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旧作】【twins同人文】绝代双娇(chapter9)


(九)赖定你

SA看看手表,悄无声息地躲到一边拨手机,一接通就低声地发飙:“怎么还没到啊?搞什么鬼!”
电话那头DOCTOR SUN的声音懒懒道:“通常关键人物都是最后才出场的,我虽说一向随意,但出席这种大场面怎么也得化个妆换件衣服才好出来见人,否则给你丢人就不好了……”
SA道:“我呸!你丢你的人关我什么事?再不来我真给你害死了……”
DOCTOR SUN慢条斯理地道:“我好歹是你的师兄,你老爸的嫡传弟子---我丢人就等于你丢人---再说了,我怎么害你了,我在帮你啊大佬!”
SA气急败坏地道:“硬叫我来当裁判还是帮我---你这分明是直接把我丢在火堆上烤!”
DOCTOR SUN叹气道:“平常那么机灵的一个人……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这句话说的真是一点不错!你也不想想GILL干吗不和别人切磋一定要和我切磋……”
SA疑惑道:“她就是这脾气,喜欢和高手对决,看你和我露的那手就……”
DOCTOR SUN截住道:“哼哼哼,实话告诉你吧,自从我们俩在王子吧被她看见, GILL的眼神就透露了端倪,我再作势要喂你食饭让她知道我会功夫---啧啧啧,她还会放过我?”
SA静心一想,心下大喜,又有点不确定道:“你的意思,莫非是GILL在吃你的醋?”
DOCTOR SUN叹道:“大佬!她这两天都泡在了醋缸里了你还没感觉?我真是服了你了!”
SA听了这话简直是喜不自胜,抓耳挠腮了半晌,又嘴硬道:“她在醋缸里?我在醋缸里才真!这两天她和那个TECHEAR ANN眉来眼去---简直当我是死的!想想就火大!”
DOCTOR SUN带着笑意道:“是啊是啊,所以身为师兄的我,一定要帮你出头教训教训她才行……”
SA一昂头道:“那是自然!不过我先警告你啊……”
DOCTOR SUN接上去道:“不许赢她,也不许太容易输给她,最好是以微弱劣势败北,这期间还不能让你的心肝宝贝掉一根头发,否则你就要唯我是问---大佬你能不能换点新鲜的词啊,这些我都会背了……”
SA满意地一笑道:“我这不是怕你忘了嘛,时时刻刻给你提个醒儿……”
DOCTOR SUN叹气道:“你真以为你的心肝宝贝是纸扎的啊,这么看得起我!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躲过她的空中夺命三连踢呢,你咋不为我的生命安全考虑,去她面前给我说说项呢?”
SA笑嘻嘻道:“对了,你说这话正好提醒了我---你最好被她踢中几下,要不然她那口气下不去我岂非要心疼死---反正你一个大男人皮粗肉厚,被踢中又不会怎样---”
DOCTOR SUN哀号道:“听听这话!是师妹对师兄说的么!有你这么个吃里爬外的师妹我迟早要死在你手里!”
SA道:“我管你!事情是因你而起当然你要负责帮我摆平!”
DOCTOR SUN叹道:“明明是你自己主动跑我OFFICE找我帮忙, 我只不过是敲了你一顿饭而已---怎么就惹上这无妄之灾!”
原来前几天王生王太委托SA给辉仔找个高水平的心理医生,她这才跑去找DOCTOR SUN帮忙。偏生王生王太又极好面子,拜托他们不要声张,所以这事连GILL也不知道---没想到居然摆了这么大一出乌龙。
但现在SA是打死也不能承认,忙岔开话题道:“对了,还有那个TECHEAR ANN,你快抓紧时间帮我泡走她---总之我要保证在GILL身边五里之内,人畜无害!”
DOCTOR SUN叹口气道:“一会儿要我给你穿针引线,一会儿又要我做人体沙包,现在更要我去施美男计---认识你,我绝对少活几年!”
SA一时得意忘形,哈哈笑了几声,道:“你就乖乖认命吧!师兄!”


