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白白兔

【旧作】【twins同人文】绝代双娇(chapter7)


(七)血疑


“鉴证科的来了没有?”
GILL边观察着那相框角上的痕迹边问。
“来了来了,是TECHEAR ANN.”
TECHEAR ANN过来,和GILL点点头打个招呼,轻轻捏住相框的另一边,先用戴着手套的手指轻轻擦拭了下那血迹,再小心翼翼地采着样。
GILL知道TECHEAR AN在鉴证科一向以细心周到闻名,于是站起身子,走回客厅。
SA正忙着指挥小望装电话跟踪器,见她出来,问道:“有发现没有?”
一般的绑架案百分之九十都是熟人所为---GILL如此仔细搜查受害人家里也正是希望由此查出些蛛丝马迹。
奇怪的是,此案里受害人的卧室里干干净净,居然一枚指纹也没有---连受害人自己的也没有。
这只有一个解释,卧室就是案发的第一现场,所有痕迹,已经被嫌犯抹去。
幸好负责搜查卧室的昕昕够仔细,才发现书桌上那橡木相框暗红色的纹理,有点不对劲。
GILL道:“相框上发现了一点血迹,具体情况要等鉴证科那边报告出来才知道。”
SA道:“那封用血写成的勒索信……”
GILL道:“已经送到鉴证科去了,比对结果一出来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两人不由得都沉默下来---如果比对结果一致,那勒索信就很可能是用受害人的血写成的。
GILL不由自主地想到相框中那张稚气可爱的面孔---从照片上看来,比茵茵还小上几分,七,八岁而已,手里还抱着一只玩具熊,依偎在父母身边笑的很甜蜜---就是现在,这孩子才不过十三岁---
有谁会如此狠心,向一个孩子痛下毒手?

大V和KK正在一边忙着作询问笔录,GILL略想一会,过去问道:“辉仔前几天是不是划破了手?”
面色憔悴的王生抬起头看了一眼王太道:“有这回事?”
王太已经双眼红肿,抽泣道:“前几天我一直在上海开会,今天香姐通知我我才知道辉仔不见了……”
王生大声道:“你是怎么做孩子妈咪的!”
王太也提高声音道:“也是你自己说要上市上市,集资不到怎么上市---”
GILL看着这对父母,只觉得说不出的厌恶,幸好旁边一个声音接过话来:“前几天我看见辉仔手指上贴了一个创口贴,我问他要不要看医生,他说小事情。”
大V见GILL目光瞟向他,忙道:“香姐是这里的管家,王生王太从离岛搬来HK她就一直在王家做事,最后一个见到辉仔的人就是她……”
香姐是个面目很和善的老太太,见GILL目光扫过来,忙道:“昨天辉仔放学回来,我叫他吃饭他不理我,回了自己房间,我就把饭菜放在门口,今天正好假期,早上我去看辉仔的时候发现饭菜不见了,门是关上的,我以为他还在里面睡觉,就没敲门……中午邮差就送了那封信来,正好王先生回来看到……”
GILL点点头,心里暗自盘算着时间。
绑架案素有黄金24小时之称谓,越迟破案受害人生还的可能性就越小,所以对于绑架案警方特别在意时间。
王生见GILL目光转向他,忙道:“MADAM,爱辉集团马上就要上市,这个时候绝对不能传出负面消息……”
GILL冷冷道:“王先生放心,维护市民生命财产安全,一向是我们HK警方当仁不让的职责。”

