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旧作】【twins同人文】绝代双娇(chapter8)


(八)我们都是傻瓜

这两天SA神秘的很,常常只到大OFFICE打声招呼就不见人了,GILL找她LUNCH,她桌上的电话常是无人接听,GILL略想一想,又拨了鉴证科的。
TECHEAR ANN在电话里道:“一顿LUNCH就想把我打发---我可是要吃大餐的……”
GILL道:“现在走不开就明讲,又何必把我说得那么小气。”
TECHEAR ANN急急道:“你知道学姐的脾气啦---今晚下班等,不见不散……”话音未落,电话已经扣上了。
GILL猜可能是因为隔壁组那件凶杀案,上面催的紧,TECHEAR ANN本身又是个再认真不过的人,于是一笑挂线。
下午的时候SA进来GILL的OFFICE,GILL将她递过来的REPORT略翻一翻,道:“今晚……”
SA抢着道:“SORRY啊,GILL姐姐,今晚我不回家吃饭---别太想我哦……”一边出去,一边还不忘冲着GILL飞了一嘴。
GILL身上一抖,隐隐觉得这幕似曾相识。

更相似的一幕在晚上出现---GILL和TECHEAR ANN走进王子吧的时候,看见了SA和DOCTOR SUN正坐在一张靠窗的台子上,窃窃私语,状极亲密。
难得他们也不避嫌,丝毫没有被撞破的尴尬,DOCTOR SUN还镇定地冲GILL和TECHEAR ANN微微点点头,万幸SA没象那日ggcc那样冲她们这里拼命挥手,使GILL误入时光隧道的感觉才不是那么强烈。
选了台子坐定,TECHEAR ANN笑着对GILL道:“DOCTOR SUN可是警署最有价值的黄金单身汉,你那位同居密友真有办法!”
GILL道:“你还真八卦---他们在英国就认识……”
TECHEAR ANN道:“GILL你怎么还是这么迟钝---要不是为了金龟婿,谁愿意千里迢迢跑到HK来做警察?”
电光石火间,GILL脑海中划过SA说的那句话---我来HK做警察,只是想全心守护着一个人---
原来如此。
GILL强撑着道:“说别人那么多干吗?你不是想狠宰我一顿的么?”
TECHEAR ANN果然分了心,举起MENU道:“对了,我得看看这里最贵的是哪一客……”

那顿饭TECHEAR ANN吃得兴高采烈,边吃边恋恋不舍地表示还要再来。她见GILL一副食不知味的样子,以为GILL是心疼钱包,拍胸口保证下次她请客,GILL只觉满嘴苦涩,道:“学姐还真以为我那么小气?”
TECHEAR ANN看着GILL道:“你脸色不对---是否刚才我催你出来急了,没穿大衣,着了凉?”说着就从台子上伸手过来摸GILL的额头:“没发烧啊……”
GILL勉强笑道:“我哪有那么柔弱?今天这泰国菜好辣……”
TECHEAR ANN恍然道:“难怪看你眼睛都红了……”招手叫服务生过来道:“麻烦给这位小姐一杯水,谢谢。”
看着那服务生颔首去了,GILL忽然想起中学时候每次在跨栏队练习完了也都是面前这位学姐及时地给自己递上一瓶水,回忆起以前,不知不觉嘴角向上一扬,道:“你怎么还当我是中学时那个要你照顾的小学妹?”
TECHEAR ANN道:“那现在钟督察是不想认我这个学姐喽?”
GILL道:“不敢不敢,一日为前辈,永远是前辈!”
TECHEAR ANN这才一笑罢了,说话间服务生送了水来,还未等GILL伸手去取,就见黑影一闪,SA已在自己台边出现,微微笑道:“TECHEAR ANN,幸会幸会!”
说着伸出手来,和TECHEAR ANN轻轻一碰。
GILL见是她,皱眉道:“你不是和DOCTOR SUN一起在那张台子上的么?”
SA道:“上次那件CASE,多亏TECHEAR ANN的帮忙,才能那么顺利破案---我看见TECHEAR ANN过来打个招呼也是应该的,是不?”
说着又冲TECHEAR ANN点点头,才一笑去了。
SA刚走开TECHEAR ANN就甩着手道:“GILL你平常到底是怎么操练你部下的?
没想到她长得一副娃娃脸,手劲却好大---”