刚心满意足地扣上电话,就觉得一道雪亮的眼神射了过来,待SA抬头看时,GILL不知何时到了自己身边,淡淡道:“电话粥褒得够久的啊,DOCTOR SUN到底什么时候到?”
没等SA回话,她已经转过身对大家道:“等下一起下午茶,晚上再去HAPPY HOUR---我请客,一个也不许溜!!”
不过GILL这时的脸色再怎么杀人,看在SA的眼中,也尽是可爱。
门适时的开了, DOCTOR SUN穿一身中国传统武士服,大袖飘飘的出现了。他平时西装革履惯了,忽然这副打扮,还真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
但此时此地的观众们看到他如此装扮,不免集体傻眼。
SA差点没吐血,急急跑过去朝他道:“知不知道这是道场啊!你现在打扮成这样是来踢馆吗?!”
DOCTOR SUN不去理她,几步过来站定,冲GILL一拱手道:“蔡氏太极拳正宗嫡传弟子,现请MADAM CHUNG赐教!”
GILL望向SA,眼中尽是疑问之意。
SA叹口气,认命地道:“我老爸那门软绵绵,温吞吞的太极拳,除了他,谁耐烦练得下去---我虽叫他师兄,却不是同门……”
这下GILL真有点为难,她所擅长的功夫都是空手道,跆拳道,乃至咏春这些注重近身实战的自由搏击术,哪知道今天千算万算,挑战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太极拳传人。
她狠狠瞪了SA一眼,低声道:“你不早说?!”
SA委屈道:“那天在餐厅里我是想说来着,奈何你还没听完就打断了我的话……”
GILL这时真有点皱眉,她虽对中国传统武术所知不多,但也明白太极拳一向注重的是强身健体,招式多取守势,今天就是自己赢了,也未免胜之不武。
她思忖片刻,抬头道:“DOCTOR SUN,是我太过莽撞搞错了,今天这场比试,不如就此算罢……”
DOCTOR SUN挑眉道:“看来MADAM CHUNG也和一般人一样,对太极拳的认识只流于表面,只知太极拳内敛强身,不知它其实攻守兼备,一样能降龙伏虎!”
GILL被他一番话讲的好胜心起,又一眼瞥见SA正看着他,不由得气往上冲,道:“DOCTOR SUN既这样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说着当先鞠了一躬。
DOCTOR SUN也一抱拳,道:“请!”


GILL见他礼数全了,再不废话,左腿一个侧踢过去,DOCTOR SUN待她近身,一招揽雀尾,便轻描淡写地化解了。
GILL一招快过一招,奈何DOCTOR SUN却是以静制动,双脚不丁不八地站着,身子左摇右摆,就如疾风中之劲草,有时GILL明明觉得自己这招肯定能击中他,却不知如何又被他躲过了。
GILL一生还没有遇过这样的敌手,就如一拳打入棉花堆里,真真急不得,狠不得,恼不得,笑不得。
两个人周旋了许久,要是按分钟计时的话,早过了十个回合---GILL还从来没有和对手周旋过这么长的时间,不免觉得自己有点心浮气短。
再看DOCTOR SUN时,居然还是一副神完气足的模样,GILL不由警觉,他这样采取守势,分明就是把自己先立于不败之地,只待自己气力不济,那时侯他再放手一搏,自己这西区警署第一高手八个字,看来真的只有拱手送他了。
没想到这人表面温文尔雅,心机却如此之深。
看着他微笑的面容,GILL心里忽然划过四字,也是有次去见面前这人时他讲自己的---太刚易折!
原来他一上来就看破了自己的弱点,明白自己是个撞到南墙也不回头的性子,就早早地张好了网等着自己这条傻乎乎的鱼呢。
GILL慢慢地暂停了进攻, 她实在需要时间来思考,到底怎样才能破解DOCTOR SUN这几乎是无懈可击的圈套?
旁观众人不约而同地惊呼出声,GILL姐居然双手摆出了防御的姿态---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DOCTOR SUN居然也不主动进攻,只是含笑站在原地,眼光中微微露出赞许之意。


GILL脑海中飞快地转着圈,同时眼光也漫无目的地四扫,希望能找到些契机,当她目光转到SA面上时,不由得一楞,SA的嘴型正无声地说着四个字---GILL灵光一现---借力打力!
借力打力正是太极拳的精髓,也是DOCTOR SUN之前能牵制住自己那么久的主要原因!
她一着想通,处处想通,上前一步,又是一招和刚交手时一模一样的左腿侧踢。
DOCTOR SUN还了一招一模一样的揽雀尾,GILL这下却是虚招,左腿不进反退,右腿又是一个侧踢。DOCTOR SUN招数已经用老,只能双手一架,硬生生接了这腿,胸前已是空门大露。这时GILL已经借他一格之力高高跃起,空中连环三连踢,全部正中DOCTOR SUN胸口。夺命是有点夸张,但也踢得DOCTOR SUN气血翻涌,一口气几乎没接上来。
所幸DOCTOR SUN下盘功夫扎实,这才勉强站定脚步,一站稳,就含笑道:“MADAM CHUNG果然天赋过人,不愧是西区警署第一高手!我输了。”
观众们一片大哗,猴子们欢呼起来,SA趁机上前抓住GILL的右手臂高高举起,道:“现在我宣布,此次比赛胜利者为---MADAM CHUNG!”百忙中还不忘回头看了DOCTOR SUN一眼。
DOCTOR SUN微微一笑,将身上那衣服袍角略一掀---SA差点没笑出声来,里面赫然一件防弹背心!