已经晚上十点多钟了,半山区王家别墅里依旧是灯火通明。
为了等绑匪的电话,GILL也只有临时征用了王家的书房,在现场分析案情。
大V将询问笔录合上,道:“其实王家社会关系很简单,从离岛搬来HK不过短短几年,王生也从来不和人结怨,只知道埋头事业,爱辉集团短短几年已经发展到筹备上市阶段了……”
GILL问道:“王太那边……”
大V道:“王太和王生本是大学同学,有了辉仔后本是在家做全职太太,后来王生举家搬来HK打拼,她也就出来在王生的公司里帮手,据说王太精明强干,爱辉集团应酬交际,全是王太一手打理,在商界素有女强人之称。”
SA已经半躺在椅子里昏昏欲睡,听了这话,嘴里喃喃道:“女强人,忙事业忙得连自己孩子失踪了也不知道的女强人……”
GILL向SA道:“你低声点!”
SA懒洋洋道:“要是怕王生王太听见,那你大可放心,他们正在客厅里如坐针毡,又怎会有心情来偷听我们说话……”
GILL瞪了她一眼,问大V:“那些工人怎么说?最后一个见到辉仔的人是谁?”
大V道:“和我们了解的差不多,都说王生王太是典型的工作狂,把家当成旅馆,平时很少见到他们,也从来没有什么亲戚熟人来家里做客。”
话音未落,忽然电话铃声大作。

GILL向小望道:“怎么样?”
小望摇摇头:“时间太短,跟踪不到。声音也很奇怪,可能对方使用了变声器。这个手机号码倒是可以查一查……”
王生低沉着嗓子道:“不用查了,那号码是辉仔用的。”
明知道是意料中事,GILL心里还是一阵失望。
沉思片刻,GILL向王生道:“王生王太,看来绑匪今天不会再打电话来了,你们也都累了,先回房休息吧,明天还要去银行。家里电话和你们的手机由我们来全程监听,你们放心,我们警方一定会竭尽全力,救回辉仔!”

小望和昕昕留在王家盯着电话,本来GILL也要留下来,奈何SA对她低声道:“王家客厅里的那盏大吊灯够亮了,不缺你这个灯泡!”
将她狠拉一把拉出了门。
等GILL已经发动了车子,SA坐在她身边还不消停,看着GILL开车的侧脸,忽然问她:“两千万和茵茵,哪个更重要?”
GILL边开车边道:“这还用问?当然是茵茵。”
SA不吭声了,过一会儿,又问:“那两千万和我,哪个更重要?”
GILL瞟她一眼道:“等有人来绑架你再说吧。”
SA嘟嘴道:“你就当我现在被人绑架好了,从英国都被绑架到HK来了……”
GILL道:“胡说八道!你有什么好被贼人看上的?人家千里迢迢去绑你?”
SA沉思道:“我也在想,我到底有什么好被GILL姐姐看上的,从上车就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放。”
GILL脸上一红,把她的手狠狠一甩,气急败坏地道:“到底是谁拉着谁不放的?”
SA笑嘻嘻地就是不放手,道:“你不是最爱训练人么?现在我也训练训练你---训练你单手开车的能力!”
SA的手温暖有力,GILL再一挣还是没有挣脱,也就随她去了,慢慢地,GILL只觉得SA的手似乎在自己的左手心里画圈圈,再细细品时,却原来画的是颗桃心。
GILL的嘴角,慢慢向上弯去。

SA见她笑了,叹口气道:“接了这案子后你就没笑过---我容易吗我?”
听她说到案子,GILL又想起来,道:“这案子你怎么看?”
SA哀叹道:“我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难得让你分了心,又绕回来了……”
GILL将左手一紧,道:“就知道你鬼主意多---快说!”
SA细思一回,道:“我总觉得这案子透着古怪,尤其是那封勒索信……还是等鉴证科的报告出来再说---咦,这是上山的路?”
GILL道:“不知道是谁老嚷嚷着要去山顶看风景的?”
SA笑嘻嘻道:“看你,复述我的话还不尽不实,我的原话明明是---要你陪我去山顶看风景!”

