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安樊】【掏心组合】loving you(chapter18)


小美和Andy进了2201,既不像赵医生想得那样正经地商量了什么事儿,也不像小妖精想得那样不正经地解决了什么问题。

一进门,小美就双手捂住脸,倒在了沙发上不肯再动了。
Andy默默地在小美身边站了一会儿,见她怎么也不肯把手放下,以为她是为了今天拒婚的事儿而懊恼,便起身去了浴室。
Andy洗了洗手,又将自己的毛巾用热水打湿,拧干,出来将热毛巾轻轻放在小美捂住脸的手上。
小美反过手来拿住毛巾,就势按在了自己的眼睛上。等了一会儿,Andy还是一句话也没有,小美忽然又气上心头,闭着眼睛将毛巾朝她身上一甩。
于是Andy又乖乖地去浴室将毛巾洗干净挂好。

Andy今天的所作所为小美全看在眼里,她直觉Andy是紧张自己的。果然,在电梯口自己借机发作后,Andy乖乖地带自己回了2201来照顾。小美心里暗暗有点得意,又伴随着点莫名发飙的羞愧。她半推半就地跟着Andy回了2201,隐隐期待着Andy能做点什么,最好就是对自己剖白心迹。但进了房间Andy偏生就象块木头,居然一句话也没有。
又听得浴室里水声哗哗,Andy那块毛巾好似要洗到天长地久,小美长叹一声,把脑袋狠狠地埋在了坐垫里。

Andy出来时,看见小美翻身朝着沙发里面,一动不动,好似已经睡着了。沙发很大,衬得小美肩膀越发单薄。Andy忙去找出条毯子给小美盖上,自己也轻轻坐在了小美的旁边。看着小美那如瀑布般的长发散落在身边,Andy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一下一下地抚摸着。

小美本来就是赌气闭眼假寐,现在觉得一只修长的手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心里慢慢觉得平安喜乐,加之刚才那阵痛哭毕竟耗神,不知不觉真的睡着了。

小美再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
慢慢张开眼睛,小美觉得自己躺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其实是枕在Andy的腿上。
“樊小妹,你醒了?”Andy手里正拿了一本书在看,感觉腿上有动静,便朝下望来。
小美看着Andy含笑的眼睛,脱口而出:“这什么鬼?我怎么躺在你腿上睡觉?”
Andy忙放下书,认真地说:“其实这是我在做的一个实验。现在实验已经进行了⋯⋯”Andy看看手表,“已经进行了四小时零十七分钟。在这四小时十七分钟内,你的头一直枕在我的腿上。噢不对,要去掉你翻身掉下去我再将你抱回来的几分钟——不多,就算两分钟吧——基本上你是一个安静合格的实验对象。就是说在四小时十五分钟内,你的头一直枕在我的腿上。这么长时间的实验足以证明:我的接触障碍症,对你,是无效的!”

小美目瞪口呆地看着Andy。

Andy却越说越兴奋:“这也就能解释了,为什么你是我主动拥抱的第一个人,为什么我能自如地给你手指贴上创可贴,为什么你可以自由地在我家出入我却并不感到难受,为什么我不假思索地就给你用我自己的毛巾⋯⋯
总之,今天这个实验证明了,你对我而言,应该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哎,樊小妹,你说下次我是不是应该试着再拥抱一下别人,比如,小妖精,关关,小蚯蚓她们,扩大一下我这个免疫的范围?”
小美一下子坐起来:“你敢!”
Andy腿上忽然失了压力:“哎呀,腿好麻!
但是今天这个实验还不能解释为什么最近我的心情像过山车一般,随着你的情绪而高低起伏,看见王柏川拉着你的手时我心里就不舒服,看见你拒绝了王柏川的求婚时我心里就很高兴⋯⋯但我相信这些一定也有一个科学解释,我过几天就能再设计一个实验来搞清楚它。
对了,樊小妹,刚才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今天Andy在售楼处看见小美和王柏川的亲密样子,心情莫名地就低落了下去。但忽然间峰回路转,小美婉拒了王柏川的求婚,Andy觉得好像天都亮了。加之下午在家中看着小美的睡颜,更觉得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她灵机一动,将小美搬至自己的腿上睡着,居然自己心里没有任何的抗拒,索性就计算时间做起了实验。
实验的结果Andy非常满意——至少在这个世上,有一个人是自己可以自由触碰还感到很舒服的。
这让她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像个正常人,越来越有老谭嘴里说的“烟火气”了。
她喜欢这样的自己,也喜欢带给自己这种变化的樊小妹。

小美听完Andy这一长串的“告白”——如果这样也算告白的话,这几乎是世界上最另类最不可思议的告白了——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平复了自己那想把Andy掐死的心情:“我说,我快饿死了!你要请我吃大餐!”
Andy爽快地说:“行啊。但我的腿又麻又疼,暂时起不来了。等我一会儿。”

疼疼疼,疼死你算了!
小美心里这么说,看着Andy疼得龇牙咧嘴的样子,终究不忍,于是轻轻地用手帮Andy揉着腿。
Andy说:“真舒服。樊小妹你对我真好。这就是有个妹妹的感觉吧——哎呀!樊小妹你捏得轻一点呀,疼!”

两人上了保时捷坐定,Andy笑着对小美:“想去哪里?想吃什么?随便你。今天我不但是你的专职司机,还是你的专职钱包。”

小美本来是想去吃海鲜大餐,狠狠宰这个榆木脑袋一顿,出一口胸中恶气。但看着Andy那弯弯的眉眼,一时间又下不了狠手,不由得沉吟起来。
Andy笑道:“好吧,那我们就去吃海鲜。说说看,上海哪一家的海鲜最新鲜最好吃,我们就去那家。”
小美几乎要跳起来,道:“神了!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Andy笑了笑,说:“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呀?其实是小曲曾经说过——哪一个女孩儿不喜欢吃海鲜呢?”
小美这才恍然,又想起自己请客时定地点,小妖精开玩笑要吃海鲜,Andy马上就拍板去吃上海菜;现在换Andy请客,就马上贴心地要带自己去吃海鲜——看来这个榆木脑袋对自己也早已情根深种,只是她还不自知而已。

怎么样把这个榆木脑袋敲醒,也是一项技术活啊,小美在心里悠悠地叹了口气。
她忽然又想起心里一直记挂的一件事,于是试探着问道:“Andy,你还记得有一天就我们俩在2201喝酒⋯⋯”
“对呀,那天!我只记得我们一起吃了你做的牛扒,后面发生什么事居然完全记不起来了⋯⋯我应该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儿吧?”
原来如此。
最后一个谜团也解开了。
别人喝醉了有哭闹的,有打人的,有安静睡觉的,她老人家倒好,失忆断片了。
原来,对我刻骨铭心的,如此重要的一晚,对你,却如过眼云烟,白驹过隙⋯⋯
小美瞪着一脸无辜的Andy,一口老血几乎没喷出来。

评论(5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