等她再回过头来,GILL面上表情已经凝结成冰,先对猴子们道:“EVERYBODY!一起下午茶!”又转过目光看着SA道:“估计你要忙着安慰人,就不准备你的份了……”一甩手臂,径自去了。
KK大V昕昕耗子他们先是同情地看看SA,却丝毫不敢怠慢,跟着去了。
小望走在最后,和她打个招呼道:“我们走先---咦,SA姐你怎么笑的这么开心---吃错药了?”
话音未落,也已经三步并做两步跑了。
SA哼一声道:“一群不讲义气的东西!”
DOCTOR SUN这时已经笑嘻嘻过来道:“师兄这出戏怎么样?可以直接去拿金像了吧?走走走,燕鲍翅---你请!”
这时候前来观战的别人也已经三三两两地散去,SA一心要追上GILL她们,忙打发他道:“那个我叫你去泡的TECHEAR ANN在那边,快快快,快去施展你的美男计---免得她脸皮老老,又去骚扰GILL,让我心里不爽……”
说着就想溜,被DOCTOR SUN一把揪住后领道:“慢着!你这么快去肯定又是撞得满头包!等师兄我谋划两招,包你手到擒来!再说,我还有话要你带给她呢……”
半拖半拉,把SA拽走了。

下午茶的时候,GILL泄愤似的朝嘴里塞了好多东西,吃得大V担心地说:“GILL姐,要不,咱们不吃晚饭了,直接去HAPPY HOUR,那里面也提供小食……”
这才提醒了GILL,一拍桌子道:“晚饭也要吃,到了HAPPY HOUR你们想吃什么再点!今天GILL姐全包---便宜你们了!”
一顿晚饭拉拉杂杂吃了两三个钟头,要不是大V死拦着,GILL就要下手点那饭店里最贵的鲍鱼,嘴里还嚷嚷着:“难得今天高兴,明天又是假期……”
好容易进了KTV包间,GILL也不安生,抢过话筒就当麦霸,流行的复古的柔情的摇滚的蓝调的说唱的,也不管会唱不会唱,总之是一首接一首,等下曲的间隙就抓着桌子上的啤酒朝自己肚子里灌,大V略想把那瓶子挪开,她就一个手刀过去。大V忍着痛没放手,拼命冲小望使眼色,小望这才恍然大悟,一溜烟窜出去拨电话了。
等SA接到讯息赶来时,GILL已经不认得来者是谁了,只知道哈哈的笑,嘴里还道:“你怎么两个头啊……不许晃!别晃了!晃得我头晕……”其实就是她自己在左摇右摆---SA见了她这样,心里又疼又气,未免把DOCTOR SUN这个狗头军师在心里骂了千遍万遍---要不是他硬拉着自己不让走,说是要彻底验出GILL的真心,GILL何至于受这份罪!
小望耗子本来想笑,看着SA的脸色又不敢笑;那边KK和昕昕却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大V见到SA真象见到了亲人一般,忙不迭把GILL扶起来朝她手里塞:“SA姐你可来了!快把GILL姐带走!再不走这地方都要被她拆了……”
SA把GILL半拖半抱地扶到门外,指着冷风一吹,GILL能清醒些许,谁知她只赖在SA身上不动。待SA仔细看时,只见GILL半依在自己怀里,星眸半闭,樱唇微张,脸上因为饮酒而出现的红晕还在,真真说不出的娇俏可爱---SA心神一荡,手上不由自主地紧了一紧。忙收敛心神时,哪知GILL虽醉,警觉仍在,一手将她大头拨开,嘴里道:“CID!你想袭警啊!”SA一惊,抬头看时,GILL手已经松了,原来那话只是她的梦讫。
SA没好气地道:“CID,CID,警察了不起啊,时时刻刻都记在心里---啥时你能这样挂住我就好了……”
谁知GILL这时忽然接口道:“挂住…….挂住……最近我真的好挂住一个人……”又用力一挣,挣出SA的掌握,一边歪歪倒倒朝前走,一边大喊道:“Charlene Choi! 你真的真的气死我了!!!!”
SA见她平时那么稳重自持的一个人,居然在大街上发起疯来,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更夹着一份说不出道不尽的爱怜,忙上去拥住她道:“别喊了,我就在这儿呢!”
GILL迷茫地看着她道:“你谁啊?”
SA将手臂一紧,柔声道:“我是SA啊!我们先回家好不好?回家后爱打爱骂随便你……”
GILL先是在她怀里安静了一会,忽然又挣扎起来,道:“你不是SA!你不是!SA这时正在陪着DOCTOR SUN呢,那会想到这世上还有一个我……”
SA听她这几句话真情流露,真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嘴巴---明知GILL是个死心眼,偏偏自己还真听了DOCTOR SUN的鬼话!
SA奋力拖住GILL,开车回去是不要想了,这时也没见的士的影子,她又实在不愿那帮猴子出来看见GILL的这份窘态……略一思忖,蹲下身子,将GILL双手朝自己肩上一放,腰一伸,已轻轻巧巧将她背了起来。
已经夜深,街道上空荡荡的没什么行人,SA见在路灯的照映下自己的影子忽长忽短地变幻着, 又听见耳边GILL的呼吸声均匀漫长,有时更将脑袋乱蹭---她倒是睡得快活,难为SA不仅颈边奇痒,似乎连心里也痒了起来。