山顶的景致果然漂亮,朝山下望去,灯火通明,流光异彩,点缀着这深夜的维多利亚海港分外迷人。
GILL看着这片详和安静的景色,忽然对身边的SA道:“小时候,老爸经常带我来这里,他说,每次朝山下看时,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中意做警察了。”
SA道:“所以,你也做了警察。”
GILL道:“老妈不喜欢我做CID,她嘴上虽不说,但心里实在是想我转份工。实在郁闷的时候我来这里走走,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转头瞟了SA一眼,又道:“讲这些,是不是闷到你了。”
无数繁星在天空闪烁,可似乎没有一颗比GILL此刻的眼神更亮。
SA看着她发光的面颊,轻轻拉起她的手,温言道:“你志向如此,必有一日AUNT她们会知道你的。”
GILL只觉得SA的手轻轻抚摩着自己,似乎有股安慰人心的力量似的,心神一荡,忙强摄住,道:“那你又是为了什么要当警察?”
SA调皮一笑道:“有人要全心全意维护HK广大市民生命财产安全,我可没有那么远大的志向,我来HK做警察,只是想全心守护着一个人……GILL你看,我的头上是不是顶着一个光环呢?”话音未落,一阵风吹来,SA促不及防,竟打了个喷嚏。
GILL狠拧了她手一把道:“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还想做别人的守护天使?冬天了也不知道多加件衣服!上车去罢!”

第二天鉴证科的报告就出来了,是TECHEAR ANN亲自送到组里的,GILL刚进大OFFICE,正好和她迎面撞上。
等TECHEAR ANN走了,一边的SA奇怪道:“GILL你和TECHEAR ANN很熟啊,讲了好几句话……”
GILL叹口气道:“SA你最近越来越象我老妈---什么都要问,什么都要管……”
SA道:“那倒是,这就是我到你家都直接喊她妈咪的原因了……”正得意间,见GILL打开那份TECHEAR ANN送来的文件夹,脸色都变了,也就乖乖地住了嘴。
等GILL抬起头来,已是神色严峻,对SA道:“马上赶去王宅。”
SA接过她手中的报告,边走边翻,再合上时也深深叹了口气。

小望昕昕已经在电话边守了一夜,难得精神还好,GILL进来就问:“什么情况?”
小望道:“电话一直没再响过……”见GILL眼神向楼上一转,马上又道:“王生王太一早就出门去了,说要去银行筹钱,大V,耗子已经分别跟上去了,KK也去查了香姐的底……”
GILL急道:“怎么样?”见昕昕摇头,就知自己这条猜测也不对,转头看见SA已经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要在王家再睡上一觉,不由得心下烦躁,暗自T了SA一脚。
SA 回过神来,GILL已若无其事地道:“SA,有什么高见?”
SA咳嗽一声道:“高见没有,低见倒是有一点---我想去离岛一趟,看看那里还有什么线索。”
GILL沉思一会道;‘还是看大V和耗子那里怎么样,没什么可疑的话,再去也不迟。”
SA点头道:“就这么定了。”见GILL还站在那里,又道:“来来来,你也坐下---这沙发至少过万,平时哪有机会?”
说着硬拉GILL坐在自己身边,道:“难得啊,轮到我们这些人民的公仆享受一把……”
小望兴奋道:“SA姐你不知道吧,昨晚我就在这沙发上睡的---那叫一个舒服!”
SA得意道:“我指示你做的事,哪件事错过?”
GILL听听觉得不对劲,平时猴子们背着她偷鸡,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装不知道,现在居然公开在她面前讨论起来,于是先瞪了SA一眼,又转头对小望狠狠道:“睡得很舒服是吧!等回去再收拾你!”
小望哭丧着脸道:“SA姐……”
SA忙道:“别叫我SA姐!值班时间居然给我睡觉,SA姐的脸全让你给丢完了!你看人家昕昕怎么就能不睡---还不是GILL姐教导有方?!不过GILL,话说回来这沙发是很舒服,换了是我,也一样会忍不住打个盹的……”
GIL心道,你就是个随时随地都能睡着的主,怎会拘泥于什么地方舒服不舒服---但这话在小望和昕昕面前却万万说不得,明知她是替小望在自己面前说好话,也只好哼一声朝小望道:“下不为例!”
SA冲小望道:“听见没有?要是再有下次,不用GILL姐动手,我先剥了你的皮!”一边说一边冲小望挤眉弄眼,小望心领神会,大声道:“SORRY,GILL姐!THANK YOU,GILL姐!”