等GILL和TECHEAR ANN出了王子吧,SA和DOCTOR SUN也正好在台阶上等车子过来,SA一眼看见GILL,过来道:“今天降温,你的大衣呢?早上出门时还穿的……”
说着就开始除自己身上那件外套,GILL轻轻一挡道:“DOCTOR SUN的车已经来了,你搭他的车先走吧,我马上送TECHEAR ANN回去再回家……”
SA一楞,道:“随便你。”口气已有点硬邦邦的。
DOCTOR SUN在旁边看着,正想含笑开口,他的车子已经被服务生滑了过来,于是冲GILL笑道:“那我先送SA这个睡神回去,免得晚了她在我车上睡着,我还得背这头小猪去按你家门铃。”
SA打他头一下道:“别以为你是师兄我就不敢K你---我这么瘦还说我是猪,你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哦?!”
DOCTOR SUN微笑道:“我只知道现在很流行瘦型猪……”
SA再想去打他,DOCTOR SUN已经掸掸西装下摆,坐到车里去了,伸头冲SA笑嘻嘻道:“还不进来?”
看在GILL眼里,简直是明显的打情骂俏。

送TECHEAR ANN回屋村的路上,GILL一言不发,到了村口一看表,已经十点了,TECHEAR ANN抱歉道:“不巧我车子送去大修了,后天才能去取---这附近又没有地铁站……”
GILL打断她道:“你还和我说这种话---这样好了,明早我来接你一起BREAKFAST……”
TECHEAR ANN知道她是怕自己出屋村搭车不方便,感动道:“GILL你还是这副脾气---对朋友没话说!”
GILL已经把车子倒了出来,听TECHEAR ANN这么说,从车窗中伸出一只手来,摇了摇。

第二天GILL早早地起了床,临出门时想起一事,龙飞凤舞地写了个条,刚想朝冰箱门上贴时,SA打着哈欠出来道:“早晨!”
GILL见到是她,回道:“早晨!别做我的早餐了……”
SA的声音从洗手间传来:“怪不得今天起这样早!偶尔在外面喝早茶也不错---等我一下马上好……”
GILL一楞,道:“今早我约了人。”
SA顶着一头乱发急急冲出来道:“你约了人?别告诉我是那个TECHEAR ANN……”
GILL一边换鞋一边道:“我约TECHEAR ANN很奇怪么?”
SA道:“我就知道是她!那我更要陪你去了,看看她到底有什么企图---”
GILL道:“什么企图不企图---TECHEAR ANN是我中学学姐,她约我BREAKFAST又有什么问题?”
SA大声道:“不让我跟你去,那你也不要去了!”说着双手在GILL身前虚虚一拦。
她还很少用这种口气和GILL说话,有点命令,有点霸道,隐约还有点撒赖。
GILL看看表,心里急上来,冲SA道:“让开!”
SA道:“就是不让---除非你带我去!”
GILL一个手刀过去,料想SA肯定会伸手来格,又知她功夫不下于己,出手时已带上了七分劲。
那知SA居然不闪不挡,GILL心里一惊,急收回劲,但那手刀已经一击即中,只听SA哎呀一声,抱着右肩蹲了下去。
GILL见状也吃了一惊,忙伸手去扶,SA只在地上不起来,雪雪呼痛,GILL急上来,一手将她扶起,道:“伤得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SA撅嘴道:“我不要去医院,我要和你一起去喝早茶!”
GILL抚她右肩时,隔着睡衣摸不出来什么,又觉得心下有点内疚,便道:“那还不快去换衣服?”

一路无话,GILL向来是沉默惯了的,难得SA也一反往常地不出声,GILL觉得奇怪,眼角的余光看时,只看到一个鼓起好高的右腮帮。她还当SA是为了刚才那个手刀不开心,到了TECHEAR ANN楼下,GILL停好车子,向SA温言道:“疼得厉害么?去看跌打好不好?”
SA刚想答应,远远见到TECHEAR ANN出来,还含笑冲这里招招手,不由得冷哼道:“你的这位学姐好热情,GILL你又怎么能因为我耽误了和她的BREAKFAST?”
GILL听她这话大有讥讽之意,刚想反唇相讥,奈何车子已经滑到了TECHEAR ANN的身边,也就冷冷道:“随便你。”转过头来看着副驾驶座上的SA。
SA见她目光扫过来,马上捂住右肩哎呀一声道:“好疼……”就是不起身。
GILL心道你伤的是肩又不是腿---看来这人今天是要和自己淘气到底了,只好对TECHEAR ANN抱歉道:“SA今天有点不舒服---BREAKFAST只能是去警署了……”
TECHEAR ANN倒不计较,大方地打开车后门进来道:“我们什么关系?你还跟我这样客气……”
GILL心想TECHEAR ANN就是TECHEAR ANN,又看SA那张脸板的紧紧的,心下也不禁动气,早上明明是SA无理取闹不让自己出门才会误伤到她,现在还是一副谁欠了她五百万没还的样子,于是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冲倒后镜里的TECHEAR ANN道:“那倒是---到底十几年的交情,难道和那认识才几个月的一样?”

