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旧作】【twins同人文】绝代双娇(chapter11)


(十一)TAKE IT EASY

奇变陡生,一时间大家都是一楞。
GILL见到匪徒手中人质居然是自己妈咪,平时她最是勇猛无畏,此刻也没了主张。
倒是SA最先反应过来,冲刀疤脸喝道:“你冷静点,不要伤害人质!我是休班的CID,刚才是我通知的同事,”说着冲DICK一指,道:“与他无关,更与这大厅里别人无关!你不是想要人质么?我是HK警队西区警署的见习督察,挟持我比挟持这位太太你更容易跑的掉!”便进前一步。
刀疤脸手上一紧,厉声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危急关头,SA居然哈哈一笑道:“放心!我今天休班,身上没有带枪!”说着将外套一掀。
刀疤脸匆匆一瞥,SA身上果然没有枪套,但他向来谨慎,反而更紧地勒住了GILL妈的脖子,道:“谁知道你把枪藏在哪里?警察靠得住,母猪也会上树!”

SA见他情绪如此不稳,再刺激他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向来自命聪明机灵,急切间能想出交换人质已属不易,这时也只能边双手向下压边大喝道:“大家退后!你千万别激动!HK警方保证你能安全离开这里!”
这时候,人群已经纷纷散开, SA身边的DICK忽然排众而出,对刀疤脸道:“你把这位太太放了,我来做你的人质!”SA急拉他时,竟没拉住,眼睁睁地看着他高举双手直冲刀疤脸而去。
DICK见刀疤脸似乎犹疑了一下,马上道:“我是乾丰银行唯一继承人,身价几何,想必你心里有数---挟持我对你来说更有利用价值!你要考虑清楚!!”
SA见他说话间已经到了刀疤脸身边,而那匪徒还没有明确表态,心里焦急,表面上强自镇定,抬眼向GILL望去,只见她狠狠地盯住刀疤脸,握枪的手指关节都发白了,于是慢慢向GILL移去,到了GILL身边,轻声道:“少安勿燥!见机行事!”
GILL本来万分紧张,生怕妈咪有甚闪失,听见SA的声音就在耳边,不知怎地,一直提着的心慢慢定了下来。
DICK见刀疤脸眼睛乱转,就知他心里正在盘算,又上前一步道:“诚信为本,客户为先!这八个字乾丰银行四十年来一直奉为圣理名言!我既然答应做你的人质,就决不会食言!”
SA大声道:“丰先生!警方请你赶快回来!别做傻事!”
刀疤脸听了这几句话,再不犹豫,一把推开GILL妈,枪口已抵住了DICK的后腰。DICK先是道:“别紧张,别紧张!”然后又提高声音道:“MADAM!为了我的生命安全着想,请警方放行,允许我和他一起离开这里!”
GILL冷冷地看住他们两人,一挥手,蓝帽子们默默让出了条路来。
拉拉扯扯到了门口, DICK的那架法拉利已经开了过来,此刻正好泊住,一个年轻人从司机座上下来,DICK叫住他道:“MANN!”
MANN深深看他一眼,点点头。
刀疤脸厉声道:“不要这辆!”头一歪,指着前面泊位道:“要这辆!”
MANN先是耸耸肩,见刀疤脸凶神恶煞的样子,立刻过去开了车门。
刀疤脸见那车已被MANN发动起来,也怕夜长梦多,用枪逼住DICK道:“你来开!”
DICK冲着GILL道:“请警方不要跟踪,我会安全的!”
车子绝尘去了,GILL抓过对讲机:“CONTROL!CONTROL!立刻通知各单位,密切注意一辆银色轿车,车牌号码……”
刚通知完总部,GILL就听见有人在叫自己:“MADAM!MADAM!”定睛看时,原来是刚才那位MANN。
她对MANN道:“对了,刚才那辆车的车主是谁?麻烦你尽快找出来,警方需要这车子的详细资料……”
MANN见她神情就知道她误会自己是泊车的服务生了,于是指着自己鼻子道:“车主在此,其实我是丰先生的私人助理……”
一听这话,GILL不由得大窘,忙伸出手道:“SORRY!”
略一打量MANN,DICK已经够斯文白净的了,这位特助却比DICK还要白上几分,加之细皮嫩肉,唇红齿白,五官也是俊美的有点过了分---好在MANN身材高大健硕,否则还真有点雌雄难辨。
MANN道:“TAKE IT EASY!其实我是想说,我的车子上有GPS卫星定位系统,MADAM你不用这么费力去追踪……”说着将手机递过来,GILL定睛看去,手机屏幕上是一幅微缩版的HK地图,一个小红点正在地图上快速移动呢。
她一把握住MANN的手道:“THANKS!现在警方要征用你的手机……”说着将MANN手机拿在手里。
MANN道:“TAKE IT EASY!希望MADAM马到成功,顺利救回我的老板!”
GILL冲他点点头,回身道:“EVERYBODY!上车!”
顿顿又道:“昕昕,你就不要去了,带几个人留下来做笔录----”
昕昕见她目光扫回到银行大堂,先是大声道:“YES,MADAM!”又小声道:“GILL姐放心,我会把AUNT安全送回家的!”