好不容易到了家,SA将背上这小猪朝沙发上一甩,自己也趁势一歪,倒在GILL的身边只是喘气。
过了一会,SA看GILL还是好梦正酣,探手过去一试,一脑门子的汗---此刻正值冬日,受了凉不是玩的。一念及此,狠狠心把她扶起来,道:“GILL,到家了,冲了凉再睡好不好?”
GILL受这一荡,半梦半醒地回道:“是该冲凉了……”话是这么说,只是不抬头,身子还更深地偎到SA怀里,SA真是拿她全无办法,再看她脸上红扑扑地好似更热,于是一咬牙,伸出手去。

等GILL再次恢复意识,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她慢慢睁开眼睛,太阳已经老高,阳光透过窗帘缝隙调皮地在地板上撒下点点金光,有几缕正射在GILL的枕上,刺眼无比,GILL忙又把眼睛闭上,只觉得头疼欲裂。
GILL心里模糊地想,这就是毫无节制饮酒的后遗症---这样还怎么做HK警队的督察!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看在下属眼里,成何体统!
GILL下定了决心,将手伸出被单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刚想起身,左手边忽然传来一把懒洋洋的声音:“早晨!”
她这下完全醒了,一回身, SA正趴在身边冲她笑呢,阳光下看得清楚明白,SA那露在被单外面的手臂雪白耀眼,由此推测,那被单底下的身子穿了多少还有待商榷---GILL吃这一吓,下意识地低头一看,万幸睡衣还好好地穿在自己身上,才松了一口气,冲着SA皱眉道:“你怎么在我的房间?还穿成这样?!”
SA笑嘻嘻道:“我穿成什么样啦?我根本什么都没穿好不好!GILL姐姐现在这样说,看来是吃干抹净后打算不认帐了?……”
说着说着就开始拼命眨眼,嘴里还絮絮叨叨地道:“酒能乱性,这话一点不错!我怎么这么命苦,第一次做小白脸就碰上GILL姐姐这样不负责任的主,还一副审人犯的口气,就是419,完了之后好歹也有个早安吻吧……”