在警署BREAKFAST的气氛也很怪异,SA先是点了炒肠粉,等肠粉来了又说自己右手动不了,左手拿着叉子笨拙地叉来叉去,GILL和TECHEAR ANN快吃完了,她也没动几口,还不时地拿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GILL。
GILL暗暗叹了口气,对SA道:“要不,给你叫别的,别吃这个了……”
SA撅嘴道:“可人家今天就想吃这个……”
GILL知道她鬼主意一向层出不穷,心想你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莫非想我当着大庭广众众目睽睽喂你啊---又不是在家里!再说,想人喂,也应该找DOCTOR SUN,很渴望地看着我做什么!!
真是想谁谁来,GILL的念头刚转到DOCTOR SUN身上,就听见他那把磁性的男低音:“MADAM CHUNG,TECHEAR ANN,这么巧?咦?SA你怎么改左手吃饭了?最近莫非时尚这个?”说着自顾自地在SA身边坐了下来,还不忘加一句:“不防碍你们吧?”
GILL心道坐都坐下来了再问这话岂非多余,只听得TECHEAR ANN笑道:“不防碍,不防碍,其实我和MADAM CHUNG差不多好了,就是SA的右手伤到了,有点不方便……”
边说边冲GILL使眼色,GILL知道她是叫自己别在这里做灯泡,本想趁势起身,怎奈脚似乎不是自己的一般,拔了几下还是没有拔动。
DOCTOR SUN眼光极快地在她身上一转,转头向SA笑道:“都不能用叉了,看来伤得不轻。你手既然不方便,我身为师兄不能不管---”
伸手一抄,已将SA的叉子抄在手里:“来来来,让师兄来喂你……”
他忽然来了这么一手,唬得SA一蹦三尺高,左手就去夺叉子,道:“你恶不恶啊……”
DOCTOR SUN手腕一转,已轻轻巧巧地脱离了SA的掌握,那叉子还是径直朝SA盘子里去,只一挑,就挑起了一条肠粉,冲SA道:“张嘴!”
SA知道他功夫,只用左手怕难以抵挡,情急之下,右手伸出在他手腕上一敲,DOCTOR SUN手一抖,那条肠粉直落下来,SA左手盘子早等在下面了。
DOCTOR SUN夸张地哎呀一声道:“SA你的右手好得真快!”
SA红头涨脑地道:“要你管!”取过叉子,闷声不吭地吃了起来。
GILL看着眼前又是好生熟悉的这一幕,不由得好胜心起,向DOCTOR SUN道:“没想到DOCTOR SUN如此深藏不露,何时有空,到道场来切磋一下?”
DOCTOR SUN双手直摇道:“谁不知道.MADAM CHUNG是西区警署第一高手,我岂敢班门弄斧,贻笑大方?”
GILL见他明明文质彬彬,却又露了刚才那手,功夫明明很好,说话却又偏生如此复古,不由心下不耐,道:“DOCTOR SUN既是SA的师兄,功夫必是好的,我连SA也未必能抵敌的过,若是DOCTOR SUN再如此推脱,这第一高手四字,只好转送给DOCTOR SUN了。”
DOCTOR SUN含笑道;“既然MADAM CHUNG盛意拳拳,那我也就却之不恭了。”

GILL见他应了,和TECHEAR ANN对视一眼,道:“差不多要开工了,你们慢用……”
只听叉子跌落在盘子上一声响,SA鼓着嘴含糊道:“GILL等等我……”
DOCTOR SUN也慢吞吞地道:“且慢!我还有一个条件---请SA做这场比试的裁判---若是不行的话,那就取消也罢!”
SA茫然道:“什么事找我?刚才在食饭没听见……”
DOCTOR SUN笑嘻嘻道:“刚才MADAM CHUNG和我谈起功夫,想大家切磋下,我提议你当裁判,有问题么?”
SA讶异道:“你们?要切磋?还要我当裁判?!”
DOCTOR SUN冲着她眨眨眼道:“有什么问题?”
SA回瞪着他道:“你觉得你们切磋合适么?”
还没等DOCTOR SUN回话,GILL已经不耐烦了,一扬眉毛道:“就这么定了!!”说着竟扬长去了。