SA摸出个警灯朝车顶一放,车子乌拉乌拉尖啸着直冲了出去。
GILL坐在SA身边,不时地看一眼MANN的手机,只见那小红点先是移动的很快,忽然定住了。
GILL心里一沉,对SA道:“那车已经停了---”
SA没有答话,只是一脚下去,将油门狠一踩到底。
MANN的银色积架被弃在一条长街的后巷。车内很整齐干净,没有搏斗过的痕迹。最起码从现场证据来看,绑架者和被绑架者都很绅士。
“看来这后巷里本来还停了一辆车,很可能就是匪徒们策划打劫时候准备换的车子。”SA跳下车,一边观察着路上的痕迹一边道。
但是现在关于那辆车,警方一无所知。
GILL一拳砸在银色积架的车顶。
SA心疼不已,忙过去拉住她手合在自己手心里揉着,轻声道:“线索断了,可以重新再找,心里烦躁,可以打我这个永久性人体沙包,下次别再打人家车顶了,积架多贵啊,稍稍修一下就要你我两个人一个月的人工了……”
说到这里,GILL眼睛一亮,和SA对视一眼,对身边的大V道:“马上去查查这几个人的底……”

情报科的资料很快送来了,那刀疤脸本姓胡,只因心狠手辣,生性奸猾,道上人称刀疤狐。刀疤狐五年之前就是警方通缉的要犯,眼见在HK藏身不住,早早跑路去了台湾,现在又潜逃回港,谁也想不到他居然如此耐不住寂寞,才回来没几天,就做出了打劫乾丰银行这么一出惊天大案。
刀疤狐是悍匪中的悍匪,早在GILL的意料之中。
“接下去是乾丰银行太子爷DICK……”
会议室里,随着幻灯机的自动调换,打开,DICK那张白净清秀的面孔出现在大家的视线内。
“DICK 丰,今年26岁,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硕士,HK上市公司乾丰银行唯一继承人。DICK父母早逝,从小就在国外寄宿读书长大,最近才回HK在乾丰银行做事。DICK兴趣是运动,尤其热衷于户外运动。为此还特意工余时间在徒手攀岩俱乐部做教练。和他相处过的同事都说他性格温和谦逊,没有架子,做事也很认真负责,看得出来,他祖父丰先生为了培养他花了很多心血。和本港的那些二世祖完全不一样。”
大V介绍完DICK,咳嗽一声,道:“说到二世祖,本案中还真有一位真真正正的二世祖,他就是DICK的私人助理---MANN LI。”
GILL轻轻咦了一声,道:“说下去。”
大V道:“MANN LI,今年26岁,美国耶鲁大学计算机系肄业。身世---”他忽然顿住,GILL不由觉得奇怪,抬头看他时,大V红着脸道:“情报科的资料上只说了这人是在美国出生,父母均为华裔,但具体身世并不清楚---上流社会倒是风传其实MANN LI是HK望族李氏的私生子,在李家得不到承认所以才一直在国外游学---最近才和DICK 丰一起回港在乾丰银行做事,具体职务就是DICK 丰的私人助理。此人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大把大把地花钱,说起来他倒是本港奢侈品公司的宠儿……”
GILL听到这里,皱眉打断道:“既然DICK如此自爱,怎么会请这样的一个人物他来担任自己的私人助理----不是摆明了在砸自己的招牌么?”
大V道:“其实MANN LI这人还有个最大的优点---他在电脑上造诣极深,小时候就是有名的电脑神童,他主动从大学辍学时,他的教授还以为第二个比尔盖茨要诞生了---但可能因为太爱吃喝玩乐,所以这人到现在还是一无所成……”
SA沉思道:“DICK和MANN LI虽说是大学的校友,但是DICK请他回来做助理,估计第一是看中了他的电脑天分,第二是看中了他那豪富私生子的身份,第三才是这同学的香火之情---在商言商,DICK也算是尽得了他祖父真传了。”
GILL一想,多半如此,暗暗点头,朝SA扫了一眼。忽又想起DICK既有如此商人心机,关键时刻还挺身而出,救了自己的妈咪,看来这人应是有所不为,有所必为的真君子了----不由更是觉得此人难得。