临近中午的时候王生王太回来了,两千万已经筹到,现在就等绑匪电话,大V和耗子也回来了,带来的消息也是颇令人沮丧的,王生王太一心在外筹集资金,根本没有单独接洽过什么可疑人物,于是GILL他们先前所猜想的各种情况,全部不成立。
“真相只有一个!”GILL握着拳头暗自想:“可怎么样才能查出来呢?”
她眼睛分别掠过王生,王太,香姐,这三人的神色充满担心紧张,倒不似伪装,但是,哪个匪徒会把坏人两字刻在脸上呢?
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使得本来就令人窒息的气氛更加紧张起来。
一声,两声,三声……小望戴上耳机,对王生比了一个手势。

临时取消交易---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泄气了,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对方声称他已经知道警察介入了此案,所以赎款的金额变成了四千万。
王生大声对着电话吼:“钱不是问题,但是你要让我知道辉仔现在是否安全……”
电话断了,王生差点把它摔在地上。
王太忧心道:“已经调了两千万的现金---再多拨一倍的话,外界马上就会知道爱辉集团出事了……”
王生吼道:“给他!大不了爱辉集团不上市!什么也比不上辉仔的命!”
王生的手机响了,却是有人传了一段视频来,打开看时,录的却是辉仔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眼上戴着眼罩,对着镜头说:“爹地妈咪,我没事……”
王生看着手机,对王太道:“马上再打电话给银行……”声音已经有点哽咽。
GILL接过手机,和SA一起把这段视频翻来覆去地看,忽然脑中灵光一现,抬头看SA时,两人目光一对,就知对方所想和自己心里一样。
SA递了个眼色给GILL,两人一起走到门口,SA道:“我马上就去……”
GILL道:“你和我先回警署一趟再去---有些事还要请TECHEAR ANN再帮帮手……”
SA道:“那我们边走边说……”
GILL道:“那里你一个人去?”
SA道:“如果我们所料不差,一个人也就够了……”
GILL生怕SA有什闪失,本想叫小望KK都跟着她去,回心一想,万一猜测失误,赎人的地点也是在香港,暗恃自己最近怎么变得如此患得患失起来,转身向大V点点头,等他过来低声嘱咐道:“我和SA姐马上出去查案,你和耗子还是盯着王生王太,让小望昕昕他们留心一下,这屋里可能有暗藏的监控设备……”

GILL和SA赶回警署,一进鉴证科的门,就看见TECHEAR ANN正聚精会神地凑在她那台宝贝显微镜上。
GILL过去拍她一下道:“这么入神?”
TECHEAR ANN抬头见是她来了,叹道:“做搏命GILL的旧同学真是倒霉,一个电话竟比我上司催得还急---这不,刚把你的活赶出来……”
GILL急忙伸手道:“报告呢?”
TECHEAR ANN打她手一下道:“上吊也得喘口气啊---你这急脾气何时能改?!”
说话间到底到桌上去找了份REPORT出来,朝GILL手里一丢,道:“以后别再抱怨我不把你的事放在心上!”
GILL打开报告看了一眼,顿时松了一口气,对SA点点头,过去一把搂住TECHEAR ANN肩膀道:“TECHEAR ANN就是TECHEAR ANN,谢谢啦,我现在马上要出去,下次吧,下次一定请你吃饭……”
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门外了。
SA对TECHEAR ANN礼貌地笑笑,也追了出去。



等SA跳上车,GILL对SA道:“我和你一起去离岛---非要把这毛头小子揪出来不可!”
SA道:“慢着,现在的小孩,比猴子还精……”
GILL气哼哼道:“就是他成了精,也只是个十三岁的毛头小子而已,对付他还不是手到擒来?”
SA叹口气道:“就凭你GILL姐的身手,就是拿我也是手到擒来,何况辉仔?但
你想想看,他搞这么大一出,无非是想王生王太对他多些重视,我们就是找到了他,他也未必肯回HK,我们对他却是打不得骂不得,更加铐不得---到那时怎么办?”
GILL静下心来一想,果然如此,恨恨道:“幸好他不是茵茵---要是茵茵敢这样,我非剥了她皮不可!”
边说边发动了车子。
过了一会,SA喃喃道:“一天到晚嚷嚷着剥这个的皮,剥那个的皮,到现在也不见你剥了谁的皮下来---不是我说,就是象你这样的家长太多,只知工作,不会生活,不懂得关心身边的人---那些毛头才会变着法子造反……”
GILL瞪她一眼道:“又关我事?!”
SA跟上一句道:“那又关茵茵什么事?!”
GILL无可反驳,恨恨道:“你再和我顶嘴---别人的皮我剥不得,你的皮我还剥不得?!”
SA趁机道:“那我可真是求之不得---不怕你不剥,只怕你不来剥!COME ON,BABY!”说着就朝座位上一躺,做出一副凭君宰割的模样。
GILL见SA这种无赖样,气道:“你倒是想!”