大V出庭回来,一进大OFFICE,正急着去GILL那里,小望就神神秘秘跑过来说:“WARNING!WARNING!今天还是低气压……”
大V叹口气道:“GILL姐平时冷惯了的还好,SA姐一向笑面迎人的……她们这样一斗气,我们日子也不好过……”
小望深有同感地道:“你们还好,我和KK跟着SA姐享福惯了的,哪里受得了她天天这样啊……”
KK在一边托着腮道:“肯定有原因!一定要找出来解决!为了我们自己的幸福着想……”
小望发挥他的八卦王本色,压低了声音道:“根据可靠线报,GILL姐今天在餐厅下战书了---而更令人跌破眼镜的是,那个人也接受了挑战……”
大V一惊道:“不会吧?GILL姐在外面一向冷静,决不会当众不给同组人面子,就算是,SA姐也万万不会接受的---你听谁说的?”
小望翻大V一个卫生丸道:“我有说GILL姐挑战的是SA姐么?”
KK好奇道:“西区警署除了SA姐外还有谁值得GILL姐下战书?”
小望瞄他们两眼,得意道:“我敢打赌这个人你们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是谁……”
昕昕正好经过听见,过去拍了小望一下道:“别卖关子了,快说是谁!”
小望挑挑眉毛道:“就是警署唯一的那位心理医生---DOCTOR SUN!!”
猴子们不约而同地惊呼出声---
过了好一会儿,大V才疑惑地道:“DOCTOR SUN?DOCTOR SUN!他一向低调,怎么会惹毛我们GILL姐?”
KK接上道:“DOCTOR SUN可是文职那边暗地里封的西区警署头号钻石王老五呢!不对了,GILL姐最近常去八楼,莫非他想扮猪吃老虎---GILL姐一火大就……”
难得昕昕也凑过来道:“那不可能!这些年明里暗里追GILL姐的多了去了,也没见GILL姐对谁不耐到要喊打喊杀……”
小望哈哈笑几声,道:“你们统统大错特错!DOCTOR SUN是想追人不错,但对象不是GILL姐,是---”他拉长了声音,环视了一圈,见大家眼睛都盯住他,才得意地揭晓谜底:“SA姐!!”
这个八卦果然劲到暴!猴子们这下才恍然大悟,意味深长地互视着。
KK首先发言:“怪不得……”
大V到底稳重,皱眉道:“以GILL姐的性格,决不会对不懂功夫的人出手的---小望你的消息到底可靠不可靠?!”
小望跳起来道:“你当我八卦王的称号是假的啊!别看这个DOCTOR SUN平时不哼不哈的,其实他和SA姐在英国就认识,还是SA姐的师兄---GILL姐自己都说了,没把握赢他!”
一时间大家都不吭声了,GILL姐说出来的话,决无虚假。
过了好长一会,大V才道:“SA姐就不出来说句话?”
小望叹气道:“到底那个是她师兄,食饭应酬什么的,难道真的不给面子?据说这人还要拖着SA姐做裁判---估计SA姐也是左右为难,一边是友情,一边是……”又忿忿然道:“话说回来,这人脸皮够厚的啊,估计是在英国追SA姐追不上,到了HK还想着要再续前缘呢---有我们GILL姐在,发他的大头梦去吧!”

冬日假期的午后,应该和GILL坐在王子吧靠近超大落地窗的那个位置,聊聊天,品尝下王子吧的招牌咖啡,顺带欣赏GILL对自己展现的惊鸿一瞥的笑容---这才叫享受生活!
以上这些只是SA脑海中的美妙想象,事实是,她现在正在西区警署九楼的道场里,为GILL和DOCTOR SUN即将开始的决战做裁判。
GILL早早地换上了训练服,在一边做着热身运动。而老好大V,又一次英勇地挺身而出,做了她的免费沙袋。
大V完全是因为碍于自己的警长身份,不能和小望他们一样头上绑着GILL姐必胜的白头带在一边给GILL加油,所以才含恨接受了这一高难度的任务。
此刻他已经连续给GILL踢中了七八腿,摔倒了五六次,最后一次倒地时实在是忍不住了,呻吟着冲SA道:“你的好师兄怎么还不来……”
小望还在一边煽风点火:“以为自己是明星啊,耍什么大牌……再不来就当他弃权---SA姐你干脆直接宣布GILL姐胜出!反正GILL姐赢定了,早点搞定我们还要去喝下午茶呢!”
SA支吾了几声,偷眼瞄GILL,见她还是面无表情,冲着大V道:“再来!”
饶是SA向来自命机变百出,此刻也不由得挠头,心里早把DOCTOR SUN骂了个遍。要不是他强命自己做裁判,还拍胸口说什么做裁判完全是为了自己好,自己又何必象现在这样---简直是直接坐在了火山口!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