GILL简直从没遇到过这么希奇古怪的事,拼命揉着眉心也想不出昨晚自己是怎样从KTV回到家的,SA又是怎样赖到自己房间里来的,但她素知SA是玩笑开惯了的,十句话中能信五成已属不易,于是瞪她一眼道:“一派胡言!什么小白脸,什么419,我信你才怪!你给我老老实实把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道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SA苦笑道:“你早在昨晚就不客气过了,倒也不必拘泥于今天再多捶几下……”说着就凑到GILL眼皮底下来,指着自己脸上道:“这下是你的左钩拳打的,那下是你的右直拳伤的……”
GILL定睛看去,果然SA脸上两道淡淡的瘀青。她心里又疼又急,又是奇怪,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SA撅嘴道:“你看你,又想不认帐---除了你,还有谁能伤到我?”
GILL静心一想,自己决不会无缘无故出手,抬头冲SA道:“你老实说,是不是你想玩什么花样,所以才被我揍的?”
SA叫起来道:“GILL姐姐!我怎么玩花样了,我又能玩什么花样!昨晚你醉得连路都不认识了还不是我,辛辛苦苦把你背回来,看你满头汗好心提醒你去冲个凉谁知就被你敲出了满头包!”
GILL看她一副委屈模样不象是假的,只好喃喃道:“SORRY啊,昨晚是有点喝多了……”
SA长长叹口气道:“哎,谁叫我们GILL姐姐功夫这么超一流呢,挨几下揍还不是应该的……再说了,比起我接下来受到的非人折磨,挨这几下还是轻的……”
她越这么说GILL越心惊,无奈自己现下真是什么也记不得了,也不知道自己昨晚到底发了什么疯, 正自苦苦思索,忽然想起一事,心中还存着万一的指望,强笑道:“幸好我还不是完全不省人事,还知道自己换衣服冲凉……”
SA长长叹口气道:“你把自己想象得也太英明神武了……”
GILL一把抓住她道:“那我昨晚……”
SA冲她坚定地点点头,又叹道:“若不是忙着帮你冲凉换衫,我这张俊美无比的脸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毁在你手里……”
GILL只觉得心里百味杂陈,隐隐地又有股喜悦,抓住SA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
SA偷眼看她,只觉得GILL的脸色先是煞白,忽然又涨得通红。她心中暗喜,表面上却长吁短叹道:“这么尽心尽力地伺候GILL姐姐你,谁知道还是没逃脱GILL姐姐的魔掌,现下沦落到这个地步……”说着说着,抬头竟逼出了几滴急泪。
GILL看她泪凝于睫,确实不似作伪---她又怎知SA为了这几滴急泪在被单下把自己腿都拧青了---于是轻轻摸着SA那头乱发道:“昨晚都是我不好……”
SA扬起脸,道:“现在你相信我的话了吧?”
GILL现在只求她不再哭哭啼啼,一口接上:“相信相信…….”
SA见她居然这样就自投罗网了,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又道:“那我以后说什么就是什么,GILL姐姐可要全得听我的……”
GILL刚想答应,见她面上泪痕未干就笑得如此得意,未免又有点疑惑,转念一想,道:“那也得看是什么事情,要是警署的事……”
SA眼珠一转,道:“谁说公事了,我是说在家里!在私人生活上!”
GILL先是迟疑了一下,见SA亮晶晶的眼睛正盯住自己,不知怎么心里柔情忽动,低声道:“你不是已经有DOCTOR SUN了么……”
SA眉毛一扬道:“你我之间的事情,关DOCTOR SUN什么事?有时候我真想钻到你的小脑袋里去,看看那里到底还有什么希奇古怪的念头是我所不知道的……”
GILL心中砰砰直跳,勉强镇定道:“他不是你的男朋友么?”
SA举起手道:“我可以发誓,他……”
她发不了誓了,因为嘴已经被GILL软软地堵住了。


过了好一阵子,SA才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道:“这个可是我的初吻,GILL你这下想不对我负责也不行了……”
GILL正把玩着她的手指,听她这话大有蹊跷,疑惑道:“你又说昨晚……”
SA期期艾艾道:“GILL,我想和你说一件事,又怕说了你不高兴。”
GILL越想越不对劲,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自己会不会不高兴?!”
SA看着她的脸色道:“DOCTOR SUN说,你以后可以不用去他那里了,你PASS的REPORT,他会直接送给MADAM YOU 的……”
GILL一个翻身,趴在SA身边道:“这是好事啊,我干吗要不高兴?你这个师兄也真够怪的,以前我对他客客气气,他死扣住我的REPORT不放,昨天踢了他好几脚,他反而让我过了关---”
SA道:“正是你踢他的那几脚帮了你的忙,他说你已经领悟到做人有时不能太过急进,后退几步才会看得更高,更远……”
GILL笑道:“这位DOCTOR SUN倒象是钻进我心里看过一般,我昨天才想通这个道理,他马上就知道了……”
SA看着她的神情,支支吾吾道:“你继续听下去就觉得还是再踢他几脚更好---他还给我出主意说,要让你这么含蓄的人对我主动的唯一方法就是先让你误会我,自己把自己灌醉,再趁着给你换衣服的时候把你看光光,最后再把自己衣服脱光光来诬陷你,这样你就跑不掉了……”见GILL眼睛越睁越大,她又急忙道:“昨晚有一刻我确实是想……但被你揍了两拳后就清醒了,换衫冲凉完全是你自己……刚才我骗你是我不对,要是你还气的话就再揍我两拳我决不还手---揍归揍,千万记得我的初吻可是葬送在你嘴里的,我可是赖定你了!!”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