狐演戏要坑自己家的钱,不成了干脆连那刀疤狐都一并干掉,手脚干脆得连我们都看不出破绽。还趁机引起股市大地震,自己在中间大捞一把。幸好我们GILL姐姐够机灵,在我被人家暗算未遂之后就明白了原来这位好朋友其实是有很大的问题……”
GILL听得不耐烦,道:“你有完没完?”
SA一本正经的道:“我在回顾剧情啊,马上就完……不过话说回来,GILL姐姐能想到去查乾丰银行换手的股东资料,一查之下,居然换成了DICK名下的基金公司------这招连我都服了。”
GILL道:“其实还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要不是有人发现了刀疤狐的下落,我们也不能这么顺利地就想透其中关节。”
SA笑嘻嘻道:“我还以为你要把功劳全记到那位花花公子身上去呢-------也对,他卧底是来查乾丰银行洗黑钱的那件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GILL道:“那我们也不能不承认,正是他在DICK的电脑里动了手脚,大V他们才能顺利地找到我们。”
SA鼻子里哼出一声道:“那时候DICK早已跑掉,我们根本没什么危险。顶多就是我们在里面多耗上几个钟。我还乐意那样呢。二人世界!”
GILL心里暗笑,嘴上道:“说来说去,就是明天我们根本不用去机场送他。是这意思么?”
SA严肃道:“那怎么行,怎么着也要让人家看看我们HK警察的气度和胸怀。”
顿了顿,又接着道:“顺便告诉这美国佬一个道理,不要对不是自己的东西有什么非分之想。”
扑哧一声,GILL终于憋不住,当先笑了出来。

最后SA当然还是跟去机场送了那位花花公子TAKE IT EASY先生。
MANN笑嘻嘻的和每一个人握手,轮到GILL时,他却忽然张开手道:“一个无伤大雅的,朋友式的拥抱?FOR FRIENDS。”
GILL犹豫了一下,眼睛瞄一瞄SA,SA倒还是笑容不变,过来道:“MANN你是不知道,这些外国礼节在这里是行不通的。我们如此老友,我倒是不介意。”她主动迎将上去,将MANN那个无伤大雅的,朋友式的拥抱不动声色地化解了。
GILL看看MANN,见他目光中半是遗憾半是欣慰,又有点于心不忍,上前伸出手道:“永远是朋友。”
MANN也伸出手来,将GILL的手紧紧一握,然后琢狭地朝她挤挤眼睛道:“好。现在是朋友。不过我会永远等住你。”
SA听着这话实在刺耳,将MANN半拖着道:“身为老友,我不得不提醒你,你是永远也等不到这个机会的。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到美国重新开始你的人生吧!老友!”
她押住MANN朝登机口行去了。
等SA得意洋洋地回来,GILL已经皱眉道:“你怎么连道别的机会也不给别人。”
SA笑道:“我早已经帮你对他说过了,再见。再见,最好再也不要见!”
大家先是一呆,随后哄堂。
GILL恨恨道:“你不是昨天还说要人家看看我们HK警察的气度和胸怀!”
SA得意道:“来送机本身就是一种气度的表现,要依着我以前的脾气……”还没等她把话说完,GILL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
GILL挂了线,边走边道:“MADAM急CALL。又有新的CASE。”
SA跟在她身边嘟嘴道:“明明答应过我,这件CASE完了就要拿大假陪我去加拿大看老爸老妈的……”
GILL转头安慰她道:“幸好还没有和MADAM说……”看SA失望之极,她又歉意道:“下次吧,下次一定。”
SA跳脚道:“下次?可我昨晚就和老爸老妈炫耀过你了……”
GILL这时候已经走到了自己车边,拍拍SA鼓起来的苹果脸道:“那就还要麻烦你自己去搞定了-----还不上车?嫌犯可不会等你。”
车子呼啸而去。
西区警署的刑事T组,似乎永远有忙不完的CASE。
SA所希望和GILL一起放的大假,自然也就遥遥无期。



————————————————————全剧终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