GILL这边正分析案情分析得热火朝天,会议室电话忽然响了,小望顺手接起,恩恩几声挂了线,神情古怪地对GILL道:“MADAM说,让我们看看财经新闻先……”
财经新闻里主持人公式化地播报道:……乾丰银行股票一路下跌,估计明后天情况也不容乐观……”
幸好SA眼疾手快,GILL那一拳才没砸在桌子上,直接在SA手掌里消化了。

已经两天了,DICK 丰还是下落不明。
与此同时,乾丰银行的股票一路下滑,跌到了谷底。
GILL刚从MADAM的OFFICE里出来,手机又开始不停地响,GILL妈例牌几句车轱辘话来回说,大意就是DICK是为了救她才身陷险境,那么好的孩子千万要吉人天相,警方要是不能把他平平安安解救出来,她这辈子也不能安心……
GILL哼哼哈哈好不容易挂了电话,小望又冒出来截住她,苦着脸道:“TAKE IT EASY先生又来了,我们实在拿他没辙……”
GILL点点头道:“知道了。”当先走进了大OFFICE。
果然,小望嘴里的那位TAKE IT EASY先生正好整以暇地坐在大V的办公椅里,见GILL进来,立刻蹦起来道:“MADAM,我们又见面了!”
看MANN LI的热情劲儿,要不是GILL面无表情,立刻就能给她一个美式大熊抱。
GILL见他这样,先是眉头一皱,忽然想起刚才开会的时候头说的话,勉强抽动了下嘴角道:“LI先生请放心,警方会竭尽所能,救出丰先生,你们不要太过忧心……”
MANN咳嗽一声道:“TAKE IT EASY!我本人相当信任HK警方的办事能力,只是老爷子最近睡得不太好,我也不好老在他面前晃荡惹他烦心……”
GILL心道就因怕大老板找你茬,你就能理直气壮地天天杵在警署这里-----你怎么知道你在我们面前晃我们就不烦心?
她压压火气,生硬地道:“警方有警方的办事方法,也请LI先生不要扰乱我们正常的工作程序!”
MANN愕然道:“TAKE IT EASY!我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在尽一个良好市民的责任-----提供线索,协助警方早日破案----何来扰乱一说?”
GILL道:“那就请LI先生说说你所谓的线索吧!”
MANN见GILL那双大眼睛嘲弄地盯住他看,不由得心中一动,忙强摄心神,道:“看来MADAM是不太相信我啊--- TAKE IT EASY---我确实是来提供线索的……”
GILL被他那几个TAKE IT EASY轰得头昏脑涨,真恨不得上去堵上他那张滔滔不绝的嘴。好在MANN倒也不是笨蛋,见GILL一副按捺不住要发作的样子,马上接着道:“我忽然想起来,上次我帮DICK的手机装了GPS卫星定位系统,当时只是好玩,但现在这种情况, DICK一旦开机,我们就能找到他所在的方位---这算不算有用的线索?”
GILL听了MANN的话,细细一思, 刚想点头,转念一想,又道:“既然这么有用的线索,你为何前两天没说?”
MANN听她这话隐隐有着疑己之意,心里暗暗叫苦,表面不动声色,道:“TAKE IT EASY!MADAM,都说了我是忽然想起来的---当时一闹便罢,哪里还记得那许多?这两天要不是老爷子天天逼我到你们这里来坐着,如此百无聊赖,这才灵机一动……再说了,这法子完全取决于DICK的手机是否开机,管不管用,还得你们警方去查……”
GILL想起大V说过这人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再听他这番话好似也是有几分道理,虽然他这法子是否有效还未可知,但总比警方现在这样茫无头绪,大海捞针的好,于是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MANN看看她的神色,又道:“既如此,我可否用我的手机给MADAM做个示范。”
GILL瞟一眼他那张太过俊美的脸,心道:“两天没用手机,估计就是有心仪的女仔也早被气跑了,怪不得他这样着急,拐弯抹角地想把手机要回去……”
MANN见GILL只是盯着自己不言语,不由得有点急上来,道:“MADAM你有所不知,DICK的手机里装的是我自己设计的一个小程序,想监控的话,从我的手机里把这个程序下到MADAM的电脑里岂非更方便……”
GILL见他真有点急了,道:“你的手机自从那天被征用后本应送还给你,我怕万一DICK急起来和你联系,就先收起来了……”一边说,一边当先带路,向自己的OFFICE行去。
MANN干笑道:“TAKE IT EASY!我身为HK的良好市民,只要MADAM觉得我的手机有用,尽管请便,何必客气……”
GILL听他这话里全是不尽不实,鼻子里冷哼一声,也就不去戳穿他。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