事情果然和SAGILL所想的一样,在离岛王家的旧宅里找到辉仔的时候,他正津津有味地盯着电视屏幕看呢,画面上正是王家客厅的实景。
GILL一步跨过去关了电视,冷冷道:“GAME OVER.”
SA就和气的多,笑嘻嘻地说:“真人就在你面前,你还看那个干什么?不觉得我和这位姐姐真人比电视好看的多么?”
辉仔转头见是她们,先是大吃一惊,想跑时早被SA一招小擒拿拿在手里,辉仔哎呀一声,SA再仔细看去,原来正好捏住了辉仔手上创口贴的部分,SA改拿住他手腕,嘴里啧啧连声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样不爱惜自己,你爹地妈咪看见了,不知有多心疼……”
辉仔本来满面惊慌,听SA如此一说,马上愤愤然地挣扎道:“别提他们!他们只知道工作工作,根本就不关心我,也不会心疼我的……”
王生正好于此刻赶到,听见这话,不假思索地对着辉仔举起了手,还没等他巴掌下去,GILL已眼疾手快地一格,将他手格开,道:“王生,身为警察,我有责任提醒你,如果你打下去的话,就触犯了HK保护儿童条例……”
王生本来是气急攻心,又听见辉仔说出那样的话来,一时按捺不住脾气,现在经GILL提醒,又见辉仔安然无恙地站在自己面前,心里爱恨交织,狠狠一跺脚,冲身后的王太道:“都是你生出的好儿子!我是管不了了……”
王太早就抢上前去抱住辉仔大哭起来。
SA见辉仔还是满脸倔强之色,冲他道:“小子有点意思啊,不想知道我们是怎么找到你的么?”
辉仔本来还紧闭嘴唇一言不发,听了这话果然上当,追问道:“快说,你们怎么知道我根本就没有被绑架?”
SA叹口气道:“下次再写血书的时候,千万记得写完同时人就要失踪,别隔天再去寄---只要一查血迹凝固时间,地球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GILL见辉仔一副凛然受教的样子,又见SA越说越得意,狠拉她一把,低声道:“对小孩子说这么多干吗?”
SA道:“他是小孩子?小孩子能把我们这一干大人耍得团团转?”又冲着辉仔道:“你爹地妈咪不关心你的话,能在半天之内就筹集到二千万来救你?要不是我们及时找到你,他们就要再筹集一倍的资金!这两天你自己也看见了,他们为了你,吃不下睡不着---抱怨别人不关心自己的同时,是否要想想自己有没有设身处地为别人想过呢?”
辉仔那本来还高高昂起的小脑袋,慢慢地低了下去。

回到西区警署录完口供,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了,SA对GILL说:“平时都是你载我回家,今天我想做司机了---上车!”
GILL一边嘴里说“又要玩花样”一边还是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车子动了,却一直朝GILL妈家的方向去,GILL道:“你又来了,自作主张……”
SA一笑道:“难道你今晚不想回去?”
GILL瞟她一眼道:“你又知道!”
SA得意洋洋道:“你看,你急着去见你的宝贝妹妹茵茵,我想去喝咱妈褒的汤,四个人正好过个其乐融融的FAMILY NIGHT---对于我的善解人意,GILL你还不奖励奖励我……”
说着作势把脸凑过来,被GILL一手推回去,道:“小心开车!”
SA笑嘻嘻道:“我的脸还没红,GILL姐的脸怎么反倒先红了?”

评论(6)

热度(2)